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高倉健


日前病逝的高倉健的確是日本影帝中之影帝。我只看過他一部電影,便覺得難以遺忘。那就是15年前的《鐵道員》。那時他已經68歲了。老是老了,但仍然高大壯碩。那部電影可說是一個人演的,他是在火車站工作的站長,但那線路是去到北海道一條車線極端的,少有人到。

他的責任是每天火車到前他便走出去雪地中,打他次次如一的手勢,和換火車後的一個標誌,天天一樣,但他每次都做到十足十,一點紕漏也沒有。那兒根本沒有人跟他說話,他就是孤單單的一個人,毫不失職地做。

他的家人已經死了,他最能漸漸回想的記憶,就是他幾歲大時便早逝的孫女兒,她是唯一可以讓他在他的幻想中逐漸長大、偶爾來見他的人。事實上,她已經不存在了。

片子中她出現過不少次,每次都長大一點來跟爺爺說話,那是他最開懷的事。高倉健勝在他幻想孫兒的演出一點也不像幻想,觀眾跟她就覺得她長大了,他一點幻想的樣板演法也不用,你就是覺得你跟他在一起。

這個完全孤立的老人,高倉健的演出方式是「不演孤立」。他臉上永遠沒有寂寞和孤單的表情,他也不用爭取你一點同情的演法,但你就覺得他很孤淒,但你不會同情他,因為他把這個「鐵道員」演成一個一點也不可憐,一點也不需要幫助,視工作為嚴肅的事的老人家。

這角色有一百種演法,高倉健做了最難的一種,那就是我不單獨你單獨,我不哭不嘆息但你哭你嘆息。很深沉也很單純的演法。

一個能令一個觀眾在十五年前看過他一套戲便牽縈難忘的演員,在全世界也沒有多少個。這部片給他拿了很多獎。

到最後,是他俯伏在雪地上的遺體,火車沒有到,但他有到,一直在冰山雪雨中盡職做他的工作的老人。他對工作的尊重讓我們很尊敬他,鐵道員只是一個小人物,但他對觀眾的震撼力,比總統還要大。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