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劉培基的時裝

「有煙,要抽便抽吧!」一個自己抽着煙的青年對我、陳家瑛和容珠迪說。那包煙在茶几上,四周是一件又一件的女裝。這個人就是劉培基,那就是我聽他說的第一句話。我們三個是讓梁舜燕叫去的,她說他兒子有個在英國學時裝設計的朋友,衣服很美麗,剛回香港,我們去看看吧,可以買的,那我們便去了。
第一印象是這個設計師很有性格,半句歡迎話也沒有,只叫我們「抽就抽吧!」。通常時裝設計師不讓人在衣服附近抽煙的。

我們都各自買了一兩件,我一看便覺得這個設計師真的有天分,那便選了一件白紗晚禮服,白紗上面的藍色圖案是他自己手噴的,一千六百元。那時的一千六百元有如現在的一萬六千元,但我沒有猶豫便買下了,實在喜歡。
之後我和劉培基便變成了朋友,我去舞會的不少衣服都是他設計的,每件都很優雅出眾。他的設計是有點戲劇化的,怪不得他多年後設計梅艷芳的登台衣著那麼手到拿來。
他從七歲起便過着漂泊流離的孤兒生活,父親沒見過,想見再婚的母親,自己從粉嶺跑到九龍也不獲開門見面,他告訴我:「坐在門外樓梯上聽聽裡面的聲音也是好的。」我問他:「借你的童年故事寫我第二本長篇小說《浪》可以嗎?」他說沒問題,那末他的童年便變成了書中男主角杜安世的童年。杜安世後來成為了電視界的強人而不是時裝設計師,到底我對電視台熟悉多一點,《浪》很好看的,朋友們說。劉培基沒有說,對他而言,太難說了。要是沒有那麼多的淒涼,香港就沒有了這麼出色的一個時裝和形象設計師。假如他生長在正常家庭,也許就如一般人地唸完大學找份工作。我不知道他內心怎麼想法,女人他是不信任的了,連自己的媽媽也不認自己,還有什麼女人可以信的?

劉培基感情豐富,但很敏感,誰說了些他認為不中聽的話,或者做了一些什麼過不了他眼的事,他便馬上會大發脾氣,我們都見慣了,他是怪脾氣的。
在刊登他的時裝設計那本書中,我發覺有很多是我擁有的(舞台設計的除外)。有幾件是他送給我的,其他是我自己選購的。他一直叫我別丟掉他的衣服,從認識他以來我何止搬過十次家,每次都帶着他的衣服搬。三十年了,都算夠朋友了吧?我就是那種答應了便守約的呆鵝,不過也幸而呆,不然他的很多傑作便不能保存到今天了。
我把我所有他的衣服全部捐了給香港文化博物館,以紀念一個美好的時代,我們都珍惜的時代。(下期續)

我們的身體是鹼性的

嚇壞人的最新報告是:此地女性平均年齡已達九十歲,男性則八十五歲。長壽最重要的是仍有健康和活力,如果只是帶病吊命,倒不如死了好點。壽命那麼長,六十歲的人要讓九十歲的人稱為小孩子了,目前四十歲的人不是稱十歲的人為小孩子嗎?
不想帶頑疾度「長壽」,便要讓身體開心自在。我們的身體是傾向鹼性的,食物裏面的米、麥、馬鈴薯、水果、蔬菜等屬於鹼性,肉類等多屬酸性,酸性食物吃得太多,身體便不高興,功能不好,內臟艱辛,那麼不免體弱多病了。

最近報告內地有十個億萬大富豪都死於四十四歲前,逝世的年齡從三十八歲到四十三歲,多半是心臟忽然停止,血管阻塞。內地的應酬是很殘害身體的,狂飲酒精度超過百分之五十的酒,宴會肉類多油又多,再加上睡眠不足和工作壓力,猝死便在壯年發生。

澱粉質是每天讓我們的新陳代謝開始的食物,要是你不吃早飯,可以吃麵、麵包或者馬鈴薯。方才弄了幾大盒馬鈴薯雞蛋沙律放在冰箱,那就是我未來兩三天的早餐和午餐,並非光為了吃素,而是我自己喜歡吃。

每朝起第一杯生馬鈴薯、紅蘿蔔、蘋果和番茄連渣明目汁是我習慣了的,故而沒有老花。喝完後一時也吃不下什麼了,有點飽的。蔬菜我倒是少煮,一來煮不好,二來不大喜歡光吃菜。中醫有寒底燥底之分,小時名中醫張伯常說我體質極寒,叫我:「不要吃菜不要吃水果,吃飯啦!」那當然守不了,但我的確體寒,光是吃菜果我是不舒服的,總得有點澱粉質。江南和嶺南人說北方人高大,也許因為我們吃的是稻米,而北方人吃麥。美國人高大,他們也是少吃米的,吃麥和馬鈴薯的多。

除了健康活力之外,人那麼長壽會變成社會的一個很大經濟問題。六十歲的人還能找到工作嗎?七十歲的人還有公司聘請嗎?社會上沒有那麼多工作機會,那麼人從六十到九十歲誰養呢?即使上班一族退休後有積蓄,也不能用上三十多年吧?這是讓人想不通的。社會是否應該由現在開始作準備?

2013年9月13日 星期五

馮寶寶開心話當年


美國要做的一場戲

美國是須要出兵敘利亞以阻止用毒氣殺害平民的。如今世界已經有核子彈,但是投放的機會不高,因為核彈殺傷力比原子彈還要大很多倍,輻射範圍亦非常之廣。要是你投我投的,世界末日便真的到了。是故各擁有核彈的國家其實並不打算用,而是讓別國知道自己有那種軍備,是防守作用多於攻打作用的。
思路異常的核彈擁有國領袖人金正恩,也許是唯一各國怕他神經病發作起來投核彈的人,不過可能性不算很大。

化學武器如毒氣,製造並不困難,發放也容易,要是聯合國不縱容發放毒氣,便要有強國出頭喝止。聯合國只是一個名稱,並非做什麼事各成員國家都會一起做。美國仍是世界第一強國,亦一直自願做世界警察,他們出頭懲罰一下敘利亞是沒有錯的。

別取笑美國自己當自己是世界一哥,他不當哪一國願意當?英國?俄國?中國?哪一國付得起那麼大的軍力費用和願意犧牲戰士的性命?自己不做便別挖苦人家。奧巴馬總統自然要拉美國議會下水,雖然美國總統是海、陸、空三軍統帥,但目前很難以自己一人之願出兵敘利亞而不失民心。

美國人民並不喜歡出兵任何地方。舊日長期的痛苦越戰以及數年的伊拉克戰爭,美國家庭都但願兒子平安地留在家中,不要遠赴生死未卜的外國戰場。美國平民厭倦為其他國家而打仗了。

問題是,誰能擔保將來沒有特務或者某國的恐怖分子在美國放毒氣?在紐約放一下死掉萬多人時國民能接受嗎?自九一一事件之後,美國便很擔心恐怖分子。九一一恐怖分子以飛機撞紐約兩幢最高的大廈,死傷數千人,受影響的家庭自然不止數千,這回能不安民心嗎?放毒氣比用飛機撞大廈更容易,那當然是要制止的,奧巴馬要出兵敘利亞沒有錯。

那不會是一場大戰,時日也不會長久,但是不能不教訓一下敘利亞以免別國效尤。即使是演戲,這場戲也一定要演的。

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狂舞」「半生」

一天內看了兩齣截然不同的電影。
一動一靜。靜的是有個叫人迷思的戲名,《情約半生》。聽視以聽先行的一齣愛情電影,賣點在於全片的對白,男女主角情戀半生,卻也難免遇現實生活的衝擊,單是由機場至希臘朋友家中的駕駛途中,男女主角的說話已是險象環生,為影片餘下的情節埋下伏線。無怪乎影片仍未上畫,優先場早已爆滿,證明喜歡這類淡然中有激烈情節的影片不乏捧場客。

一百分鐘的對白過後,就是一百分鐘動態調和。《狂舞派》果然令觀眾有耳目一新的感覺,純本地製作的作品,可以大膽說句,除了青春之外,還是青春。

未必記得每位主角的名字,但一定記得他們在戲中的角色。女主角阿花,叫人留下深刻印象,當然還有那位太極舞者柒良,將太極陰陽,瀟灑與柔情融匯在戲內。

影片拍出一群熱愛舞蹈年輕人的心態,當中有失意、有失戀,簡單的說就是那份對舞蹈的執著,沒有刻意賣弄,有的是那一股青春無悔。

也說自己對舞蹈有認識、有感情,看那群大孩子,倒叫自己想到穿上舞鞋的日子。才一個晚上,夢見自己穿著一雙白緞芭蕾舞鞋on point……

所以,看他們的大無畏,汗水與淚水融合在一起的歲月,又是甜蜜與辛酸的回憶。青春在燃燒、在狂舞,然後,一切會回歸現實,就如太極陰陽的自然定位。

世界是屬於年輕人的,他們勇於嘗試、創造,踏入成熟階段之後,想法自然不會一樣,對於從前的歲月,不會有無聲無息的遺憾。

《狂舞派》有不錯票房紀錄,算是為香港電影製作人打下支強心劑,祇要是好看的,自然有觀眾。

總之,為香港電影業打氣。還有為那群狂舞者,特別是那位失去一隻腳,依然不減跳舞熱情的演出者鼓掌。《狂舞派》,舞出另一片電影天地。

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美人氣質

法國第一美人,影星嘉芙蓮丹露最近在一個電影節目中出現,臉孔依然美麗,身軀卻變成四方形了,顯然她不在乎,不減肥也不節食。她的美人氣質依然奪人,至少七十歲了吧,但一眾二十多三十歲的青年女影星,就是沒法像她一般搶眼。她沒有穿特別華麗的衣服,一頭金髮髮型依舊,她不是個趕潮流的大美人,她本身的氣質把一切都籠罩過去了。
在她最紅的時候,她跟意大利名小生沒結婚而生了一個孩子。她不隱瞞也沒說什麼好聽的藉口,總之是這樣就是這樣,我十分欣賞這個女性。

名設計師阿曼尼近年說,他認為世上最美麗的兩個女人是嘉芙蓮丹露和伊莉莎白泰萊。嘉芙蓮丹露的樣子老像如在霧中的,光是那樣已經吸引得男人晝夜縈思了。她也拍過脫戲,不過並非脫個清光,而是仍戴乳罩的。她的胸圍適中,不是巨乳,看她只穿乳罩和內褲迷濛地合眼似暈了過去又像睡,躺在上的畫面,讓男士仍神魂飄蕩,問道:「她昏過去了?」其實她只是在做愛後睡了,男觀眾卻懵得以為她昏過去了。

嘉芙蓮丹露不整容的,至少看上去沒有顯明的整容形。我覺得像劉曉慶般突然變了樣子又年輕了三十年那種做法沒什麼意思,也沒什麼好看,年歲倒流得太多,蓋過了本人的味道。

伊莉莎白泰萊的五官無疑地是百分之一百地標準,要是說標準美麗,沒人美得過她。奇怪地迷她的男觀眾並非很多,也許因為她沒有與容貌相稱的氣質。她不是沒有性格,她說自己一戀愛便要嫁的,所以她嫁了八次,倒沒聽說過她跟誰有緋聞而不結婚。她從當童星開始直至成為荷李活一流紅星,可以說得是荷李活王后。她是有什麼說什麼的,粗話照說,管它呢。她亦熱誠,圈內朋友很多。她從來富有,名貴珠寶之多,荷李活她算第一了。她的身材也好,年輕時巨胸細腰,中年也曾全裸過,但是她的乳房巨大而形狀不美,奇怪地不吸引。她逝了,七十九歲,死前仍是美麗的,那沒法否認。

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最要緊護膚

現在眼皮上塗了眼霜膜膏、臉上塗上潤膚臉霜,一邊寫稿,寫完了洗掉時間剛剛好。女人護膚很重要的,皮膚不乾淨潤滑,搽了粉和胭脂便更顯皺紋。
青年時代或許不需要,不過我那時都敷臉膜的。外國男生見了我們中國人的白滑沒毛孔皮膚,幾乎瘋了。那個年紀其實不需要敷臉膜,可是手多多,到店子買了便敷上去看看後果如何,是否膚如白緞。效果當然好了,才十幾歲,不敷也會好的了,但是基於什麼都想試的心態下,便敷去了。

亦試過在心情極度低落時什麼也不敷,那是幾年前到今個年頭的事了,慵倦得完全不管。心情最惡劣時連臉都不想洗。所以我多少明白為什麼患了憂鬱症的人不洗臉不刷牙不梳頭不洗澡的心態,因為他們根本不想起,亦沒法起。

近來心情相當好,一看,朋友們給我的敷臉霜、臉膜,以及自己買了的不止六七種,那便告訴自己﹕小心臉上那層皮。

在未敷臉膜之前,首先用溫水用洗臉液把臉孔洗個乾乾淨淨,不然臉上的油和穢物阻礙了敷臉霜的滲入。那些油和穢物是看不見的,但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所以必須好好地洗臉。

照顧皮膚是愈早愈好的,愈早保持皮膚狀態好便愈老得慢。我習慣全身護膚的,洗完澡我必定全身抹上薄薄一層baby oil或者潤膚露。為什麼?舒服嘛,沒有皮膚乾得繃緊或者摸上去不滑的感覺。

白種人皮膚最薄,所以皺紋出現得最早。亞洲和白種人混血兒也是比較易老的,年輕時雖然美麗,但始終有白種人皮膚早皺和樣子早老的遺傳。

現在有多種回春方法,在臉上皮膚底下拉線把垂下的臉抽上去,在內部打之類,一時的結果是好的,不過不夠經驗的醫生會把臉孔弄得左右不相稱。眾人說現在不流行拉臉皮了,但我想,要是真的皮皺了下墮了,怎麼把皮膚拉直啊?也許還是拉臉皮真正能把皮膚拉直吧?胡思亂想夠了,稿寫完了,洗臉去了,還有其他的事要做,暫停幻想。

馮寶寶開心話當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Y-cqnxR4ko

2013年9月9日 星期一

國寶的孩子

郭晶晶和霍啟剛的新生男嬰長得真好看,鼻樑高高眼睛靈靈,才出世三天便像一個月那麼大,應該遺傳了跳水王后郭晶晶的運動基因。怪不得霍啟剛的笑容是由心裏溢出來的,爺爺霍震霆也很多年來沒這樣真正開心地笑了,很為他們高興。
最美麗的朱玲玲的命很特別,什麼都好。先是作為最美麗的港姐,因為她的容顏身材都耐老不變,打扮不誇張,珠寶也不怎麼戴,看上去總讓人覺得舒服。

結婚,兩度嫁入豪門,雖然她出身小康之家,不往上爬,但豪門偏來找她。她亦腳頭好,為霍英東生了三個男孫兒。如今長子霍啟剛又有了長孫嫡曾孫,朱玲玲身上總有個福字,享完兒子福享孫子福。

郭晶晶的師姐伏明霞也嫁到香港給前財爺梁錦松,生了一個女兒兩個兒子。女兒圓嘟嘟的,渾身都是肉,很好抱。摸她凸出來的可愛肚子,她一點也不介意,還笑呢。那我乾脆她充滿肉的手臂、手、腿,還有那翹起來的屁股。幾下,不全是脂肪,肉很厚的。我跟伏明霞說:「她那兒有肉,應該彈跳力很強,又能跑。」伏明霞微笑說:「她的骨格像我,兩個兒子就像爸爸。」

兩個兒子都長得清秀,骨的確較幼像爸爸,但爸爸高,他們大了長得夠高便行了,不一定要像健身男。

伏明霞的女兒更小時原來跟過我一個朋友的兒子學踢足球,朋友的兒子說小姑娘天生有運動細胞,對運動觸覺出奇地好,那也是媽媽的遺傳吧。

三個小朋友都很乖很有禮貌,朋友們說:「他們的媽媽是誰?是伏明霞啊,一定教得很嚴謹。」梁錦松也曾笑稱,太太不是他想怎樣便怎樣的:「人家說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我太太是湖北女,你以為她很容易處理啊?我是天才少年;她卻是天才兒童……」伏明霞和郭晶晶都是數屆奧運跳水比賽得過不止一次冠軍的人物,奧運是國際賽事,她們見過世面不少。體委有一個朋友說:「伏明霞堅毅,郭晶晶好勝。」我們當然大大歡迎兩位國際跳水王后當香港媳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