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失痣記

從小胸前便有一粒痣,背後也有一粒痣。胸口那粒很好看,亦沒怎麼變大。背後那一粒可不聽話了,愈來愈大,變成凸出來一粒葡萄乾似的。中國人說背後有痣是不好的,表示負擔重,像擔東西似的,愈大愈辛苦。
亦有貧嘴的人說:「那你要捱一世了。」不過我不算得捱一世,前面有胸痣平衡、上唇有痣賜食福,故此跟背後那粒大痣一直相安無事。

不過它的確太立體了,我想把它除掉,但是沒有一個醫生願意動手,他們看見是可能連血管的,並非切掉便沒事。那我乾脆不想它了,反正很少在洗浴時照鏡子,看不見便當它不存在。不過心裏沒有陰影是假的。

前天穿一件後面墮領的T恤,手指一摸,咦,怎麼摸不到那粒大痣的?但趕出門,也就不管了。回家脫下T恤,忍不住拿鏡子照背後。奇哉怪也,那粒葡萄乾似的大黑痣那兒一片平滑,痣竟然失蹤了。那是無法解釋的,我既沒做過激光,也沒做過切割,怎麼會沒有了那粒沒醫生敢動的大痣?

我惟有感恩,如果是醫生也不能做的,那就是天上的神做的了。怎麼那兒背肌一片平滑就如正常皮膚色彩?禁不住詫異了一陣子,很難相信痣沒有了,但它又的確沒有了。

以前看真是有點連血管的,現在看卻是血管是血管,白皮膚是白皮膚,兩者沒什麼相關,只能說是奇蹟。

我沒求過神佛讓我那粒背上大黑痣消失,但不知是什麼力量令它消失了。那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不由得我不信。

也許是宗教令我心境改變的結果吧。之前我在患難中,敵人卻歡喜,大家聚集。我所不認識的那些下流人,聚集攻擊我,他們不住的把我撕裂。如今我的骨頭都要說,誰能像你救護困苦人,脫離那比他強壯的,救護困苦的人,脫離兇惡的見證人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他們向我以惡報善,使我的靈魂孤苦。幸而如今我的靈魂已經不再孤苦。最大的,不可見的力量把我的辛苦背痣脫下,讓我安心,讓我儆醒,讓我存戰兢而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