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肯尼亞


美國《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揭盅。今年以抗伊波拉的醫護人員作封面。

世界衛生組織將西非列為重災區,數月前也將東非國家肯尼亞列入「高危」國家類別。因為肯尼亞是東西非兩地運輸重地,不少班機來回西非,令肯尼亞容易被伊波拉病毒入侵,雖然說經過數個月的努力,大致上勉強控制疫情,但伊波拉病毒潛伏期不短,加上肯尼亞邊境不設防,據說每星期有差不多七十班客機由西非飛抵肯尼亞,難怪世衛要將肯尼亞列入容易被伊波拉病毒入侵的第二組別國家。

那年非洲一行,令我對肯尼亞這個地方有深入的了解。不過,最叫我忘不了的是飛機上的故事。

本來已睡不好,帶惺忪毛躁的心情上機,上的是由阿聯酋飛往肯尼亞的非航。飛機細小,有種怪味,可能是非洲人特有的氣味。順手拿一份報章,頭條是一架差不多型號在意大利墜的消息,還有張飛機殘骸的照片,心想,真要唸經唸經。

這還未算,有名漂亮空姐忽然說一個男乘客在飛行期間,突然心臟病發身亡。心下有點發毛,問空姐那如何處理。但見那名空姐十足見怪不怪的說,也沒什麼,因為發現時,那名乘客已經沒有呼吸,就在椅上死去。空姐繼續說,那就用毛氈將他蓋,其他乘客不知道的,還以為那位乘客睡覺而已。

原來我們都與屍同飛,總之那次飛行經驗,令自己極不安寧。試想想,如果今日有個死在飛機上的肯尼亞乘客或非洲乘客,全機乘客隨時要被隔離。也不用問需要隔離多久,總之有一大段時間心慌慌,不但要擔心自己,更要擔心有可能跟自己接觸過的朋友。

肯尼亞首都內羅畢,旅行社的老闆娘負責接待我們四人團,之後的行程由導遊帶領,那是名肯尼亞人,他的英語說得流利,因為肯尼亞以前是英國殖民地。我還記得他的名字﹕阿森。也要多謝他為我們的旅程編排得舒服愉快。所以,當聽到伊波拉病毒入侵肯尼亞時,也真要祝福他們早離惡菌,當然不止是肯尼亞,而是全世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