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5日 星期四

他們不是明天

仍然忙收拾行李搬家,摯友若芬真沒話說,勉強得空也來幫我的忙。要是我不在,最清楚我的東西在哪兒的應該是她。我的家人她都很熟悉。說來無言,所謂家,只有媽媽和兒子兩個人。我常跟朋友笑說﹕「怎麼你們離了婚都有贍養費和育兒費,又有房子和汽車司機那麼好?」
我離婚也好,跟長長長期男朋友分手也好,都是一無所得的。我沒問,他們也沒給,我這個人粗心,沒怎麼計算過。那末房子便從來都是自己買的,兒子亦是自己供養供讀的。無所謂啦,自己弄得來便算。爸爸媽媽亦是不計那些數的,並沒有叫我要求什麼。最好笑是一個前任男朋友,是他離開我的,我氣忿,但不傷心。明知他跟另一個女人搞上了,還是女的先挑逗他,自動投懷送抱的,他亦告訴過我﹕「你知道啦,男人聽見有女人說愛上了自己,難免有點自豪感的。」那便讓他自豪去了,傷心什麼呢?大家一塊兒日子久了,會生厭的。

怎麼說呢?要是他不走,也許我們到今天仍然在一起。但當年他走了之後說想回來,我拒絕了,因為那個女的不會放過他。他一定會再走,走完又回來,回來了又走過,何必那麼麻煩?結果他與那個女的結了婚,我倒鬆了一口氣,不用糾纏下去了,反正我一點也不在乎她。雖然張國榮生前曾在他結了婚後跟我說﹕「他告訴我他一生最愛的人是你。」也許是吧,但是並非每個人都跟自己最愛的人結婚的,大家至少有過一段美好的時光吧。

應該是可堪記憶的,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我幾乎什麼都想不起來。林青霞說﹕「他是個那麼好玩的人,再來過便好了。」我說﹕「青霞,那你就假想他再來過好了。」我只能叫好友假想,我完全失憶了。失憶是我的損失,但是失憶就是失憶,我也無可奈何。

之後我有過很認真的戀愛,亦幾乎結了婚,又是我自己不緊不要的沒有肯定地跟男方認真地談,弄到男方說﹕「我覺得你一直在為了他而懲罰我。」潛意識中我是如此嗎?我不知道。也許你會說,為什麼你不怪他們只怪自己?怪人很難受的,我再也受不住了。怪自己也不是很怪,過去算了吧,我看天。搬家雖苦,但搬了也就是明天了。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