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

身體和朋友

昨天黃昏七時便睏了,躺在上不覺睡了。醒來是晚上十時,反正肚子不餓,那末不妨睡完又睡,直睡到今晨七時多,幾乎十二個小時了。
我的身體稍有得勝感,讓我今次下午五點鐘還不睏。不過現在黃昏六時了,她又睏了,再度跟我鬧脾氣。不能睡呢,七時半朋友公司三十周年大宴,怎能失約。還得穿上晚禮服的。有點刺激性,我是喜歡穿晚禮服的,漂亮嘛。

很久沒穿舞會衣服了,常穿的好處是令你留心身形,不會胖了一個碼而不自知。舞會去得最頻密那些年,是身形最好的那些年,每周至少去一個舞會,甚至兩個,必須保持腰細腹平,不然穿什麼都不好看。

有個女友很貧嘴﹕「我都沒見過你的腰很細。」我說﹕「你認識我不夠長久而已。」其實她見過的,在我的腰真正很細時她不能這麼說,在我的腰粗了兩吋之後她便這麼說了。不過我不會因為這樣而惱她,不跟她做朋友,她有不少其他優點的。

懶得惱人,惱人的時候自己很難受的,所以,她難受比我難受好。要挑剔我的人我絕對無所謂,因為在心裏惱的是她們,不是我。我,隨便,誰要說我什麼便說什麼,那有人不多口的,不用過份當真。

友誼是緣份,難得交上一個好朋友,即使她或他多口在我背後說了些不好的話,亦是收不住口而已,並非蓄意謀殺那麼嚴重。對朋友,宜寬容,要是什麼都受不了,怎能做一生一世朋友?須知朋友越熟悉你便越知道你的毛病有多少,明白了這點便不會認真怪人家。自己都會一時走了口說了句﹕「他這人真麻煩!」其實那沒什麼意思的,亦沒什麼惡意的,正如一些母親談起女兒說﹕「我那個衰女……」她不愛女兒嗎?當然愛的,但是女兒是乖得讓她十分滿意嗎?固然不是了,所以她才會那麼說。

看看腕表,六時五十五分了,交了稿之後得化妝換晚服了,去完那一個宴會還有另一個朋友的生日會。身體,你乖乖的,別鬧睏才好,你是我的朋友,不是敵人。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