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有機無智商


智能電話的智能別比我高才成啊,我天生是個按鈕白癡,新電話弄得我找什麼沒什麼,要收的短訊卻是在黑面彈了一半出來,我馬上把電話打開,那個短訊卻無處尋了。

我不用聲音留言的,因為我吸足了十口氣,錄音還是聲音也聽不到。

現在我什麼都不要求了,我只求打通電話和接收短訊好了。朋友個個都比我聰明,每個都很快地教會了我一樣東西,可是轉一下身便完全忘記了。

還有那些要命的密碼,我沒一個記得,故而很多功能一顯示「密碼」這兩個字,我便收兵了。其實我不需要密碼,裝了密碼真的太神秘了,機主完全腦子大亂。

叫兒子教我,他笑說﹕「這也要教的?」然後在鍵盤上彈鋼琴似的掃了幾下﹕「這樣不就成了嗎?」不就成了嗎?我根本看不及他按了些什麼。是這樣的了,兒子只為女友服務的,媽媽便休想了。有時惱得在心裏說﹕「我不惱你,我最疼你,因為你是我的兒子。」就這樣安慰自己算了。

通電郵,收到,但我所回的有時會不知所終,那問誰去呢,問天啊?

智能電話我用得最多的是拍照,沿途見到什麼吸引我注意的便拍下來,倒也拍得不錯。我不自拍的,恐怖。有一回不曉得按了個什麼掣,只見有個很可怕、五官不合比例的半個人頭出來,嚇得我大叫一聲。看清楚了,原來是我自己。

有些朋友卻上了自拍狂,天天自拍一堆,比本人好看的,他們已知道自己哪個角度最好看。那是滿足自己吧,尤其是女的,天天打扮齊全的自拍,看得我都累了。我提議她去做電影演員。

男人都會自拍,不過少很多,多半是三四個哥兒們擠在一起拍照紀念,那倒是好的。再出什麼手機我也不管了,第一個沒掌握好便來第二個,第二個更加掌握不好便來第三了,多謝,我不要了。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