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6日 星期六

花樹之徑才是家


有些出自著名富翁家庭的朋友,二十幾三十歲時都沒什麼現款可以用的。信用卡會有,限額多少我不知道,但沒見過他們刷卡刷幾十萬。難怪,家長恐怕他們現金多了便會讓人借、讓人騙。卡刷了什麼刷了多少,家長全部可以查閱賬單,他們能作什麼怪?
來往過的闊綽朋友,男的也好女的也好,沒一個是著名富翁的子女,有些富翁子女還相當吝嗇。反而,錢是自己賺來的朋友先會十分闊綽,他們不用向家裡交代,不用向任何人交代,花得起便眼都不眨一下,因為他們知道錢花了自己也能賺回來。
女子別羨慕嫁入豪門住巨宅,巨宅裡面一家幾代人住,還有丈夫的兄弟姊妹,你和丈夫可能只分得一間房,其他的全是「公共空間」。正因我見過住在大客廳整萬呎的朋友,結了婚後兩口子也是窩在一間房,房間內還放了冰箱、微波爐和電視機,比住一層樓還不如。

巨宅裡面當然有大廚房,大冰箱,可是各房人口都各自有食物飲品要放進去,你又把你的放進去,互相拿錯了怎麼講?一定不知。加上有小孩子,小孩子難免亂拿東西,那便更亂,你買了的東西可能無端不見了,問誰去?何況大廚房那麼遠,你也懶得走去叮熱什麼,乾脆放一個微波爐在房間裡算了。
看電視更加沒有時間和節目都相同,那又不如在自己的房間放個電視機。在外邊看來,你是在住豪門巨宅,在裡面,你其實只住一個房間。不錯花園兩萬呎很大很美,但你會走去嗎?
嫁入豪門也要自己在外面買個大單位住才好。有空便探望老人家也算盡孝了,跟各房和平聯絡便算愉快了。
豈不見爭產官司都是大富老人家死後發生的?幾百億遺產三十年內不可以分,那末每個人每年只得一、兩千萬,或者三千萬元,想買層地點一流又夠大的樓都要過億了,怎夠錢買?不知是否還要供樓。
丈夫賺錢又多又慷慨的比嫁入豪門好,男人除了愛誇妻子之外,必須要慷慨。並非說亂花,但至少不能一毛不拔。假如丈夫有一百萬,給你五十萬已是很公平的了,給你七十萬是很慷慨的了,全部給了你更是完全信任你了。

我生長在一個幸福家庭,父母對婚姻十分尊重,從來不在子女面前吵嘴。我相信爸爸和媽媽根本沒吵過嘴,爸爸媽媽每天都很花時間跟我們四兄弟姊妹在一起,即使晚上有應酬,他們都不會很快便出外,怎麼說都等到黃昏之後。我們放學回家,一定見得着媽媽的,她出外也會在我們放學之前回到家裡。而我們,又能在家裡等到爸爸下班回家擁抱我們,跟我們玩遊戲,如「大富翁」。
我還記得晚上爸爸摟着打扮得很美麗的媽媽纖腰出外的情景,感覺他倆真的是天生一對。那種感覺很能給孩子安全感的。
固然爸媽有不同意見的時候,但也只是拗一下而已,不會說出傷害對方的話。他們盡力親近兒女,愛兒女,帶我們出外見世面,旅遊是必然的。
父母並不讓我們亂花錢,我的零用是很有限的,不算多也不算少,那是由媽媽決定的。如果想買什麼比較貴的東西,便跟媽媽說,她同意便給我們買,不同意便不給我們買。我家是嚴母慈父,角色分配得很好。
正因家裡的和諧,我們四兄弟姊妹的感情便很好,那是何其幸福的呢,別認為我一出世便住在渣甸山獨立花園洋房。爸爸創業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起初我們也只是過小康之家的生活,只是一年比一年好,漸漸過上相當富裕的生活而已。是的;富裕了很久,但至少我經歷過小康階段,我明白幸福的家庭並不需要很多錢。我和家人一直在走花樹之徑,那讓我們四兄弟姊妹踏進社會做事都很有安全感,那是好家庭的功勞。

裸照沒可能是本人

有人在facebook登自己的裸照,那沒可能真是他本人的,一旦登上了facebook便全球都公開了,別人可以轉發的,怎會有人那麼笨?
從此推想,發裸照那個人的姓名、樣子照片和年齡都一定是假的。看見過一個「樣子」頗好看的「青年」外國人登的裸照,真的很惡心。裸有六塊腹肌的上身,一手半拉開褲子,問道﹕「想不想看?」跟便是陽具大特寫的照片。那些照片當然是沒有頭部的,因為不是他嘛。真的無聊。幸好我們念遺傳學系的人不免要修動物學,人類屬於直立哺乳動物,人的身體我們什麼地方沒有見過。那些照片真討厭。

並非種族歧視,不過我對facebook的西方男性是撇開的。開始時還中、英文並寫,如今我乾脆不寫英文。那些外國男人不外是想找女人便宜而已。

自稱認識世上各國很多政要那「荷蘭人」,仍在糾纏不清。既想跟女性吃晚飯,又說﹕「我不當一起吃晚飯是什麼的一回事,你別想得太多。」那又是討厭之極。我不知道別人反應如何,我在美國念書,見過的西方男孩子不夠多嗎?一同吃過晚飯的西方男孩子不夠多嗎?做廣告時見過的外國客戶不夠多嗎?CEO不夠多嗎?他當自己是什麼一回事了?何他已是中年,仍然老談吃晚飯,一定是沒女人喜歡他所以要上facebook找人吃晚飯。此人之長氣不可收拾,以後不再看他說什麼了。在facebook也那麼長氣,真人還了得?他不斷message我,睬他才怪。

Facebook有很多青春女子的照片都比港姐還漂亮的,九成非本人吧。要是本人,怎麼每年港姐都那麼少本地美女去參選?那些登上穿著露胸三點式泳衣的,我想其實都是男人扮女人上facebook。真正的男人別信「她們」,不然便不曉得會讓那些「性感的女子」怎麼引誘,以至做出傻事,讓人敲詐錢財或者種種不利的事了,不能不預防facebook之中有些是別有居心的人的。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每天愛他多一些


唯一不沉悶的男女關係,想來想去,只有是:

每天愛他多一些。

舉凡是每天加強的感覺,便是痛快溫馨兼而有之的感覺;沒有停頓,沒有這輩子到此為止,老夫老妻慣性相對的沉悶。

到此為止,雖然大家忠心耿耿,家庭美滿,也只可以說得是幸福但卻沉悶。

幸福也會是沉悶的,君知否?

誠然,你都需要有他每天愛我多一些的感覺。

那便真是海角樓頭神仙侶了。

你每天愛他多一些,

他每天愛你多一些,

太好了,同甘共苦也何妨?

朋友之間也如是。

你每天喜歡對方多一些,

對方每天喜歡你多一些,

那真是夢寐以求的友誼。

別笑我在勢利的俗世裡作白日夢。

夢想不一定一百個有一百個成真,但我的體驗是:有夢想,即是有這個心,既然有這個心,意便成志,夢想,一百個之中總有幾個會成真的。

完全沒這種夢想,便等於完全沒這個心,那當然甚麼都不會成真。

我明白誰都讓人背叛過,但我們得先有心理準備,那是紅塵裡免不了的事。

免不了的便免不了,一笑置之算了。不值得的人,記他甚麼仇怨。我們活著,找尋的是生命中的快樂,不找尋便沒有,夢想也要努力的,別以為作夢不吃力。

遇上個值得愛的人,好好地珍惜他。

遇上個兩心相知的朋友,好好地珍惜那段友誼。

每天愛大家多一些,喜歡大家多一些。

林燕妮《愛情是不可以後悔的》2001

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證件照片

拍證件照片老是沒一張好的,從中學畢業照片到現在拿旅行簽證照片都是完全不好看的。記得中學畢業時拍那照片,本是很好的,可能拍時太開心,笑得嘴歪了一邊,唯有再拍。再拍,不敢笑,但又嚴肅得很死板。竟然有別校男生珍藏至今,他認為很好看。他反而說﹕「你猜我怎麼得到的?偷來的?」我想來想去都猜不,我們女校的學生照片怎會到男校去了?那麼不動人的照片,死掉都丟不了,人家手上有。
最近拍的證件照,自己至少可以挑剔出三大缺來,我長劉海的,原來簽證照片要看得見雙眉,得把劉海撥開。劉海一撥開,髮型便不對勁了。幸好我有眼眉,沒眼眉的人豈非很尷尬?再看,左眼比右眼大。怎麼左眼忽然會大了的?又或者,右眼怎麼忽然會小了的?不是大小一樣的嗎?

至於臉形,有如胖了十磅。用一雙拇指把臉頰下面左右按住,那才是瓜子臉。是否真的胖了十磅,十磅都在臉上?

算了,回鄉證更恐怖。又是管拍照那女士撥起我的劉海,照片醜得我自己不看,只在過關時讓出入境人士看。每次回內地,中國入口處人員看完我那回鄉證,老是懷疑地瞪眼瞧我,似乎回鄉證中那個頭髮怪異的阿嬸不是我。問起來,我還得很認真地說﹕「那的確是我,我是那樣子的。」

大學全身畢業照拍了,很悠然地笑。其實我遲起了,沒趕上全校畢業禮,睡醒時看見同學們回來,才跑到房子外面,穿上學士袍戴上帽子,拿張捲起來的A4白紙當作畢業證書,拍照向父母交差。學校的畢業生本子裏並沒有我的照片,我沒有去拍例牌那種大頭照,大學也不逼你的。當然不怕人家不相信我在柏克萊加大畢業,因為誰向大學查也查得出來的。我的畢業證書仍在。

港大的畢業證書卻不曉得弄到哪兒去了,不過別人查一定查得出我是在港大畢業。

至於結婚證書,兒子說﹕「媽媽你不如交給我保管吧。」他不會丟東西的,所以交了給他。我啊,我最怕證書和證件照片,怎麼都不像人的?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

Facebook要小心

電話天天發個叫我開facebook的信息,每次都把它取消。直至月前,才在facebook用我的英文名字Eunice Lam開了。讀者和相失甚久的舊朋友可以在那兒找到我。
不過,Eunice Lam不止一個,那便得認照片了。我不用漫畫、水果,或者其他人的照片代表我的,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又不是要騙人或者隱瞞什麼。

上facebook的人要小心,因為不少人是用假名和假照片,甚至是假性別的。前些時便有一部荷李活電影,拍過一個內向的中學男生被其他兩個男同學在網上作弄,兩人化作一個可以作為他姨姨的女人,放上假照片,跟那單純孤獨的男生友結果誘得他拍了自己的裸照放上了facebook。那馬上傳得全校都知道了,男生羞愧上吊自殺。

這種事情一直在發生的。我一開了facebook,便有自稱二十二歲的英國青年說要跟我做好朋友。他放上自己的上身裸照和私處勃起照,叫我拍張裸照給他看。那簡直是作死,讓我罵了他一通。他自然不再騷擾我,可是卻不曉得會這樣騷擾多少人。千萬不要信他。他可能並非二十二歲,並非男人,那些照片亦不是他。不要理會那類人。

另有一個自稱荷蘭人的人是斯文的,但不斷問我是幹什麼的,今晚吃什麼,可不可以跟他做好友,還說要通電話。我不理他,他卻惱而自囂了,說世界上的政界名人他都認識,他自己也是名人。這個應該不是假的,而是真的黐線的,不宜理睬。

亦有一個第一句便說﹕「What do you do tonight?」也是萬萬不要回覆的。

其他正常的facebook人都很友善和禮貌,我會看他們說什麼和放什麼圖片出來。我則每天一幀照片幾句話,向大家打個招呼。間中有久已失散的朋友真的找到我了也挺高興的。意識不良的,自是不應理睬,理睬了只會惹禍上身。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老爆伴郎團

拉斯維加斯,一個叫人想到銀紙滾滾、五光十色的地方。許多電影故事,都由這個充滿迷幻與夢想的場景衍生出來。
同樣,由四大巨星,米高德格拉斯、羅拔尼路、摩根費曼、奇雲格連所組成的「老爆伴郎團」,竟爆發出難以抵擋的火花。

故事以米高飾演的比利要結婚開始,三個童年摯友縱然各處一方,五十八年後借比利的人生大事再聚於拉斯維加斯,四個老頑童走在一起,將賭城玩轉之餘,更帶出友情與友義的一面。

有別於其他激爆伴郎團的故事,四頑童由小孩子開始,直至各人有各人的家庭之後,友情憑一線,一呼四和,雖然其中有米高與羅拔之間的互不瞅睬,但說到底,友情的根基,豈會被生命中的錯摸摧。

《老爆伴郎團》不但友情滿溢,還伴親情與愛情這兩種調味劑,放在觀眾眼前,完完全全是色香味全。

喜歡編導演三者的融匯,四位天王巨星各展魅力,不少笑點令觀眾開懷大笑,笑中有情,出人意表。

說友情,也是一針見血,朋友可以為對方「離家出走」——那是摩根費曼欺騙家人,把去賭城說成去靈修,結果最幸運的是他,贏了十萬美元,令四老頑童在拉斯維加斯瘋狂了數個晚上。

說友情,也是為對方想,有錯也真要直接指出來,正如羅拔對米高的未婚妻來個表白,結果令對方知難而退,相信米高對羅拔的幫忙,是銘記於心。

不過,影片要大家明白的是,愛情也重要,愛情不可以退讓,這只會造成三失局面,愛情不可以轉讓,那會令三方抱憾一生。愛情需要感覺,需要爭取,更不要你推我讓,到頭來只會三失。

生命的長短,沒有人可以控制,但生存的快樂與意義,大家可以去爭取去製造。五十八年,也許太長,那就五十八個月,相約於拉斯維加斯,玩個痛快。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3年11月11日 星期一

Look For A Star


不悔的遺憾


我曾經悄悄地來看過你。

你知道嗎?

你不用知道,你太累了。

看著你熟睡的樣子,仍然是那個躺在我懷裡的你。

輕撫你的秀髮,雖然是短短鬈鬈的,令我想到那嬰兒時期的你。

如今,我紊亂的心,還不是被你的髮絲所牽動著。

不少時,忍不住偷偷的來探望你,只是,每次都要待你熟睡!

為甚麼要待你熟睡後才看你?

我怕,我怕再次看到那一雙醉人的美目,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更怕要面對不能控制自己的你。

這麼多年來,你對我的思念,不曾減;而我對你的縈念,是與日俱增。

那一年,誰將我的手輕輕一握,一捏一握間,我們都知道,我們是曾經如此地錯過了對方。

為甚麼將你交到他手中?

我不想答,因為我的胸口隱隱作痛。

答案,不是早已在你心裡?

一見成痴,彷彿你便是我前生的青春夢裡人。然而在今生,你永遠是我心內一個不悔的遺憾。

我們相聚的時間太短,可以令我們回味的日子綿長,不止一世,而是三生。

今夜,親親你的臉兒,怎麼,是誰的一滴淚?

林燕妮《林燕妮情人知己》1997

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小學同學的信

很感謝舊同學們還記得我,我當然是記得每一個的,大家的關係始終是同學,不是誰發達了或者誰是社會名人,那些我不放在心上的。
經過《明報》收到小學同學張凌川的來信,我們是小學及中學同學,她現今居住溫哥華。不曉得多少年沒見面了,碰面可能要細看一下,但是字及名字總是認得出來的。

凌川是班長級人物,跟我這頑皮任性的同學是兩回事。我老不明白為什麼班長可以那麼乖的。

她最近的來信完全顯出了她對我的驚訝﹕

燕妮,

我既無facebook又不懂微博,只能用舊方式跟你通信。

八月中我曾出外,有一段時間沒有閱讀《明報》的加西版。

回到溫市,讀到你在《明報》專欄寫的「講耶穌」,心感驚奇。你所寫的是基督教的基要信仰內容,心中不期然去疑問﹕難道燕妮信了耶穌?及後讀到你在「從顛倒到正常」寫﹕要是不早起,我便不會成為基督徒。我的心跳了起來,充滿喜樂,非常非常開心和感恩,知道神的恩典臨到你身上;聖靈感動和開放了你的信心﹕燕妮果真信耶穌,成為基督徒!

我常感恩,自己自小就在錫光小學得聽聖經耶穌的事,及後接受耶穌為我的救主。我一生最大的祝福/福氣,就是有主和神的陪伴和愛讓我能有力量渡過人生的每一階段。雖有痛苦流淚,神所賜的喜樂、平安和感恩,常在我心。最近你又寫﹕我的餘生,為神服務,作神的僕人。我深信﹕神必大大使用你。

凌川

我們都在錫光小學和香港真光中學兩間基督教學校念書,那時聖經全不入腦。在大學以及踏出社會後,我一直是一頭不的野馬,經歷讓同學們啼笑皆非。林燕妮做基督徒是匪夷所思的事。其實我也不是做了很久,亦沒有受到特別事情感動,只是在今年四月之後吧,便自然而然的真正投入上帝的話語中,生活正觀了。那是上帝認為應在這時候選擇帶領我了,就是那麼簡單。卑微的我,做了主的僕人。一輩子都不會肯做僕人的我,如今做了。我自己也覺得奇妙。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