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身體跟精神作對

很累,身體上的累,不是精神上的累。睡八小時不足夠,早上出了門,下午三四點鐘回到家裏,已經什麼也不想做。書不想看,買了的新衣服連掛起來也懶,電視不看,碟也不看,只是想躺在上。
並非睡覺,而是腦袋一片空白,總之就是很累。又不是有過什麼體力勞動,亦不是生病,為什麼那麼累我不了解。

從前日夜顛倒反而精力十足,這大半年來把起睡覺的時間弄正常了,反而失去了精力。是啊,若不是要出外,在家裏下午四時後我便殘廢了。是否身體不習慣早上八時起來,所以到了下午三四時她便喊收工了?

日夜顛倒了大半輩子,一旦恢復正常,身體卻仍在鬧別扭﹕「我不是這麼早起的,我睡不夠,我累、我累,我不肯做任何事情了。」

怎麼跟自己的身體訓話?精神上,早起我是快樂的,我的身體卻不快樂,老跟我鬥氣。她啊,連一份報紙也拒絕看完,不拒絕的只是吃東西,但是我現在早睡了,她沒能夜宵,那便不高興了。

改變生活習慣原來那麼不容易,原來會是精神上和心靈上都適應得了,體力上卻適應不了。她仍然喜歡半夜三更活動,不喜歡早上運作。她唯一在上午願意做的,便是吃很多早餐和午餐。中午十二時正她便餓了,要吃午餐了,因為她打算下午罷工。

晚飯她可以沒心機吃的,每每隨便吃一點,甚至不吃。老是跟我作對,早上吃個不停,下午便飯氣攻心,什麼都表示自己太累不願意做。

嘿,連我想美容她也反抗。我想敷臉膜滋潤皮膚,她卻不讓我的手動,不讓我去找任何臉膜,光讓我躺在上。她認為自己臉色很好。當然好啦,身體的工作只是朝八午四,剛好八小時,八個小時之後休想她依然工作。

本來沒料到身體的積習是那麼難改變的,精神狀態改變得到又如何?肌肉骨頭眼睛耳朵就是改變不了。所以,什麼也不要上癮,看看我上了夜癮那麼多年,身體的改變是多麼的困難。光是作息已經那麼難改了,別的癮更加不能上,因為光是精神上戒癮容易,身體上戒癮原來更難,怪不得吸毒者無論在精神上多麼願意戒毒,身體卻繼續跟他作對。千萬不要吸第一次毒,沒有「試」一次那回事,一下也別碰!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