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

各地的鄉音

在內地辦事,需要適應不同的語音。普通話很容易學,但各地鄉音便得凝神去聽了。
打電話去上海一家出版社,接線生一開口便是,「儂好(你好)。」再接去財務部(會計部),問匯票的事,那位先生又是一口上海話,不懂吳語的人可得找人翻譯了。

年輕人的普通話都很好,老一輩的不免舌頭轉不過來。我找那家出版社,他們的發行部經理根本拒絕說普通話,認為普通話影響他的思維,只有說上海話他才能夠思路暢通云云,這是既可笑又可愛的坦白。

也不是每間都如是,那只是那一家出版社的特別作風。奇怪地在蒙古的出版社,各人的普通話都很標準。

北京和上海一向互不相讓,有北京朋友在上海念完大學都不肯說一句上海話,認為學上海話影響他學外語的發音。

其實內地英語並不普遍,發音也有點怪,第一是老師的發音本來就不準確;第二是聽的機會太少,舉凡語言,聽得少是學習的最大障礙。

一般內地朋友都習慣把C讀成say,把X讀成「愛克司」,無端長了很多。

當然,香港人在內地也鬧不少笑話,把「牆上」說成了「上」,十分危險。「我和她靠在牆上」說成了「我和她靠在上」,大大不得了。

把「鞋子」說成了「孩子」也是常見,弄到內地的服務員以為香港人都有一雙「黑色的孩子」,詫異不已,中國人怎麼會生了兩個黑色的小孩?

有朋友想買個汽車駕駛盤,香港人習慣叫「盤」,朋友用港式普通話說成了「胎盤」,當地人問他﹕「您要乾的還是濕的?」結果誰都不知道誰在說什麼,一塌糊塗,人家以為他要買「胎盤」,那定有乾的和新鮮的了。

香港人的普通話一般普遍了,但是老師的「師」字和寫詩的「詩」字老分不開,通常把兩個字都念成思想的「思」,其實「師」、「詩」、「思」三個音都是不同的,人家也要想一下才知道香港人在說什麼。把「逝世」說成「思思」是常見的,要是「逝世」只是「思思」,那便太好了。

移居香港的似乎福建人最多,他們的廣東話再流利也有聽得出來的福建音,跟江南人、北方人完全不同的。我覺得很有趣,聽他們說廣東話便半猜得出他們原籍是什麼,我很少走耳的。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