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1日 星期六

劉培基的名人朋友

看完了劉培基的自傳,問他:「為什麼除了小時候之外,你的自傳裡面所寫的都是別人而不是你自己的故事?」他答道:「我自己有什麼故事?」那倒是的,他的生活就是工作,他的設計讓名人穿上了曝光率必然高,自然地他的朋友們都是名人。
最初回港的時候他已目標明確:「我希望穿我衣服的名女人有四個。」其中兩個是我和狄娜,另外兩個我忘了。狄娜與他無緣相交,所以沒穿過他的衣服。
後來華星的總經理,亦是我的極好朋友蘇孝良,請他替梅艷芳設計台服和形象。唱片和做演唱會當然不是劉培基的事,那是華星的事。
梅艷芳贏得新秀比賽第一屆冠軍時只是十七、八歲,雖然她性格也強,但在那個年紀,聽劉培基的話是比較容易的,所以他們兩個能夠合作直至梅艷芳逝世。其實他們不是沒有爭吵過,有一回梅艷芳用了設計師 Barney Cheng做台服設計,劉培基惱得對我說:「別在我面前提起這個女人!」後來在朋友的斡旋之下,兩人又回復合作了。阿梅是個有情有義的女子,亦贈送了他房產作為有意義的紀念品。劉培基一生最重要的女人是誰?應是梅艷芳這個後無來者的歌、影巨星了。劉培基自傳中所寫的都是名藝人,如張國榮、陳百強、白雪仙、楊紫瓊、尤敏等等。他對朋友很好,我想心理上他需要有愛惜他的名人做朋友,他才有安全感。對他不好的名人他就翻臉當便飯了,他不是個為錢低頭的人。


做他的朋友,要習慣他的敏感和隨時發脾氣。他的朋友之中,沒有誰是沒讓他罵過的,除了我之外。不過最近也中招了,他惱道:「我不喜歡你寫高文安!」高文安是我們幾十年的共同朋友,不曉得寫高文安竟然會讓他大罵一頓。高文安沒說過他什麼。總之這個人,罵你時別當真,說話刺你時也別傷感,他氣不倒我的,他反而氣倒自己。我只是聽了就算。朋友,應記念他對我好的時候。陳百強是我最要好的音樂朋友,以他平日的情緒不穩定,竟然在我情感上受到極大打擊和威脅時,早上六時起來陪我吃早餐,晚上表演完畢還整夜不睡,既唱歌又演戲和說故事的逗我開心到天亮。那是他性格高貴之處,他的經理人陳家瑛至今仍說:「 Danny仔是高貴的。」劉培基對他的評語也一樣。
張國榮亦是我很好的朋友,這個人一點壞心腸和半點機心都沒有,是很誠善真美的一個人。之後不會有第二個張國榮或者陳百強的了。怪不得劉培基說他自傳裡面都是逝去的人,對他自然深深傷感。
他獨個兒掙扎成名,所以他懂得爭取機會,把握機會,他要爭取的你休想從他手上拿走。然而要走的都走了,他哪能不百般欷歔。
走了的共同朋友真的讓我們的世界缺了一角,只望仍然活着的能互相珍惜。別人的哲學如何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以愛心誠實地對朋友好, by living the truth in love。


 

小心眼

讀到內地小斌斌的新聞,真有不忍卒睹的感覺,六歲的小孩,竟受此殘酷對待,背後真相是個不解之謎。幸好本港林醫生第一時間站出來,願意為小斌斌作出適當協助,哪管是一絲光明,也算為這孩子的未來帶來一點希望,未來的路對小斌斌來說是長是艱,大家都可以預計得到。
對於眼睛的保護,也真要從小到老,所以每天一杯明目汁,是自己的堅持,唯一變化的是選擇各國各處的薯仔去試試,有些較甜,有些味道較淡,不過只要是薯仔,已是明目汁的基本所需。除了薯仔,另一樣自是甘筍。香港的小孩,不少小一時期已得掛上眼鏡,反而外國小朋友,大多視力良好,曾經問過一位荷蘭人,從來不需要戴眼鏡之類,遠近也看得清楚,原來她的秘訣是每天一至兩杯甘筍汁,有時乾脆像兔子一樣,拿起甘筍便咬得津津有味。

看來,薯仔與甘筍,也真是最佳拍檔,又是眼睛護隊。

眼睛構造奇妙,可以抵強風卻容不下一粒小沙,被一條毛髮弄得不知所措,相信讀者早已領略過此等滋味,一條小眉毛小眼睫毛,總也叫大家取之而後快。

此外,眼也有慧眼、心眼。不少人都有觀人於微的快眼,也可以說是慧眼吧,不過,慧眼未必一定識英雄,看人也不一定要用慧眼,用心眼也不錯,用心感覺,用心察覺,起碼少了以貌取人的一重差錯。許多人說小孩子都有第三隻眼,那是他們的心眼,誰對他好,他的心自然感應得到。只是隨成長,花花世界,他們接觸得太多太雜亂,第三隻眼也逐漸退去。

眼睛可以傳情,甚至不少人說對方的眼睛會放電,說穿了,電由心生,許多事,由心開始,如果雙方有情,那種感覺也就油然而生,雙方的心眼也就互通消息似的,情人眼裏的世界當然最怕遇上的是小心眼,將自己弄得緊張兮兮,不如情交泛泛,省得說話時也得自我小心一番。

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失痣記

從小胸前便有一粒痣,背後也有一粒痣。胸口那粒很好看,亦沒怎麼變大。背後那一粒可不聽話了,愈來愈大,變成凸出來一粒葡萄乾似的。中國人說背後有痣是不好的,表示負擔重,像擔東西似的,愈大愈辛苦。
亦有貧嘴的人說:「那你要捱一世了。」不過我不算得捱一世,前面有胸痣平衡、上唇有痣賜食福,故此跟背後那粒大痣一直相安無事。

不過它的確太立體了,我想把它除掉,但是沒有一個醫生願意動手,他們看見是可能連血管的,並非切掉便沒事。那我乾脆不想它了,反正很少在洗浴時照鏡子,看不見便當它不存在。不過心裏沒有陰影是假的。

前天穿一件後面墮領的T恤,手指一摸,咦,怎麼摸不到那粒大痣的?但趕出門,也就不管了。回家脫下T恤,忍不住拿鏡子照背後。奇哉怪也,那粒葡萄乾似的大黑痣那兒一片平滑,痣竟然失蹤了。那是無法解釋的,我既沒做過激光,也沒做過切割,怎麼會沒有了那粒沒醫生敢動的大痣?

我惟有感恩,如果是醫生也不能做的,那就是天上的神做的了。怎麼那兒背肌一片平滑就如正常皮膚色彩?禁不住詫異了一陣子,很難相信痣沒有了,但它又的確沒有了。

以前看真是有點連血管的,現在看卻是血管是血管,白皮膚是白皮膚,兩者沒什麼相關,只能說是奇蹟。

我沒求過神佛讓我那粒背上大黑痣消失,但不知是什麼力量令它消失了。那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不由得我不信。

也許是宗教令我心境改變的結果吧。之前我在患難中,敵人卻歡喜,大家聚集。我所不認識的那些下流人,聚集攻擊我,他們不住的把我撕裂。如今我的骨頭都要說,誰能像你救護困苦人,脫離那比他強壯的,救護困苦的人,脫離兇惡的見證人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他們向我以惡報善,使我的靈魂孤苦。幸而如今我的靈魂已經不再孤苦。最大的,不可見的力量把我的辛苦背痣脫下,讓我安心,讓我儆醒,讓我存戰兢而快樂。

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

有活力比長壽好

有活力必然身體和精神健康都好的,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友誼活動,旅遊、滑雪打球的什麼都行,生活才有趣味。對工作有興趣、對家庭快樂地愛護、對社會有貢獻,那才值得活下去。
光是長壽而再沒有活力,對什麼都不感興趣,足不出戶地養老,那倒變成一件家具了,沒什麼意思。怎能老了便悶上幾十年才死?長壽本身並非正面的。長壽要家人對你好,不討厭你,你仍然有活的朋友,依舊可以有活動才是正面的。
足夠的睡眠很重要,從晚上十一時開始,你的內臟便輪流自我修復和鬆一口氣了,你醒時他們都忙支撐你醒時所有要他們做的事。你睡了,他們才有空替你消化食物、分解食物和排毒,他們也有空在自己的傷口塗黃藥水、貼膠布、按摩、自療等等。當然這些全是比喻,但你必須把每個內臟當作是一個人,那你便會了解他們的「生活方式」多一點。
還有我們身體的系統,也會在你睡覺的時候調整一下。很多人忘記了身體上最大的系統是皮膚,只因他在外面,眾人便把他當作包裝紙似的,掉以輕心。為什麼睡得特別好那天皮膚會紅潤光澤?因為他有時間調整自己。
我們的血液系統、免疫系統等等也一樣,長期熬夜對他們是有壞影響的。我一直在犯睡不定時和熬夜太多的錯,幸而底子好,沒什麼大影響。做廣告公司那十幾年,除了工作還忙玩,我又愛夜,所以每天只睡四小時左右。那倒沒什麼事,容光不曉得多煥發。很難解釋為什麼,只能說很幸運。
恢復正常起和睡眠時間只是這半年的事。發覺早上可以做的事情多了,白天見面的朋友也多了,以前所能見面的不免是一班夜鬼。要不是生活正常了,我便不會有機會做基督徒。沒有教會在半夜三更做禮拜,亦沒有晚上十二時的研經班吧?研經和上教堂讓我喜樂,我很害怕失掉這種喜樂,亦沒有那麼怕長壽了。至少,我可以把這種喜樂帶給別人,看人家由憂鬱變成快樂,那是多麼開心的事啊!

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祝讀者朋友們中秋節快樂!














刻骨疏鬆三高症

隨時間的增長,大家開始獲贈許多人生附屬品。從前向三高不斷追尋,高學歷、高薪厚職、高姿態地過自己的人生。有人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有些人營役半生,然後,人生三高成了身體附屬品,高血壓、高血糖、高脂肪,隨送的三高,令人生追入另一個忙碌狀態,再不是追尋,而是離棄,對如此這般的三高,許是敬而遠之。
除了三高之外,另一種人生附屬品喚作骨質疏鬆。同樣地,年輕或年老,喜歡追求的是刻骨銘心。刻骨的感覺如何,如果你沒有試過,別人的經歷對你來說是微不足道,但如果你真正經歷過刻骨情、銘心愛,那種既甜蜜復痛苦的感覺,試過的人自有感受。刻骨是否天長地久,可以說有,可以說沒有,如果有,那是兩情相悅的享受,如果說沒有,那是你一廂情願,你只見自顧自的享受,自愛自憐然後進入自我放棄的黑洞,是迷失,是無力自救,有如能量耗盡,甚至勁量金霸王也是徒然,就如許多人無可避免面對的——骨質疏鬆。
愛情流失,就如骨質流失一樣,要補也補不來,不要以為可以將愛情補回,其實流失以後,就如付諸流水,癡心錯付一樣。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將來,失去的由它失去,起碼最重要的是保住未來的身體。近年不少健康產品銷量成績驚人,就是每個人懂得為自己的身體作好準備的原因。
不再相信愛情,是許多人的通病,其實何妨治這病,愛別人之時也不忘愛自己,享受曾經刻骨銘心之樂,如果是真切誠心的愛,由它刻在骨內也無妨,有一日當你真正感覺原來是錯愛時,就讓它隨骨質疏鬆而去好了。其實每個人都要相信愛情、祝福愛情,更不要放棄愛情。
愛是情的能量,那是由心而發的力氣,一息尚存,只要心仍懂得跳動,感情自然不死。許多時候,愛情是一死一生,只要你肯將情感放開,友愛友情,何嘗不是人生歷練的另一調劑。

月亮代表我的心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彩雲追月


搬家的損失

搬家,不曉得損失了多少衣服手袋和鞋子。全讓倒在一個又一個搬運箱裏,壓得過分,不少衣服有珠子和亮片的勾在一起,拆不開來。吊珠子斷的斷,亮片掉的掉,那些衣服多半是一萬元一件的,就是那麼的每個搬運箱子便讓我每個損失幾萬元衣服,都變成破缺的了,無法再穿。
手袋除了顏色之外,最重要的是形狀。又是在搬運箱子裏全部壓歪了,回復不了原來形狀。幾千元的一個手袋,讓壓得變不成形又有一條條壓痕的物件,送人都沒有人要,全容了。
鞋子和靴子也是,一大堆的互壓,形狀和設計亦容了,真是欲哭無淚。那種種損失,何止幾十萬?搬家實在是有滅性的行為。
要是一一由我自己放進搬運箱中,絕對不會有任何物品損壞得不能再用,只怪自己沒時間親自去做,才有了不菲的損失。不過不再想了,什麼都已成事實,算了。
偶爾也有好發現,找出了一個真的鱷魚皮手袋,黑色的。這手袋有個故事,多年前我去巴黎,挑了個黑色的真鱷魚皮手袋給媽媽。再看,旁邊有個款式一樣的,不過鱷魚皮的一格格紋細小點,好看點,那是鱷魚皮較好的部分,免不了貴了些,但我寧願貴些也給媽媽一個好些的。
怎知回到香港,媽媽並不喜歡那個手袋,把它給回我。我一直忘了用,直至剛才在搬運箱中找出來。謝謝天它絲毫無損,我可以用啦。現今限制屠殺鱷魚,所以真鱷魚皮手袋貴了很多。如今買這個,至少十多二十萬,那至少有一樣東西能讓我自己安慰自己吧!
別以為我很愛花錢,我比以前節省了,可恨天生購物慾大,要阻止自己買東西,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逛街,看不見便不會買了。

從沒開始網上購物,恐怕自己又亂買一通。購物是很大的娛樂,不過在香港賺錢沒從前那麼容易了,香港在八十年代幾乎今天把錢花光明天又賺回來。回歸之後,沒什麼好景,難怪港人沒什麼回歸的興奮,而只有日落西山的惆悵。

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失又是得

遇上失戀人訴苦,採取聆聽態度之外,便是句,訴吧說吧,起碼不會自苦自艾的,多一個人知道他的苦,也不是壞事。
失戀當然難過,叫人家不要難過的人,是笨蛋一名,如果你不是站在他那邊,他也許對你失了信任,恍惚說,我失戀了,你不支持我。所以,我支持朋友,就得聽他感受。也不會特別去解說什麼,只是在適當的一點一滴中為他開解。
始終兩個人的問題,第三者未必真正了解,除非真是出現了第三者,那就真是說來話長,多說無謂。第三者的吸引力,只會令當局者迷,而且,不要以旁觀者心態去向對方解說,那只會愈說愈出禍來。除非那位第三者作奸犯科、走私販毒,那又另計,否則,當局者迷得糊糊塗塗,你愈想拉他出來,他偏往牛角尖走去,導致本來友好的關係愈拉愈大,一個東一個西時,距離就愈來愈遠,你的哭喊,他已聽不到,你的呼喚,也就隨風而逝。
失戀的一方,其實也不要太困惑,如果對方來了的是第三者,你知道他們不會有結果時,你也不用搥心搥肺,因為有一天,搶天呼地的可能是對方,誰可以擔保第三者可以天長地久的下去,隨時第三者身邊又出現另一個第三者時,那又會是另一齣好戲,到時候,你也真可以做個旁觀者,甚至加上冷眼一雙,實行來個冷眼旁觀,不是幸災樂禍,而是覺得世事往往如此,剃人頭者人剃其頭,何必自捧苦杯。
且,也可以令你對你深愛的那一位來個更深切的了解,就算一切不可以回頭,但可以明白一點是,經一事長一智,你在了解對方時,也可以對自己的感情多一分了解。甚至你可以來個解說,失戀其實也不錯,因為你相信,最後難過的可能是對方,你只是失去一個不珍惜你、不懂得愛你的人,而對方則隨時失得比你更慘,起碼,他失去的是一個深愛他的人。朋友,不要為不懂得愛你的人難過,且為自己另尋一個愛的世界。

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誰牽明天的手

聽到詩歌班唱出一首很美麗的詩。
我不知明天的路,
每一天只為主活。
我不借明天的太陽,
因明天或許陰暗。
我不要為明天憂慮,
因我信主的應許。
我今天與主同行,
因祂知前面如何。
每一步愈走愈光明,
像攀登黃金階梯,
每重擔愈挑愈輕省,

每朵雲披上銀衣,
在那裏陽光普照,
在那裏沒有眼淚;
在美麗的盡頭,
眾山嶺與天相連,
許多未來的事情,
現在不能識透,
但我知誰管明天,
也知道誰牽我手。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

或遭遇生活苦楚;
但那位養活麻雀者,
祂必然也看顧我,
祂是我旅途的良伴,
或經過水火之災,
但救主必與我同在,
祂寶血把我遮蓋。
有許多未來的事情,
我現在不能識透,
但我知誰管明天,

我也知道誰牽我手。
你不需要是基督徒也會欣賞這首詩歌。多麼清新,多麼有希望。每句細味一下,你會對明天安心一點。那位養活麻雀者,至少也會看顧你吧。
再強的人都需要有人牽手的。我的性格很強,但何嘗不希望有人牽我的手。縱使目前的問題、困難和憂慮沒有改變,但只要有一雙手牽我,心態便不同了,有人伴了。正如文革時結婚的一雙朋友說:「為什麼那時結婚?受鞭打,兩個人一塊兒受總好過獨個兒受吧。」
我們狂喜時會喊:「天啊!」困擾時也會叫:「天啊!」我們心理上是需要一雙手的。我告訴男朋友我很喜歡他牽我的手。他詫異地說:「牽你的手有什麼特別的?」有的,有人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