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憶友


還給你,一片青,還給你,一樹綠。你告訴別人我是棵不會開花結果的枯樹,那你雙手抱的花果是怎麼來的呢?我沒有作聲,何必談到你。

一棵沒有了葉子的棕灰色樹,還可以再開花結果,回復輝煌的,你讓我失去很多朋友,分手不是兩個人那麼簡單,而是一個環境變成兩個環境那麼複雜。我的環境中人很少,連共同朋友都只聽你說了。那我又重新交很多朋友,但自此我變得不愛說話了,一件小事,需要別人說誰對誰錯?分手是不需要上法庭的。

話少說點,從前的男朋友們便紀念我多點。那個他,認識時我是十九歲,他是二十二歲,如今他當然結婚了。回想當時趕上課,在龐大的校社跑來跑去,我曾想過,假如他求婚的話,我會不會嫁給他?還有別的呢。我回港後沒有立刻回美國,另一個豐裕俊朗的便開口了。你未戰已當自己敗,傷心。我無論如何都回去找你。一個相抱,大家仍是好朋友。直到今天,我們還是有密切聯絡的。我無意要你的花樹,你的妻子也放心讓我們見面。你帶我到母校走了一圈,也是走了一天,從前忙趕不同的學院上課,根本沒機會走遍全校。如今聖誕到了,你還笑說我們認識了多少年啊!

友情可以很長,另有一個,我上學第一天便碰見他,他對我很愛護,他的女朋友就當我是妹妹,她是個大哭大笑的快樂人。然而一次車禍,奪走了她的青春。他知道我很疼她,她去後,他對我說﹕「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的。」原來他放了一隻訂婚戒指在她的棺柩裏面﹕「那是她想要的。」哭她,我可以哭上一輩子,她是個不曉得惡意的人。失散之後,我不知道他在哪裏,突然有一封信從外國寄到報館,告訴我住在哪兒。那兒是我和她都喜歡的地方,他沒忘記。

亦有個他告訴我,他們離婚了。十幾歲便開始的愛情,結了婚那麼久還會離婚?他說﹕「我欠她,我對不起她。」想當年搶追十幾歲的她時,是如何的刀光劍影。她跟他度過大學畢業後掙扎的歲月,如今財政豐裕的他,是怎樣照顧還給他一片青,還給他一樹綠的日子呢?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