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紅星剋星

 

紅星剋

作者:林燕妮

21-10-2010

剛剛有空喜歡上木村拓哉,他的事業便四連錯地直插谷底;他的SMAP樂隊又偏偏兩度因外在因素而去不成上海多抓點中國粉絲。SMAP本來想去世博表演,但因韓國藝人在韓國館演出時觀眾秩序大亂,那末為了安全原因,SMAP不能去了。

喘口氣,可以十月去啦,怎知中、日又來個釣魚台政治紛爭,日本藝人哪兒敢去中國?我不相信已購票的觀眾會全部上台毆打他們,但是,只要有一個仇日的向木村開一槍或者劈一刀,已經不死也險死還生了,怎麼去?

我本已有票子,機票也買了,結果定期往返的機票只好作廢,因為不能改日子的。秘書老是一番好心替我省錢,我一直都叫她別省那一樣,都不曉得多少次不能如期往返了,變成要另買一張機票。

怎麼我喜歡的藝人都是常常插水的?《沙漠梟雄》讓我迷上了彼得奧圖,怎知他在荷李活拍了幾部電影便失蹤了,原來是酗酒之過,前途就此黯淡下去。有才有貌有魅力,一生人就讓一瓶又一瓶的酒給葬送了。

李察波頓也酗酒,但他沒有什麼吸引我的,演技再好也沒有用。

畢彼特算不得是我的偶像,現在變成帶子洪郎,到什麼地方也抱着抽着一群整個「寵壞樣」的小孩,誰要看小孩呢,街上大把,比安芝蓮娜所挑的兩個黑色黃色的小孩可愛得多。

羅拔烈福是我過去的偶像,他斯文而陽剛氣重,有書卷氣而一樣可以跟人打架。私底下運動樣樣皆精,連起初反對起用他的大製片家賽茨尼克看了《神槍手與智多星》後也驚奇地說﹕「He's a superb horseman.」(他是個超級騎術好手)。想不到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能十項全能吧。我這影迷如今失去了他,只因他年紀已經太大,不宜再拍電影了。

後繼有人嗎?我喜歡李安納度狄卡比奧,希望他不會因我的喜歡而插水,我好像是他們的jinx(剋星)似的。也喜歡羅素高爾,雖然不英俊,但演技能把你扯進戲中,但又害怕他再打人和用電話擲人了,真是喜歡得擔心。

 

千多萬元算什麼?

 

千多萬元算什麼

作者:林燕妮

21-10-2011

有一天跑到超市買巧格力,怎麼從27.5元跳升到32元以上了。向正在搬貨的小子問﹕「怎麼忽地那麼貴?」他無奈地答道﹕「小姐,你一定很久沒來了,巧格力已經加了兩次價,每次加2元。」「每次加2元那麼多?」我問。「以後還會加的。」小子如吃家常便飯那麼的告訴我。

百物騰貴,小市民用什麼做飯?連米都貴了很多。我覺得連鎖超市乘機什麼都加價。哪有那麼貪心的人,贏完又要贏。他們不會大發善心減價的了。一排巧格力都加完2元又2元,再加,小朋友沒巧格力吃了。

每次菲傭去完市場買餸,都說菜啊什麼的都價格大升了,給她的買菜錢不夠用。可否多加一點?沒上過街市的我不知多少才夠用,沒上過街市的媽媽也不知道多少才夠用,她持家有道,樣樣井井有條,一時間也愕住了。

我最能感受的是的士費,又是加了兩次。司機說﹕「只會加不會減的了,不過我們並沒受惠,加2元車主便多收2元租車費,再加2元也輪不到我們,又是讓車主收去。」我也不無感慨,若那2元又2元能入司機的口袋無所謂,我希望各人都賺多點,原來不是,為之嘆息。難怪什麼方法用盡都貧富懸殊了,有人貪之無厭啊!很少逛公司,一看見便會買,不買便只好不逛了,反正今年的時裝不大漂亮。不過,只要看中一套名牌便荷包失守了,一套衣服五、六、七萬元,一件晚裝從幾萬到二十幾萬,從前我會買,現在不會了。

北京有個二十幾歲的富太,談起來她什麼都買了,二十幾萬一件晚裝她並不覺得貴,千多萬元的一套首飾她也買了,原因是「在人家店子試了那麼久,不好意思,隨便買套以作謝吧」。她不土氣也不囂張,反而一肚子花了人家那麼多時間不好意思,便買出個千幾萬來。那套她不會戴的,排場不夠嘛。總算她性格慈和,對店員很有禮貌。

售貨這回事,走運的一日便錢從天上掉下來,運氣不好的日子,便靠「希望」支持了。

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拍王晶的爹

 

拍王晶的

作者:林燕妮

20-10-2010

跟王晶一直不熟,看過他的電影多於看過他的人。還記得在TVB主管宣傳部時,老是心癢癢想拍這又拍那,沒人命令我做的,那年代我和宣傳部的同事都是年齡有排都沒到三十的小鬼,最怕無事可搞,有事可搞便腎上腺素激增,亢奮之極。那個年齡,沒有人會累的。

有一回靜極無聊,便提議不如拍一個宣傳本台形象的短片,把所有監製和導演全請到公司附近那條天橋去拍。有同事說﹕「天橋有車輛駛過的,要在那兒拍也得先取得政府有關部門批准。」我說都叫齊人了,怎可以不拍?管它有申請沒申請。

那麼來往的車子怎麼辦?我說﹕「你們快快把幾個STOP啊,暫停使用的牌來放在天橋一頭一尾不就成了嗎?開車的人見到那些牌便不會上橋,交通警也不知道我們有沒有證的,快、快、快,我們趕緊拍。」

一眾監製導演,當然必恭必敬的逐個去請了,我們很有禮貌的。我跑到王天林的辦公室邀請,天林叔坐在椅子上說﹕「Eunice,你不曉得我不良於行的嗎?我怎麼走上那天橋啊?」那時我才知道天林叔有一條腿有毛病,但在一眾導演中不可以缺了他,那我便找了輛車子來送他到天橋。

我又把一雙walkie-talkie交了給兩個不懂得拍片的同事,其中一個叫Cathy,渾號「唔知」,因為問她什麼她都說﹕「唔知。」我叫他們兩人在橋一頭一尾傳訊。拍了三分之二,「唔知」突然大叫﹕「死嘞,我喊話喊到警車上了,警察問我有什麼事。」沒時間了,便叫她回話﹕「說沒事,我們多拍一分鐘便成了,說多謝你們維持秩序。」那當然是釜底抽薪之計了,博他們不曉得我們沒申請過,叫「唔知」﹕「你勁讚警察啦!」「唔知」左轉右轉,再次大叫起來﹕「死啦,這回聯絡不上警車了。」

總之,我等猢猻拍完了便大逃亡,留下兩個男丁搬走那個「STOP」和「暫停使用」牌。一切平安無事。我想,如果警察要抓人,便抓我吧,到底我是始作俑者的主謀。不過,沒有人拉我,亦沒人投訴,輕舟又過萬重山。

古老租約讓你看

 

古老租約讓你

作者:林燕妮

20-10-2011

這張沒逗點的古老租單很周全,業主和租客可以琢磨一下,以免雙方都認為自己對,對方不對,那時候用字的方法,亦很清楚,有些則跟道德有關。

「其餘水電清糞費及衛生局須修理者概由住客負責理妥」。以前沒有沖廁,天天要倒糞婆來收集糞便,用肩挑前一桶後一桶糞的。「倒屎婆」這名字不好聽,眾人都讚她為「夜香婆」的。連這行挑着惡味冲天之物過街過巷的工作都幹,沒人會看不起她的,尊重肯工作謀生的人。

「俱收香港通用銀紙」外匯免問,業主不要加幣美元。

「如欲改革該樓宇者須要本房東書面許可方能動工同時須交出相當按金以資保障否則本房東有權將樓收回」,僭建都寫清楚了。

「搬遷時如有入牆裝修不得拆去並須應照原狀修理乃得遷出特此聲明以免後論」

「租賃本房東樓宇不得窩娼聚賭以及一切違犯港例之事」

這租約不止說租金裝修,其中也有道德協約,反映了那代人的道德精神,應以為鑑。




 

2020年10月19日 星期一

對不起,小蜥蜴

 

對不起,小蜥

作者:林燕妮

19-10-2010

這個星期,揑死了兩條小蜥蜴。第一條是出生了好幾天的啤啤吧,身體還是半透明的,看上去有點兒噁心。牠在我的浴室出現,便更加像一條濃痰了。我知道蜥蜴是益蟲,但我受不了牠的模樣,便拿着紙巾準備一下子包住牠,然後丟去廁所沖掉。

牠爬得很快,不過我捉蟲亦快的。第一次讓牠逃掉,不過讓我看見了牠逃往門框底下的小洞中,那五分錢的洞洞豈不成了蜥蜴窩?傭人告訴我,本來只有兩條成年蜥蜴的。哎,那更加要絕了牠們的後代,以免生完又生。那只好留守浴室,看那小傢伙什麼時候再出來。

正如所料,兩分鐘之後牠就從洞口竄出來了,拿着紙巾一手包下去,再狠狠地揑了兩下,取了牠的性命,然後暫時用紙巾堵住那小洞洞。小洞洞是小蜥蜴的家,小蜥蜴,讓我告訴你,家並不是最安全的地方。犯了事的人,最笨便是回家或者匿在親友家,警方不費吹灰之力便能把他找到了。

今天又揑死了一條。那條比上回的還要小三分之一,身體更透明,更像一口透明的痰。這啤啤也許剛出生不久,但天生的速爬能力一樣強。我亦重施故技,追了牠三次,終於成功用紙巾揑死牠沖掉。

小蜥蜴,我要殺你們因為你的模樣兒扎我眼,怎麼跑到浴室來了?碰上這幾天我脾氣精神都不佳,誰叫你們出來一條又一條的令我狠勁大發?你們無罪,我有罪,但我非殺你不可,逃得越快我的怒火越大,你們走得多麼快也不會放過你們。

什麼叫做生命?一個軀殼而已,其實我跟你們沒有什麼分別。我死了,亦不過是破了外殼而已,我都想外殼把我釋放出來。我死請各人勿哭,是我的軀殼讓弄壞而已,那就好嘍,我自由了。我沒打算自殺只是探討一下個人看法,反正人人都會死的。

沒有抱怨,也沒有遺憾,褪下軀殼有如把不舒服的衣裳脫掉,那就舒服了。沒有苦惱什麼,一切都好,只是讓軀殼在地球上綁架了幾十年,悶了,卻又逃不掉。我明白世人對親友逝世的悲痛,但又有點羨慕他們能在另一時空在一起。好悶呀,小蜥蜴,你們太小,還不知道什麼叫做悶,我成全你們不用過往後的日子了。

 

蘇乞兒

 

蘇乞

作者:林燕妮

19-10-2011

很少看電視劇,在未有DVD的時代,得坐在家裏看,不過有空的時間不多。日前買了TVB的《蘇乞兒》,周潤發總是一出場便搶眼的。因為他十分高,穿兩件頭唐裝,腰繫一條功夫帶,他雙腿很長,站在一眾人中,便像個高腳七,很逗。苗僑偉也高,比周潤發矮一兩吋吧,至少有一個高大的人相伴。

苗僑偉那時亦是戇戇的。劉德華比發哥矮了半個頭,胖胖的,穿上套紅色兩件頭唐裝活像個利市封。當時他小子演來已英氣勃勃了。發哥不用說了,用一半心機去演已可過關。

武打戲不是發哥喜歡拍的,他既無功夫底,工作又忙,在《蘇乞兒》中的演出可算少見的了。劉紹銘Ming sir回憶﹕「發仔不懂得留力和點到即止,他一隻大腳板踢過來,他的腳又特別大,痛得我。」

當時演員的氣質,比現在的好,現在拍的不是爭產便是攻心計,演員哪兒能有氣質。已經看了九碟《蘇乞兒》,尚餘一碟。我對蘇乞兒的故事不清楚,怎麼到了九碟還沒有乞兒?

三男之中變化最大的是劉德華,他說他演《韋小寶》中的康熙時體重一百八十磅,那倒看不出來,他把少年康熙演得很好,龍驤虎步,真的像個皇帝。演韋小寶的梁朝偉,古靈精怪笑壞你。

現在TVB的演員,再也找不到像周潤發、華仔、偉仔那種高質素的了,加上有了電腦,電視觀眾數目只會不高漸跌的了。且看苗僑偉一回巢,長了年紀多了男人味,比二十幾歲時還好看。

可惜的是湯鎮業,他那種貴公子似的外型,而今仍然後無來者。如果翁美玲的自殺事件沒發生,湯鎮業在TVB仍然大有可為。

有人說翁美玲之事與湯鎮業無關,但是觀眾愛相信有關。情之一事,外人怎能做「代言人」啊?

還會找幾套沒看過的電視劇集看的,看一下當年戲劇水平和演員水平。一台獨大並非好現象,讓觀眾的選擇少了,看完電視講戲的話題樂趣也少見了。

2020年10月18日 星期日

這是大愛

 

這是大

作者:林燕妮

18-10-2010

智利三十三個煤礦工人在被困六十幾天之後,終於被救出來了。不但智利舉國歡騰,世上資訊自由的國家也開心得不得了。

智利關我們什麼事?沒什麼關我們事的,但這一樁礦井意外,我們看見智利怎麼關愛她的子民,費了多少工夫。既先鑽通道與被困在黑茫茫地底幾百呎的工人保持通訊和播放音樂,讓他們在惶恐中知道上面正在鑽另一條通道救他們出來,並且糧水陸續供應,讓他們燃起了生還的希望。

人生最重要的便是希望,沒有希望人是會喪志的。就是大眾的關懷和政府答應的希望,三十三個工人就那麼的在陰間似的地底支撐了六十多天。

智利對礦工的真心愛護感動了世人,所以他們讓救出來不無歡騰。愛是有感染力的,一個國家對子民的愛感染了全世界,變成大愛。一粒種子是會變成大樹的。

回首看我們自己國家的煤礦工人,似乎像死刑犯人的讓放到不安全的礦井去,天天都死人,礦主好少理,煤礦工人像認了命似的以生命去搏取微薄的工資,死了沒人理會,拯救一點也不積極,好像他們的命是不值一個子兒似的,人民也不理會,反正死慣了,已不再當作一回事了,人民的心冷了,哪兒還有同情和悲哀?一個礦井的惡接着一個礦井的惡,有如家常便飯,感應到人民都不當礦工死亡是一回事了,還能感動其他國家的人嗎?傳開去了,便變成大惡。

愛與惡,本來都一齊擺着我們面前讓我們選擇,選擇了愛的人,選擇了愛的國家,便真的揚善了。香港的富豪捐多少億成立慈善基金,港人都不感動,有諸內而形諸於外,市民只聽見金錢的數目,但卻沒覺得有愛。捐,是捐不出愛來的。

蓋茨和巴菲特捐身家,亦為此而四處奔走,那條路仍然崎嶇。內地富豪哪兒敢認捐,不怕政府查問錢從哪裏來嗎?共產黨是個沒有愛的黨,都六十年了,還要軟禁劉霞,只因她的丈夫劉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黨大為不悅,真可笑,黨不喜歡和平,仍是這個專制模樣,大愛為時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