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3日 星期四

父母是什麼?


回想細小時,到底認為父母是什麼?父親代表所有男性,母親代表所有女性。父母對自己的批評是全世界的批評。媽媽不在家,想念媽媽並不是因為她好不好,而是她在不在。爸爸不在家的時候,我們知道他上班去了,到了習慣下班的時候,便留心聽門外有沒有爸爸的腳步聲,他一進來,我們便抱他的腿。孩子小時,父母就是那麼重要,那麼必需。

學校是另一個世界,完全不是家裏,那是另一個國度。校長是總統,不同的老師是不同部門的州長,班主任是我們班的部長。讓老師讚,有如得了勳章;讓老師責罰,有如囚犯般沒臉見人。

吃完午飯第一課,飯氣攻心,眼蓋會自動垂下,掙扎把眼睛睜開十分辛苦,辛苦地睜開了才幾秒鐘便又垂下來。這是最艱難的掙扎。

近最後一課時心情最好,可以走啦,可以放學啦,終於可以離開大囚牢了。

要是你問我喜不喜歡上課,不喜歡。但上課是群眾壓力,小孩子都上課,我就都要上課。要是你問我小學一二三年級學了什麼,我完全忘記了。

上課到了中學,更加不喜歡,要寫那麼多筆記,做那麼多功課,我很怕做功課,從未勤力讀書。加上同班同學各自長大了,不同性格了,總有些很讓人喜歡,有些很讓人討厭,亦有些似乎沒有性格,存在不存在都一樣。有對自己好的,有對自己不好的,總需要有一兩個密友,可見非密友是如何地多。

畢竟中學六年,天天見了六年,放假除外。畢業後大家各自念大學、做護士、做老師、做不同的事,十年之後來一次同學會,卻又非常親切,大家都對大家好了。畢竟一塊兒了二千天,怎麼說都是一份情,怎麼說都是從孩子變做少女的生命時代,大家都嗅到那種感覺。

父親仍是父親,不過他不代表所有男性了,我們有其他小伙子朋友啦。母親仍是母親,不過她不代表所有女性了,她代表了我們的將來,將來我們也是爸爸媽媽。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