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狂舞」「半生」

一天內看了兩齣截然不同的電影。
一動一靜。靜的是有個叫人迷思的戲名,《情約半生》。聽視以聽先行的一齣愛情電影,賣點在於全片的對白,男女主角情戀半生,卻也難免遇現實生活的衝擊,單是由機場至希臘朋友家中的駕駛途中,男女主角的說話已是險象環生,為影片餘下的情節埋下伏線。無怪乎影片仍未上畫,優先場早已爆滿,證明喜歡這類淡然中有激烈情節的影片不乏捧場客。

一百分鐘的對白過後,就是一百分鐘動態調和。《狂舞派》果然令觀眾有耳目一新的感覺,純本地製作的作品,可以大膽說句,除了青春之外,還是青春。

未必記得每位主角的名字,但一定記得他們在戲中的角色。女主角阿花,叫人留下深刻印象,當然還有那位太極舞者柒良,將太極陰陽,瀟灑與柔情融匯在戲內。

影片拍出一群熱愛舞蹈年輕人的心態,當中有失意、有失戀,簡單的說就是那份對舞蹈的執著,沒有刻意賣弄,有的是那一股青春無悔。

也說自己對舞蹈有認識、有感情,看那群大孩子,倒叫自己想到穿上舞鞋的日子。才一個晚上,夢見自己穿著一雙白緞芭蕾舞鞋on point……

所以,看他們的大無畏,汗水與淚水融合在一起的歲月,又是甜蜜與辛酸的回憶。青春在燃燒、在狂舞,然後,一切會回歸現實,就如太極陰陽的自然定位。

世界是屬於年輕人的,他們勇於嘗試、創造,踏入成熟階段之後,想法自然不會一樣,對於從前的歲月,不會有無聲無息的遺憾。

《狂舞派》有不錯票房紀錄,算是為香港電影製作人打下支強心劑,祇要是好看的,自然有觀眾。

總之,為香港電影業打氣。還有為那群狂舞者,特別是那位失去一隻腳,依然不減跳舞熱情的演出者鼓掌。《狂舞派》,舞出另一片電影天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