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 星期三

超脫與感情

所羅門王是大王的兒子,傳說中最聰明智慧的人。可是在他年輕的時候,他並不能超脫情慾和自大,他有七百個妃子,還有嬪三百。那些妃嬪各有信仰偶像,她們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的神。料想聰明如他,也不免連做人做事也亂了起來。
他是國王,他有最高的地位、頂厚的財力,但是所有關於君王的條例都被他破壞無遺。他得了所有,卻不能滿足,他從經驗中只能得出一個結論,「……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那是他在《傳道書》中所寫的。那是一個智慧人的牢騷,也是一個智慧人最終的超脫。

看化是不好的,看化不過是接受世俗間的物質和際遇而已,其實心仍是在俗世中的,還有很多的不情願。

不情願做的事、不情願接受的現實,一句算了吧是不能令人脫離塵俗枷鎖的。看化等於放棄,跟看不化的人相異之處只有一點點,少一點憤懣和悲哀而已。

想活得好,不能只靠看化,都未能超脫於俗務俗情之中,始終仍是讓際遇欺負的。讓際遇欺負並不等於沒有錯、沒有罪,那怎能超脫?

超脫的物質觀、超脫的際遇觀、超脫的感情觀才能不受紅塵影響,那便沒有受欺負感,到底你已大於塵世。

說是小於塵世也一樣,塵世本就很小,很狹窄,很約束,大於它小於它都差不多。所羅門王說:「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超脫,是喜歡幹什麼便幹什麼?當然,社會、風俗、習慣、家庭都對我們有所限囿,但以限囿為界線,而不敢隨自己的性情去舞動生命是自限,視限囿裏面的一大片空間為無限,那才沒有了邊界,說不定舞動了出去自己的新我也不自覺,那變成了前人未有的超越。這個所羅門王也許同意。雖然這麼幹法未免會犯了好些錯的。

感情也是一樣,現今的社會結構不能讓人盡情,那顯然是不健康的、違反人性的。要是現今的結構健康,那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有滿溢的感情而不能付予?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枯井心靈得不到感情?為什麼要相愛而不能相愛,想愛又不能愛?那全是別人的眼睛、自己心魔。

其實太感覺得到別人的眼睛的人都是心魔太重的人,超脫的感情從來不是得到對方與否,而是在於真;自己是否願意向對方認錯,錯了便改,那就是真正超脫的感情了。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