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中國已經進步了

並非說中國需要一個國教,那是萬萬行不得的,只是疑問,中國領袖若然是基督徒或者天主教徒會不會好一些?再想,未必。教徒也有不好的。伊斯蘭教則更加不能和政治掛。我希望的是,中國人有宗教自由。中央完全不用擔心有宗教勢力可以與政府對立,良善的宗教總會令教徒傾向良善。
法輪功是屬於騷擾性的,不但大陸禁止,我們在香港也覺得他們麻煩。有一回在瑪麗醫院陪人輪診,有一個女人就坐不停用雙手做法輪功姿勢,把我弄得眼都花了。候診廳那麼擠,她還在搞這個,幾乎想叫她停止別動。

美國的同學說,比起清朝、比起國民黨時代,中國已經進步很多了。他說他們有哪個總統不是基督徒或者天主教徒啊?但政治是卑鄙的,一樣有貪賄盜竊,只看多少而已。伊斯蘭國家更不用說了,根本強迫人民信教。一個被父親發現了愛上了一個男孩子的十六歲少女,讓父親扯出去讓人用石頭擲死。他問﹕「那跟在一個自由國家謀殺一個人有什麼不同?」

政治這回事真難說,台灣馬英九人品一百分了吧?可是台灣人說他過分執義,他所用的人也跟他一樣,過分執義,不夠靈活處理事件有時反而會變了不義。本來眾人對馬英九這麼好的一個人有很大的盼望,原來太好太死板的人是適宜不了政治的。

至於中國,自從習近平執政以來,慢慢抽出一個又一個的位高權重大貪官、大霸主。薄熙來是第一個被作為示範人辦的。他的一家,姦情、賄賂、殺人什麼都做了,能不嚇人?薄熙來並非無才之輩,但一切錯在思想、感情和意志上面,至於靈性良心方面,就簡直沒有了。像他那樣的中國大官還有多少?想來中央會很清楚。

一些大陸人的殘暴、自私,多少由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所形成。我們不知道的是什麼時候大陸人的沒禮貌、污染公地、損人利己的壞習慣可以改過來,那是必須的。中國是進步了,國際地位提高了,科學發展增強了。至於人民的素質,真的需要等,畢竟中國很大,改變十三億人口談何容易。我們對這都抱正能量的希望吧。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 則留言:

  1. china is not forwarding, only hongkong is backwarding so you feel china is step forward. poor 689 make hk like this.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