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2日 星期六

友情的可貴

作為主人, Robert Lam林偉的親切招呼讓我感到友情的可貴。他不是個說話很婉轉或者討好你的人,他會間接點直說:「 Jacqueline紀律很好,你啊,你是才女,任性了一點……」我連忙自辯:「我也很守時啊!」他沒作聲。哎,晚了十分鐘也算沒紀律。但對很準時的人來說,晚了十分鐘便是不準時了。 Jacqueline沒遲過他的時間。那我真的要學習準準準時了。
第三天晚上,他跟由貴子帶我們吃晚飯。他問:「想吃什麼?壽司?咖喱?中華料理?火鍋?」在日本,當然不吃中華料理和咖喱了,一定選日本火鍋。
沒選錯,那家火鍋店就在銀座,牛肉是從澳洲運來的。廚子在牛肉仍在冰凍時切片,那才能切得薄。我和 Jacqueline吃得津津有味, Robert說:「愛吃便再吃,總之要吃什麼儘管說。」那些牛肉真的很甘甜,不過吃了一客,再加上其他很好吃的配菜,也相當夠了。吃,從來都是最好的享受。
那店子生意很好,有客人走了便有客人進來,來個不停。 Robert是個早睡的人,所以我們六時多便吃晚飯。 Robert早上五時多便起床,問他起得那麼早幹什麼?他說:「看 email。」由貴子沒起得那麼早,但都是六、七點吧。他倆每天八點或八點半來找我們兩個吃早餐,已經等了我們很久了,不好意思讓他們遷就我們的時間。
Robert的第一任妻子是香港著名的探險家李樂詩,他說:「兩個人開始時一定是好的,不好也不會在一起了。我沒有探險的興趣。我喜歡有錢,奇怪地她卻喜歡窮。我也高興香港政府給了她很大的榮譽。」李樂詩也是朋友,你猜不到她跳 disco的姿態是很優美的。他倆從前都做過廣告公司,如今則是各不沾邊了。
翌日是我和 Jacqueline的自由行,不用說是去逛公司了。 Robert只喜歡銀座,他認為新宿是旺角。新宿最多香港人愛去,我和 Jacqueline在銀座多天,不免搭了丸內線地鐵去新宿逛吃了一天。我主要是想到東京最好的百貨公司高島屋,高島屋是貴價的,什麼都有得賣,不過地點恰好是新宿。
東京的華人遊客,如今內地人遠遠多於香港人,他們亦有很多去銀座的,錢多嘛。銀座有如香港的中環,什麼都貴。至於我們在東京買了什麼?一大堆啊。有一樣我買的是大家一定猜
不到的。是什麼?下期告訴你。(下期續)

矯近視和防老花

眼鏡不離臉的近視女友忽然不戴眼鏡了,原來她接受了激光矯視,她形容給我聽﹕
「一做完手術,馬上眼前清楚,那種開心難以形容。」

她繼續說﹕「從前旅行得帶多少東西?隱形眼鏡、清潔藥水、有度數的框框眼鏡、太陽眼鏡、平光的框框眼鏡,林林總總的一大包,如今不用了!」

我也是近視同志,十七歲開始近視,七十五度,不戴眼鏡也可以,上了大學之後,近視深了一些,但仍是不愛戴眼鏡,上課坐在第一排還可以,坐在後面便不行了,終於,年復一年,變了大近視,深明女友所說的煩惱。

我老早叫她做的了,她就是不敢,怕變盲了。有些人真是憂慮過多的,那麼多人做了,有哪個盲了啊?她又說先試做一隻眼睛,哪兒有人那麼做的?考慮了很多年,她才終於做了。

那其實是個很小的手術,醫生把眼珠子圓周的眼角膜打磨成凹透鏡形狀,代替了眼鏡,連散光都一併矯正了,過程不過十五分鐘,完全不痛。

之前當然要驗眼,驗眼的時間至少一小時吧,跟配眼鏡沒什麼分別,不過詳細很多。

遠視一樣可以矯正,那便是把眼角膜打磨成凸透鏡形狀。現在連散光都可以用激光矯視法改善,至於老花,則不曉得可不可以消除。我個人沒有老花,很細小的字都看得見。

我已經做完很多年了,早上張大眼睛不用馬上找眼鏡真開心。其實我已等了好多年,以前種種非激光方法我不大有信心,現在這種最新的方法挺安全,度數控制亦如所料般好。之所以等了那麼久才寫,因為我忘記自己曾經是大近視的了。不過我始終不是醫生,有興趣的近視同志可找醫生和做過的朋友詢問,反正講解是免費的。

如今另一嚴重問題是愈來愈多人提早老花了。有一回跟兒子去吃西餐,他竟然看不見餐牌上的細字,需要我說給他聽。跟他同一代自小便看電腦長大的,三十幾歲便老花的人很多,電腦熒幕太亮了,至少應去電腦店買一張隔光紙,以免眼睛過分受強光侵害。智能電話也一樣,不用調到最亮。

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

身體和朋友

昨天黃昏七時便睏了,躺在上不覺睡了。醒來是晚上十時,反正肚子不餓,那末不妨睡完又睡,直睡到今晨七時多,幾乎十二個小時了。
我的身體稍有得勝感,讓我今次下午五點鐘還不睏。不過現在黃昏六時了,她又睏了,再度跟我鬧脾氣。不能睡呢,七時半朋友公司三十周年大宴,怎能失約。還得穿上晚禮服的。有點刺激性,我是喜歡穿晚禮服的,漂亮嘛。

很久沒穿舞會衣服了,常穿的好處是令你留心身形,不會胖了一個碼而不自知。舞會去得最頻密那些年,是身形最好的那些年,每周至少去一個舞會,甚至兩個,必須保持腰細腹平,不然穿什麼都不好看。

有個女友很貧嘴﹕「我都沒見過你的腰很細。」我說﹕「你認識我不夠長久而已。」其實她見過的,在我的腰真正很細時她不能這麼說,在我的腰粗了兩吋之後她便這麼說了。不過我不會因為這樣而惱她,不跟她做朋友,她有不少其他優點的。

懶得惱人,惱人的時候自己很難受的,所以,她難受比我難受好。要挑剔我的人我絕對無所謂,因為在心裏惱的是她們,不是我。我,隨便,誰要說我什麼便說什麼,那有人不多口的,不用過份當真。

友誼是緣份,難得交上一個好朋友,即使她或他多口在我背後說了些不好的話,亦是收不住口而已,並非蓄意謀殺那麼嚴重。對朋友,宜寬容,要是什麼都受不了,怎能做一生一世朋友?須知朋友越熟悉你便越知道你的毛病有多少,明白了這點便不會認真怪人家。自己都會一時走了口說了句﹕「他這人真麻煩!」其實那沒什麼意思的,亦沒什麼惡意的,正如一些母親談起女兒說﹕「我那個衰女……」她不愛女兒嗎?當然愛的,但是女兒是乖得讓她十分滿意嗎?固然不是了,所以她才會那麼說。

看看腕表,六時五十五分了,交了稿之後得化妝換晚服了,去完那一個宴會還有另一個朋友的生日會。身體,你乖乖的,別鬧睏才好,你是我的朋友,不是敵人。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中華民國國慶日

身體跟精神作對

很累,身體上的累,不是精神上的累。睡八小時不足夠,早上出了門,下午三四點鐘回到家裏,已經什麼也不想做。書不想看,買了的新衣服連掛起來也懶,電視不看,碟也不看,只是想躺在上。
並非睡覺,而是腦袋一片空白,總之就是很累。又不是有過什麼體力勞動,亦不是生病,為什麼那麼累我不了解。

從前日夜顛倒反而精力十足,這大半年來把起睡覺的時間弄正常了,反而失去了精力。是啊,若不是要出外,在家裏下午四時後我便殘廢了。是否身體不習慣早上八時起來,所以到了下午三四時她便喊收工了?

日夜顛倒了大半輩子,一旦恢復正常,身體卻仍在鬧別扭﹕「我不是這麼早起的,我睡不夠,我累、我累,我不肯做任何事情了。」

怎麼跟自己的身體訓話?精神上,早起我是快樂的,我的身體卻不快樂,老跟我鬥氣。她啊,連一份報紙也拒絕看完,不拒絕的只是吃東西,但是我現在早睡了,她沒能夜宵,那便不高興了。

改變生活習慣原來那麼不容易,原來會是精神上和心靈上都適應得了,體力上卻適應不了。她仍然喜歡半夜三更活動,不喜歡早上運作。她唯一在上午願意做的,便是吃很多早餐和午餐。中午十二時正她便餓了,要吃午餐了,因為她打算下午罷工。

晚飯她可以沒心機吃的,每每隨便吃一點,甚至不吃。老是跟我作對,早上吃個不停,下午便飯氣攻心,什麼都表示自己太累不願意做。

嘿,連我想美容她也反抗。我想敷臉膜滋潤皮膚,她卻不讓我的手動,不讓我去找任何臉膜,光讓我躺在上。她認為自己臉色很好。當然好啦,身體的工作只是朝八午四,剛好八小時,八個小時之後休想她依然工作。

本來沒料到身體的積習是那麼難改變的,精神狀態改變得到又如何?肌肉骨頭眼睛耳朵就是改變不了。所以,什麼也不要上癮,看看我上了夜癮那麼多年,身體的改變是多麼的困難。光是作息已經那麼難改了,別的癮更加不能上,因為光是精神上戒癮容易,身體上戒癮原來更難,怪不得吸毒者無論在精神上多麼願意戒毒,身體卻繼續跟他作對。千萬不要吸第一次毒,沒有「試」一次那回事,一下也別碰!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0月9日 星期三

馮寶寶與您細訴心曲(part 3)


超脫與感情

所羅門王是大王的兒子,傳說中最聰明智慧的人。可是在他年輕的時候,他並不能超脫情慾和自大,他有七百個妃子,還有嬪三百。那些妃嬪各有信仰偶像,她們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的神。料想聰明如他,也不免連做人做事也亂了起來。
他是國王,他有最高的地位、頂厚的財力,但是所有關於君王的條例都被他破壞無遺。他得了所有,卻不能滿足,他從經驗中只能得出一個結論,「……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那是他在《傳道書》中所寫的。那是一個智慧人的牢騷,也是一個智慧人最終的超脫。

看化是不好的,看化不過是接受世俗間的物質和際遇而已,其實心仍是在俗世中的,還有很多的不情願。

不情願做的事、不情願接受的現實,一句算了吧是不能令人脫離塵俗枷鎖的。看化等於放棄,跟看不化的人相異之處只有一點點,少一點憤懣和悲哀而已。

想活得好,不能只靠看化,都未能超脫於俗務俗情之中,始終仍是讓際遇欺負的。讓際遇欺負並不等於沒有錯、沒有罪,那怎能超脫?

超脫的物質觀、超脫的際遇觀、超脫的感情觀才能不受紅塵影響,那便沒有受欺負感,到底你已大於塵世。

說是小於塵世也一樣,塵世本就很小,很狹窄,很約束,大於它小於它都差不多。所羅門王說:「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超脫,是喜歡幹什麼便幹什麼?當然,社會、風俗、習慣、家庭都對我們有所限囿,但以限囿為界線,而不敢隨自己的性情去舞動生命是自限,視限囿裏面的一大片空間為無限,那才沒有了邊界,說不定舞動了出去自己的新我也不自覺,那變成了前人未有的超越。這個所羅門王也許同意。雖然這麼幹法未免會犯了好些錯的。

感情也是一樣,現今的社會結構不能讓人盡情,那顯然是不健康的、違反人性的。要是現今的結構健康,那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有滿溢的感情而不能付予?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枯井心靈得不到感情?為什麼要相愛而不能相愛,想愛又不能愛?那全是別人的眼睛、自己心魔。

其實太感覺得到別人的眼睛的人都是心魔太重的人,超脫的感情從來不是得到對方與否,而是在於真;自己是否願意向對方認錯,錯了便改,那就是真正超脫的感情了。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0月8日 星期二

馮寶寶與您細訴心曲(part 2)


不要做小三

世上始終有小三這回事。不過家庭始終是個容不了第三者的單位,做第三者的,得有三種心理準備﹕
跟他短期浪漫,他只能跟你做短期戀人;

他始終會回到妻兒身邊;

你永遠滿足於當他的秘密情人。

這兒不是談感性問題,而是談理性問題。

沒見過巧克力糖的小童,便不會覺得缺乏了巧克力糖,沒嚐過美味的零食,怎會知道它的存在?不知道它的存在,便不感匱乏。

男人有如小童,本來沒想過對妻子不忠,可是一旦遇上了知音解語投懷送抱的女子,才曉得這新鮮的滋味原來這麼好,吃得樂不可支。

但偷吃的男人有如貪心的小童,妻子也要,情人也要,不會一下子把妻子拋棄的,妻子是主食,情人是零食,他深知不吃米飯會餓死,不吃零食包管不會餓死。

別為那些男人擔心,也不必為他們的妻子擔心,要擔心的反而是小三。

戀上有家之男的女子,只能在他偷出的時間見他,男人當然沒有拖情人大搖大擺那麼笨,情人最好都是埋在地下的花兒。

要是他的妻子忍受得他有地下情人,不提出離婚,那末他是永不會離婚的。

已婚男士為自己迷,每每誤導了第三者,以為自己魅力沒法擋,引得有妻兒的人偷吃禁果。

結果多半是他返回家庭,她芳華虛度,苦海無邊,失敗的小三其實遠遠比成功的多。最吃虧的是最終得不到那個男人,亦得不到任何財產,有如做了免費妓女。

立定心腸要拿男人錢的職業小三是有的,她們並不真的跟他談情說愛,而是看中了他的身家,認識他,取悅他,從而在他手中得到金錢。城內不少美貌職業小三,身家億億。她們多半低調,正合男人要守藏秘密的首要條件。

最無辜的小三是浪漫派,為了愛上一個已婚的男人便什麼也不顧,也許還要在經濟上向他補貼。這種小三千萬不要當,想浪漫,總會碰上個單身男子的,人家的丈夫,不碰為上策

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You've got a friend


友誼不簡單

如果說子女可以分三種。一是孝順慷慨;二是態度中立,適當時間適當孝順;三是一輩子問父母要錢,卻又最懂得討父母歡心的話,那朋友相交也可以分成許多種類。
第一類朋友,只會對自己欣賞的人好,死心塌地式,忠心耿耿式,總之,在他心目中,一日為友,終生為友。友好,他喜之,友愛,欣然接受之,友偶有脾氣,也忍之。對於這類朋友,屬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愛友一類。

第二類朋友,廣受歡迎,對任何人也好,漁翁撒網式,這類朋友人緣好,有他在的場合,喜氣洋洋。能否成為你的知心朋友,實是未知之數,因為他們是重量不重質。如何真正交心,唯有他自己心知。而且,他對人好,自然希望得到其他人對他好,對於友情,他不願賠本,更希望生息。

第三類朋友,你對他好,他對你好,你找他,他記起你,你不找他,他忘記你,但又不用擔心,原來他是外冷內熱,原來他心中其實有你。只要你有問題,他自然會現身幫你一把,然後他又逍遙快樂生活去。這類朋友,屬於神龍見首不見尾,不需要太多,但一生中有一兩個已是不錯。

總之,要將朋友分類,可以分成許多,十足政府架構一樣,層層疊般砌上來,但如層層疊遊戲一樣,不少朋友間是不堪一推的,本來好好的,卻會因丁點事兒不歡而散,就如玩層層疊一樣,一木錯,木條灑滿一地。不過,友情也應如遊戲一樣,錯了,可以重新再疊起,但其中需要的是要珍惜,多加包容對方,那就是人生一場快樂遊戲。

至於朋友間,有人對你好,是因為想你對他好。有人對你好,是因為你對他好。有人對你好,是因為知道你對他好。有人對你好,是想對你好。

不用太複雜,友情是要了解,有人對你好,那就好好珍惜,不要在失去後才埋怨,選擇你的愛友,愛你所選擇的朋友。誰沒有缺點,問問自己,你就會明白,如果堅持肯定,誰也不能搶走你心目中的愛友。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0月6日 星期日

人家的小孩

黃昏走過熟悉的報紙檔,看見個背書包的男童跟報紙佬說﹕「這期不買了。」報紙佬問他為什麼。小男童說﹕「我有二十元,但我想買東西吃,那便沒錢買書了。」
報紙佬說﹕「那就別吃零食好了。」小男童惆悵地磨在報攤不願意走。我跟他說﹕「我買給你吧。」小男童一時反應不過來,不敢肯定我所說是真的。

「你要哪本書?多少錢?」我問。他拿起一本《老夫子》﹕「二十塊錢。」我跟報紙佬說﹕「給他吧。」

跟是我自己跑進百佳買零食。忽地聽見小男童的聲音﹕「多謝。我沒有話跟你說了,我走啦。」

他人小腿短,我買完了零食出來他還在路上走。見到我,他說﹕「我在這邊馬路上學,在對面馬路補習。」我說﹕「怎麼既上學又補習那麼忙?你乖乖地讀書啊。」

他選擇不回應,只是說﹕「原來你叫做林燕妮。」我笑問﹕「你呢?」我們終於交換了姓名,雖然他不知道林燕妮是什麼東西。

孩子都是可愛的。如果你不是他的父母的話。至少不用嘔心瀝血。

我那一個,小時有趣得不得了,萬千寵愛在一身。大了,我覺得我在演《龍城殲霸戰》,跟兒子面對面持槍決一死戰。這就是做父母的滋味。

孩子小時的童真,常常把大人感染到得突然心軟,想像個小孩子般童言無忌。如果我們天天都與聽話的小孩子相處,我深信人都會變得純真起來。可惜小孩會長大,長大了便日日沾上塵埃,難復幼時了。

人家的小孩永遠沒問題的,我不是他的媽媽,他不會向我扭鬧或者要求什麼。他不是我的兒子,他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不關我事,頂多不喜歡的便不理會他那顯示了親人發脾氣的對象就是自己的親人,親人不會跟自己絕交,亦天天住在一起,是發脾氣的最近最方便的對象。如果大家深思一下這問題,便不會隨便向親人發脾氣,鬧得家宅不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