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1日 星期六

高文安———與朋友

到了人生下半場事業瘋狂旺盛,錢一天比一天多,而自己卻沒有家人可予,你會怎麼做?多半人不會去想,想也是捐給慈善機構。但是高文安的做法十分獨特。他把錢用在職員身上,用在朋友身上。要是最終也用不完,他立願把遺產分給所有的員工。
這個立願已在報紙訪問中大字標題寫過了,他的深圳秘書在朋友圈中說:「有報紙為證啦!」那讓所有外人都幾乎想加入他的室內設計公司工作,而且會很努力地工作以免被炒,分不到身家。
一個無私的愛心願望,替他的公司帶來無比的工作熱誠。工作人員從中國新疆、東北、雲南,千里迢迢的都有。高文安的名聲與作風早傳遍內地室內設計行業。他付的薪金並不高過其他公司多少,但就有那麼多人跑去他的深圳總部面試。
他的公司大約有三百人,其中二百多人在深圳總部,其他的在成都、上海等不同地區的分行。工作項目不一定要在北京、上海和廣州等一線大城市,總之他什麼地方都願意去,最近
在雲南美麗的麗江造了很多別墅,客戶一開盤便馬上賣出了三十五間,十分高興。
高文安今年七十歲,他的能吃苦程度實足驚人。因為有七十項工作在不同地方,他每年得飛九十幾次,即是每三天半一次。這個年輕人也吃不消,他卻說輕鬆了,在他未得到市場經理老張代他見客時,他一年要飛一百三十多次。目前老張也要飛一百三十幾次,因為生意多了,兩個人就是不停地飛去見客和監察工程。高文安挺能熬夜的,兩週前他在瑞士盧加諾市做生日,晚上玩到一時多我已經謝了,他還興致勃勃地玩下去。他說:「我們唸建築系的,在大學時已經晚晚不能睡的了。」想起也是,建築系的同學真的個個每晚做功課做到半夜三更的。

高文安這幾年習慣在不同地方做生日,前年是杭州,去年是土耳其,今年是瑞士盧加諾 Lugano。他請了十幾二十個工作表現好的同事去,請了五十年前在澳洲一同唸書的舊同學去、請了好朋友去、請了客戶去,連十多年前的舊秘書說一聲:「我都想去。」他便也請了她。自己付機票費的反而是客戶,其他所有人的機票和食宿都是他一個人請客的。他對職員、朋友、客戶一視同仁,住的都是同一家五星酒店,吃的也一樣。這種一視同仁我很欣賞,那也是一個人心無在內計算的表現。
有看不過眼的人說高文安用錢買起人心,高文安說:「我的朋友們誰不是已經周遊列國過的了?我一張機票便能買得起人家?」他的職員當然很多地方沒去過,有些才二十五歲,他帶他們出外是增廣見聞,多看外國的設計。
今年有一個二十五歲的山東青年小張,才在他那兒做了兩年已經出國了三次。小張說:「我月薪只有三千,在深圳租房子住已花了一千六百元,我哪兒有錢花啊!」不過老闆請他三次外遊,已遠遠超過他三年加起來的薪金了。
又有一個小楊,上工才七、八個月,在麗江工作。高文安發覺他在所有人都收工了之後,他還掛着一大堆器皿,誰還需要幫忙的他便幫誰,每一個都幫。為了獎勵這種工作態度,高文安在瑞士買了隻價值三萬多元港幣的手錶送給他。
至於他一直聲稱助他在內地開始發展工作的陳育宏先生,高文安細心得想起他們的小兒子因眼疾在美留醫了兩個月,陳太在言語不通的異邦日夜操心,高文安便買了隻 Bulgari、價值
十八萬港元的招牌蛇形腕錶送給她,以表揚賢妻良母的美德。
還有一個同去的青年,初入高文安公司時臉部有天生缺陷,高文安不但聘請他,還自動付費送他去醫院幾次改善臉部的缺陷,讓他成為一個外表正常的人,不用一生自卑。
他在盧加諾的摯友 Rita,斯文而豪氣,竟然把高文安十二月五號、五十多人的生日宴包了起來,這回輪到他不用付錢了。正如高文安說:「對朋友好最重要是在生前,我就是這樣做。」物以類聚,他的瑞士好友也這樣做了。 Rita與市長相熟,連市長都來玩在一塊兒了
那是個美與善的生日會。

2 則留言:

  1. 如能將高生的才華在港建立長者或單身人小型住屋問題上,像以前72家房客一屋廾伙人的方式那最少100幾十萬人受惠,好過向人送名錶(只一人受惠)可能高生紅運還當頭,及公司門的二五仔未岀現,祝他一路好運.

    回覆刪除
  2. 電影《秋天的童話》裡有一句對白是船頭尺說的,他說:「人到臨死的一刻,把一生賺取的金錢一毛錢也用盡,才算對得起自己。」但我們卻不知道自己哪天是死期,浪擲金錢的結果,可能令最後的歲月入不敷支,我想還是節儉一點較理智。如我像高文安先生般富有,我會為善最樂,將金錢全部捐給慈善機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