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5日 星期五

蚊之飯


近來天氣轉涼,不知為何,房間內有蚊。日間找不,夜晚開燈也見不到,但當我睡時,牠倒來了,我看不見牠,卻聽得見牠,嗚嗚聲不是購物,而是在我的額上親了幾次。早上醒來,頭上多了幾個蚊針的紅印。
朋友一見我額上的小紅點,還以為我的皮膚敏感。之後她說,妳的血液帶酸性,所以引來蚊子垂涎。血液帶酸性,那不是說蚊子喜歡酸酸,但自己又不可將血液變淡或變鹼怎麼解決。朋友說,每個人體質不同,所以有人特別容易吸引蚊子,有些人倒是不怕,簡直不受蚊歡迎。
她開始剖析各類昆蟲喜好。原來螞蟻怕酸,用檸檬汁在螞蟻出沒的地方灑滴,安全有效,不過近年檸檬價格上升,物盡其用就將榨汁後的檸檬放進雪櫃,順道變成吸味果。至於蟑螂,不要見牠的樣子猥瑣,卻原來怕皂香,所以對付牠們的方法是將香切成一小塊浸在水內。只是近年流行液,那就又快又方便,只要放在蟑螂出沒的地方,效果奇佳。
終於說到被蚊子強吻的問題,朋友說,簡單是戴蚊怕帶,或者將蚊怕貼貼在枕頭內。只是,另有樣秘方是放蒜頭。原來蚊子怕辣,蒜頭的辣味,令蚊子卻步,不過,朋友重申不是叫我放蒜頭在床上,而是將蒜頭剝皮,用網包,放在窗邊。如果受不了蒜頭氣味,那就另有選擇,洋也不錯,只是洋乾得太快,不及蒜頭耐放。
本來打算安裝紗窗,但朋友說蚊子聰明,自然有方法飛進屋內,倒不如將牠們拒於屋外,當然,不要積水,保持清潔為上。
聽了一大堆防蟲建議,一時間叫我買一大堆驅蟲物品,也是挑戰。倒不如像以前的人,掛一張美麗蚊帳。想想,從前的人也聰明,用蚊帳擋蚊,睡一個好覺。但如果走在街上又如何,蚊子可能不會將我放過,想到這個問題,也真有點惆悵。
還記得一次忽然聽到「流蚊飯」這個詞語時,也想了一陣子才明白,沒想到近來竟然引來蚊子到我手上臉上開大餐。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