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5日 星期二

你將來還會住在香港嗎?

香港的確是變了,衰落了,但別生香港的氣,雖然經濟之低迷是幾十年來少見的,但我們一直生活在豐裕之中,有如被寵壞了的孩子,一旦糖果玩具少了便怪父母了。
香港仍是個好地方,香港人仍是好孩子,這個萬國碼頭,在需要用英語的時候各人便學英語,如今需要用普通話了,各人便學起普通話來了,發音準不準沒關係,至少各人都肯學。

比起很多地方,香港其實是個很靈活的城市,從來不抗拒任何實用的東西,住過其他十分不靈活的地方的人,肯定會欣賞香港的靈活。

近幾年我也埋怨過港人懶惰了、素質低了,但往外地跑了幾遭,便覺得港人還不算太差勁,至少比較重言諾、守合約、工作也比較負責任。

原因是﹕香港是個仍然可以夢想成真的地方,縱然追尋的路途艱難了,但始終有機會。

在無夢可尋的地方,人不免只看重目前所有;在收入有限的地方,人不免可佔別人利益便佔別人利益;在自己也沒有機會的地方,人不免拒絕給別人機會。

有個十七歲的青年人說﹕「我不喜歡做中國人。」誠然中國要解決的問題很多,正因中國幅員那麼大,人口那麼多,進步沒可能一步登天,過程會相當緩慢,萬事起頭難,開頭必定快不了,漸漸根底打好了進步便會加速起來,也許我們這輩子看不到,但下輩再下輩中國人肯定能享受成果,所以我對青年說﹕「既然上天叫你到中國一遊,你便在中國遊下去吧。」

至於香港將來能否仍是純粹的香港,那便沒可能了。內地已不斷滲透人口進來,連港大也有六千多內地學生,跟以前愛說標準英語的港大學生不同了。

朋友們問我﹕「要是香港大陸化了,你還會住下去嗎?」香港大陸化了就不是香港了,土生香港人的比例少了香港亦不是原來的香港了。大陸目前的作風和民風對我來說比外國還陌生,比我在那兒念書長大的美國要陌生,祖國的親切感實在不多,要是香港大陸化了,不守規矩、法律不彰、公義不明、貪員加重、警察變了公安,我想我不會住得習慣的。老鄉變了異鄉,實在有點難以接受。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1 則留言:

  1. 「新香港人」湯唯
    作者:余若薇
    新界北區多間幼稚園外香港與內地家長大排長龍,再次挑動兩地人民的情緒,此時,《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評論文章,題為〈香港發展需要「新香港人」〉,勸港人勿歧視內地移民。奇怪,文章的配圖是影星湯唯,有點諷刺。
    湯唯主演《色‧戒》,揚威國際,但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說她演出露骨,「對年輕人造成不良影響」,封殺她在內地的演出機會。湯唯通過優才計劃移民香港,可算是被逼出來的。
    兩年前溫州動車慘劇死傷枕藉,湯唯在微博留言:「一個人性的國家,總統會逐一唸出遇難者的名字致以哀悼;一個冰冷的政府,遇難人數從來都是高度機密;一個自由的國家,記者可以將內閣大臣追問到滿頭大汗;一個禁錮的體制,官員則是告訴記者,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這番良知留言迅速被河蟹。
    香港接受移民,除了顧及家庭團聚,應檢視本身缺乏和需要補充什麼類型的人口,以年齡、性別、專長等分類。
    最大問題是現行每天150個單程證,但香港無權增減名額,亦無參與審批。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今年7月說,「根據《基本法》相關條文,單程證的受理、審批及簽發,屬於內地主管部門的職權範圍,所以不存在由特區政府『取回』或『爭回』單程證審批權的問題。」
    特區政府並不如林太所說處處只能被動,《基本法》第22條訂明單程證「人數」是中央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至於如何分配名額,並無條文規定。回歸以來累積70多萬「新香港人」,佔香港人口十分之一,特區政府繼續沒有人口政策,繼續被動地接收「新香港人」,只會製造更多內部矛盾。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