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8日 星期六

共同渡過

垂下眼睛熄了燈,疑問究竟為何生?
耳邊傳來歌聲,熟悉的音韻……
友說,這是 Leslie的「共同渡過」。
Leslie,美麗如水仙花的天使,也許你在天上活得快樂,忙於處理你另一段人生。
也許不該再叫人生,做人,始終是件叫人百思不解的疑問。人有太多問題要面對。天、地、人是三樣互圍的組織。


由於有天,有地,有山,有水。人在宇宙之中,連一粒米也不如。可是,人要應付的,還是身邊的人。因為身邊的人與人,會衍生出許多事。到最後,能夠解脫這些煩人事的,還不是靠人。
陰晴不定,也是個循環,烏雲密霾的氣氛,有詭異的變數,你不會知道烏雲背後的陽光去了哪兒,但是,人的自我解脫想法是,陽光必然在烏雲背後。
你相信嗎?我當然相信。
造物者永遠讓你失望於前,卻又給你希望於後,能否得到你所望,人,是少一分意志力也不可。
相信不少人都有一死了之的衝動,不過,能夠在衝動與平和之間取得中間點,也真要靠人的智慧。
智慧是許多日積月累。如果日積月累所組成,我應該是充滿智慧。許多人說我這一生,已是不少人需要經過三生的經歷,我倒承認,因為在我生命中走過的人物,精彩耀目的佔了大多數。
日積月累下,他們留下一點點光,在我心中積累而成的,是一份壓迫不了的光芒,我願意將這份光芒奉獻出來,透過我的文字,相信不少讀者都感受到那份暖和,這是我執筆的主要原因。
宇宙千奇,當你發出一份光時,你會發覺有不少微光反射到自己身上,也許這可以說是你的付出,可以換來收入。

也不用計較是否平衡,因為我只想為愛發光。
雖然說,那過程並不好受。別人如何看待我,我絕對可以感受到,別人給我一分光,我會還他兩分暖。
當然也有向我潑冷水,倒冰水的人,換在從前,我不會後退,更不會退縮,但在今天,我處理的方法是,還之以暖水。用自己的光去溶化別人的冷,然後發覺,這方法也真奏效,無謂的傷害,不但救不了人,也救不了自己,人生背負太多的恨,就如陽光被烏雲所蓋一樣,不單自己不舒服,其他人也不好受。
還記得風和太陽的故事嗎?
風與太陽看見一個人在地上走。風說我要用風吹走他的外衣給你看。太陽不在乎地答,好的,你試試看。
風吹風再吹,風愈吹得猛,那人愈將衣服拉得緊緊的,結果風吹得沒甚氣力,不得不停下來。
太陽笑對風說,不用那樣辛苦,看我的方法吧。
太陽出來,令地上那人將抓緊外衣的手鬆開,慢慢那人愈走愈覺得暖和,索性將外衣脫下。結果就是,風欲急則不達,反而用溫和的方法竟就奏效。
所以,不要太多的疑問人生,好好將自己體內的溫情撒播出來,在互動與互相感應下,自然有更熱暖的陽光感動身邊人。
人生,就是天地人的交聚,風總會過,浪總會停,以欣賞包容的心,你會感覺自己與天與地,每天都「共同渡過」,一起面對世界,一起面迎人生。


 
 

2 則留言:

  1. 姊妹情的考驗
    作者:彭秀慧
    「上星期六你去咗邊呀?」
    「講咗畀你聽囉……同舊同事去食飯。」
    「Joyce同Martin佢哋?」
    「係呀。」
    「開唔開心呀?」
    「……都係咁啦……」
    「我想話……其實咁啱我嗰日喺灣仔撞到佢哋,佢哋話你唔得閒。」
    一陣沉默。餐廳中兩個女生展開了這樣的對話,一個叫Selina,一個叫May,聽得旁人有點不好意思。
    「其實你點解要呃我呢?」Selina的視線沒有離開過May的眼睛。
    「Sorry,我只係唔想你唔開心……我知道我令你失望……」
    「你呃我我仲唔開心!」
    「Sorry……你由我啦。」
    「咁你唔好再同我講你同佢嘅嘢。」
    阿May和Selina不是情侶,是從大學認識的好姊妹,感情比親生姊妹還要好。畢業後兩個人即使在不同行業工作,還是會和對方分享一切大事小事。姊妹的重要性在於,有了信任,你可以毫無禁忌地把自己最私密的東西放懷傾訴,因為她認識你的為人性格,圈子生活,甚至家庭成長,她可以給予你最坦白無私的意見。有隻永遠開放的耳朵,聆聽你生活上種種;有她的笑聲,讓你想說的是非變得沒有那麼黑心。總之有甚麼問題,第一個想起要打電話分享的一定是她。你們的愛,是對等的。
    好友愛上人渣
    一個男人,卻成為一段友誼的第一個考驗。她不是愛上了你喜歡的人──這倒也容易理解──而是愛上一個你不喜歡的人。「明明是她告訴我他是無賴,對他不好,難道要眼巴巴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撞頭到牆嗎?」或者很多女生都有過Selina的經驗,緊張自己好姊妹的感情生活多於自己,眼看好友交上人渣,幾乎就好像自己身陷險境一樣要想辦法救亡。聽到姊妹說着那個男的行為,你咬牙切齒;聽到姊妹被傷害,你覺得自己像被割肉;姊妹受傷了在你面前以淚洗臉,你不惜一切,不分晝夜的第一時間送上安慰,給予力量,希望她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你相信,要她不再被傷害,唯一的方法只有結束關係。然後你費盡多少唇舌,希望好友清醒過來,離開深淵……她點頭,她說好,她會重新開始……結果是,一次又一次,她回到他身邊,和他重新開始了。不開心時她繼續在你面前投訴,焦慮時她依然想要你的安慰,但你開始懷疑自己在好友身上的影響力,開始心淡,對,她根本自找苦吃,死不足惜。
    曾聽說過另一個Selina與May的故事:阿May一段拉鋸多年的感情,叫Selina為她煩惱,為她心痛,為她憤怒,Selina一直企硬希望阿May能及早分手;有一晚Selina收到急Call,她和他又出事了,Selina以飛虎隊的心情趕到現場,只希望不要「搞出人命」,最後那個男的一句四字粗口在Selina不足五厘米面前作「近距離射擊」,阿May一句:「你由我啦!」(真像是老土電影的情節啊!)就拉着男的先行離開。Selina像被重擊然後清醒過來,從此知道無論姊妹的愛情有多爛,有多糟,也只能保持一個安全距離盡好友本分聆聽和分析。硬要痛她所痛,逼她欺騙自己,為了一個無賴而犧牲一段可以一世的姊妹情,真正自找苦吃的是自己啊。
    每個女人都曾經是Selina
    人大了,更加明白誰不試過想轟轟烈烈愛一場?每個女人都曾經是Selina,也可能做過阿May;相信那一句:「由我啦!」,每個人都有為自己選擇的權利,每個人都要承擔自己所選擇,只要你還愛她,你願意永遠站在後援的位置,傷心時她若回來,你還是會好好給她安慰。

    回覆刪除
  2. Dear Kearen:
    謝謝您!您寫中我的心坎裡。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