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Oceans apart day after day

And I slowly go insane

I hear your voice on the line

But it doesn't stop the pain

If I see you next to never

How can we say forever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I took for granted, all the times

That I thought would last somehow

I hear the laughter, I taste the tears

But I can't get near you now

Oh, can't you see it baby

You've got me goin, crazy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I wonder how we can survive

This romance

But in the if I'm with you

I'll take the chance

Oh, can't you see it baby

You've got me goin, crazy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Waiting for you

戀上一張


傷春悲秋的日子,也不一定是年少輕狂才可以擁有。有時候,讓自己愁一愁,也不是件壞事;那是生活的一種平衡。正如近來喜歡吃些清淡的食物,但不代表我是在吃齋,只不過轉轉口味,也為身體來個內部整理。要吃,什麼也吃得下,最重要是看自己當時的興趣。

 

人生其實是不斷地分期,今日還的是昨天,明天還的是今日,還什麼,還不同的喜怒哀樂,沒有特定的歸還方式。算算看,大家付出的感情,是否九出十三歸。至於自己,感情的數,永遠算不來,別人看我精明,但一個情字,我是九歸十三出。

 

我相信自己是個沒有感情不能活的一個人。我曾死於二十歲,然後經過不少的生生死死,正如曾經說過,我跟一些人死去,跟一些人活。甚至認為,隨一些人死去,我會更快樂,也可以話,我跟一些人活,得承受許多傷痛。

 

為誰快樂為誰憔悴,有時為別人,有時為自己。人的感情複雜,情緒更會跟自己過不去。明明什麼事也沒有,但就是心緒不寧,惶惶不可終日的,你問他怕什麼,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全然沒有,最大問題就是自己的情緒,無法解釋的恐懼。

 

然後,一切又會不藥而癒,回復正常,只不過,自己在當時不會覺得不正常,過後思量才會疑問自己。

 

朋友說我是個內傷的女人,也許要更正說,是個內外皆傷的女人,不過也沒關係,我的自癒力極佳,大不了跳上,睡也好不睡也好,讓自己的給自己安慰。

 

,是最體貼的朋友,任我冷落它,任我往外走得不知所終,只有,永遠忠心耿耿的等我回來,從不抱怨,從不會不歡迎我,只要我躺下,它便給我支持安慰,所以,一張已可以給我家的感覺。

 

此外,的可愛處是它每晚給我不同的夢,夢裏他生,又是另一幕精彩,當然也有大悲大喜,說到底,追夢是種纏綿眷戀,戀上一張,絕對是對不是錯。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

My Favorite Things


我寫兒畫

今年兒子忽地自告奮勇說﹕「媽咪,我替你設計封面。」雖然仍喊「媽咪」,但他已是個成熟的藝術家了。
亮光出版社把書名定為《林燕妮寫給女人的生活感悟100篇》,兒子畫了個紫色的堡壘,並挑了我文中幾句話放在下面﹕

「嘗試過種種不同的戀愛,有興奮、有難忘、有分離、有得到那個人亦有失去那個人,不是逢戀必勝的。」

壹出版那本叫做《金縷人生》,兒子用了金黃色的獨角馬。那是「往事如真」系列之五,也是最後一本了。編輯在書背寫了一段很讓我感懷的介紹﹕

「人生路上,

林燕妮曾遇上的繁華美景,風流人物,多不勝數,

享受過的美好令人欣羨;

然而,她面對過的風浪跌宕,

任誰聽來亦會目定啞然。

唯無論歲月好壞,林燕妮仍然以優雅的身段走了過來,

聽她絮絮道出每一段自己與別人的經歷,

令人百感叢生。」

這一切,我受不了都要受得了,我亦不需要別人了解我,雖然有些讀者是會比朋友更了解的。寫文章時是心聲,跟朋友對話時是互相溫暖,我不懂得訴苦,溫暖已足夠給我能量了,我必須感謝對我好的朋友。

上天所賜我的我尊重,我滿足,人不能永不滿足的。感謝,也是一種能給人力量的人生態度。

出書也是百感交集,有些出版社有錢賣廣告,讓讀者知道誰寫了什麼書,但敝書出版社並不出廣告,那我便要自己告訴讀者我有新書出版,並非懶得不出書了。

現代做文人左右為難,不過不能說為難就不做,世上沒有不困難的事的。我亦有簽名時間,那是7月19日星期六,下午5至6點鐘,時間相當好。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圖片分享(1)



林姓的來源






有一天面對幾個河南人之後,晚上突然第七靈一發,問其中一個河南人:「林姓是不是從河南來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問,總之各姓氏都有個發源地。於是他查出如下:

1.林姓出自子姓,血緣始祖相傳源自國神比干。他以忠正敢言聞名,後被暴君紂王挖心,他的夫人逃難到今天河南衛輝、淇縣一帶的長林,生下一個兒子。因武王姬發滅商後,賜他兒子林姓,此人就是林堅。林姓由他最早發源,子孫亦成為林姓最大派系。

2.林姓的另一個起源出自姬姓,是東周周平王姬宜臼(公元前770720年)的小兒子姬開,他的子孫以他的字「林」為姓。因起源於今河南洛陽一帶,林姓家譜中就稱為河南林。

3.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時,將鮮卑等原先丘林姓氏的都改成林姓,並注籍為河南洛陽人。其他少數民族中也有滿族的林佳氏和布薩氏也都有改姓林。

總體上看,林姓的發源地還是今天河南衛輝以北地區,那裏的比干廟是眾多林姓子孫去祭祖的聖地。」

原來林姓真的源自河南。我突然亂說說中了並非無因,很多第七感覺其實是一點又一點聽過的看過的事物積聚而成。中國不是有「客家人」嗎?我記得羅大佑是台灣的客家人,他還造了一張地圖,在電腦上告訴我客家人是古代在中原的,後來遷離中原分散到西南各省。中原就是河南。

去年研經,閒談時牧師說客家人本來是河南人,其中一部分不願意跟外族融合,要保持本來中國人習俗,故遷離至各地。

近來的河南朋友又說客家人是從河南出去的。這種種加起來,讓我有「客家人和姓林的人都是河南出去的」,所以便突有林姓可能源自河南的直覺。

現代姓林最多的是福建人,我不是福建人,亦不知道河南話如何變成完全不同的福建話。河南話像國語,但高低音不同,國語的「明天」是明字低音天字高音,河南話則明字高音天字低音。至於福建話,則聽不懂了。

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安慰中央

 
201471的遊行者是五十萬也好,十四萬也好,都是這十二年間最高的,那不出奇,港民經歷過三個不如意特首的滋味,要求普選是很正常的事。那不是反港,更不是反國,而是愛港愛國。希望一切都好些,不是愛是什麼?至少大家為了尊重自己,也尊重國家而採取行動發表心聲,不然何必在大熱天時走個大汗濕身?
犯不拘捕五個71遊行主辦者來警告我們,我們是和平有序地遊行,完全沒有搗亂,我們知道自己沒有罪。雖然,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但香港人是內心清明的,我們打死也不會叛國,何罪之有?中央不用擔心港人不愛國。簡單之極,難道身為中國人愛別的國家?別的國家才不需要你愛,更加怕你走過去,我們知道中國是我們的家,國家國家,中國別忘了除了個「國」字還有個「家」字。
中央挑選的三個特首都讓港人失望,難道希望好一點也不可以?你可以說港人沒有行政經驗,普選出來的一定好嗎?底線是中央選的和港人選的都沒有政治經驗,港人受了十七年沒有政治經驗,中央不知如何篩選出來的特首之苦,怎麼不可以嘗試普選?普選出來那一個要是比以前的好一點,我們會順氣一點;普選出來那一個要是同樣差,我們也會順氣一點,因為那是我們自己選的,自己選的當然對他有更大批評和進言的空間,讓他更像個真正的香港特首而不是傀儡特首。只要不是傀儡特首,我們相信會一屆比一屆好,因為有民意,也有中央能知道的真正情
中央擔心普選會有幕後黑手嗎?會有的,但不用擔心,港民趕走幕後黑手之心比中央更強更清楚,別把我們當作愚民。什麼政治沒有幕後黑手?我們是知道的,香港人性格剛強同時和平,左派搞暴力的方法我們是不會接受的,反中派搞運動我們也是不會接受的,香港人並非鄉下人,世界大事看得多,都有個基本知識底線。現在不是中央在威嚇我們,而是我們藉機會安慰中央,香港人是不會讓外國指使的。
 



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媽媽的房間

媽媽幾個月前逝世,她的房子便只有我兒子和兩個菲傭住了。僱主已不存在,兩個菲傭奉香港政府命是要回去菲律賓的,那便只餘下我兒子一個人住。太多空的房間了,那我便搬回去住,自己住的地方則租了給人。
我入住媽媽的房間,那兒本來有我的房間的,但我想親近媽媽的一切,所以除了換過褥和被袋之外,我就睡在媽媽的房間,她所有的東西我都沒動過。

她的房間當然比我的大得多,不過媽媽沒有像我一樣放了滿桌滿地的雜物。媽媽是個十分整齊的人,她的梳妝上面什麼也不放,各類東西都在左右八個抽屜和中間的抽屜裏面,她習慣用完便馬上放回原處。

媽媽的耳環,一雙一雙一行一行地放,你不會看見一堆耳環胡亂放在抽屜內。她分類、排好,沒有一隻落單的耳環,她不會丟失物件的。我便糟糕了,此刻手機賴了在內地,秘書正去幫我拿回香港。耳環,我很少戴了,老是兩隻不見了一隻。有一回準備出外,左耳戴上了一隻Buccellati,右手拿另一隻走到浴缸旁邊,不知怎的指頭一鬆,咚的一聲,另一隻便掉進了浴缸去水洞。那當然找不回來了,拆了整座大廈的浴室去水管找嗎?

我什麼都丟失過,結婚戒指戴了幾個月便不曉得哪裏去了。坐在媽媽的化妝桌前,不禁深深欣賞她的一絲不亂。紙巾在左邊一個抽屜、化妝棉在右邊一個抽屜,剛好方便左右手拿。我仍在用媽媽的紙巾和化妝棉,她的眉筆、口紅排在一起。她化妝,不過是很淡的妝,老了她根本不抹粉了。但美國有種筆形的粉底她喜歡用,我剛從美國回來時她已在醫院,她只把那兩支粉底握過一下,沒機會用便逝世了。我叫兒子把那兩支粉底放在她的棺廓內。我沒法揀選棺廓,這回事我一直不能做,都是叫兒子做的。是的,公公和外婆的棺廓都是他選的。坐在媽媽的房間內,彷彿她仍在。我已永遠沒有了她,但天天撫觸她的一絲一物,感覺是我喊媽媽她仍然會回應我。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7月7日 星期一

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
作詞:陶喆
作曲:陶喆
 
等待 我隨時隨地在等待 做妳感情上的依賴
 我沒有任何的疑問 這是愛
我猜 妳早就想要說明白 我覺得自己好失敗
 從天堂掉落到深淵 多無奈
 
我願意改變 (what can I do)
 重新再來一遍 (just give me chance)
 我無法只是普通朋友 感情已那麼深 叫我怎麼能放手
 
但妳說 I only wanna be your friend 做個朋友
 我在妳心中只是 just a friend 不是情人
 我感激妳對我這樣的坦白 但我給妳的愛暫時收不回來
 So I 我不能只是 be 妳的朋友
 我不能只是做妳的朋友
 
我猜 妳早就想要說明白 我覺得自己好失敗
 從天堂掉落到深淵 多無奈
 
我願意改變 (what can I do)
 重新再來一遍 (just give me chance)
 我無法只是 只是做妳的朋友
感情已那麼深 叫我怎麼能放手
 
但妳說 I only wanna be your friend 做個朋友
 我在妳心中只是 just a friend 不是情人
 我感激妳對我這樣的坦白
 但我給妳的愛暫時收不回來
 So I 我不能只是做妳的 friend
我不能...做妳的朋友
 
Don't wanna be your friend
I don't wanna... 不要只是做妳的朋友

 

文章竅門

總會遇上一些讀友問我,如何寫出好文章,有什麼竅門。
文章好與不好有許多定義,好文章未必好看,好看的文章也不一定是好文章。也就是說,好文章非常有性格,甚至有點孤傲,你看不懂,沒關係,自然有懂得的人給它評價。

不過,我相信好的文章在千秋世代之後,仍然有人欣賞、有人推介、有人閱讀,而且道理常在,不同時代不同年齡的人讀了,會有不同感受。

文章文字的生命,絕非由作者所能控制,作者令文章誕生,文章自我成長,就似子女長大後,父母只能看其中過程,不可能特別干擾。父母自然希望子女成材,也盡量將好的資源送上,只是總有一天,子女有自己的天地,有他們的世界。

文章結集成書,已是一個個體,能夠討人歡喜,自是作者於寫作以外的安慰。至於有讀者問寫作竅門,其實最簡單的是多讀多寫多感受,最重要是,交出寫作心。

好多人總認為自己有許多寫作的題材,有好看的資料,但你不寫下來,總有一天記憶會褪色,要組織也織不來。而且,情懷過後,就如水付東流,再說時激情不再。

至於說竅門,更是無門可竅,只可以說的是,你要接受創作時的孤獨,而且漫長,同樣地,不要放棄。

你可以說寫作人自由,但寫作人可以告訴你,寫作其實不會自由,因為你有責任去寫稿交稿。別人快樂逍遙之時,可能是寫作人提筆疾書之際,所以說,寫作也是工作,只不過是獨行文字路,題材可以信手拈來,但如何來一記拈字微笑,也不是一朝一夕間訓練出來。

當然,寫作也真要說天分,是別人對自己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自己對自己的要求。當年編輯聽我說將不滿意稿件撕掉時,總會牙痕痕的,在他們來說,交稿時間重要。但對我來說,交出能夠令自己滿意的稿件才最重要。沒有寫作竅門,最重要的是文章先要過自己的心門,才算合格。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7月6日 星期日

弱隊出龍門

「弱隊出龍門。」

那是我的小男友當龍門後的感受。這位小男友是好友的兒子,才五六歲的他,跟好友上我家,我特意將電視聲響關掉,叫這小子旁述一場球賽,結果這小子說得頭頭是道,數年後,好友說,這小子當校隊龍門了。

弱隊,自然被強隊攻得透不過氣,最後把關的龍門大將自是疲於奔命,左跳右撲的救球,龍門的重要性全然顯露,十球撲出七球已可獲得嘉許。

相反,強隊的龍門也就較休閒,小男友說一次他站在龍門前眼看腳跳,對方總是攻不入禁區,冷風吹得他牙關打顫,但精神卻不可以鬆懈。

今年看世界盃,也真是龍門球員最搶鏡,所以十六強後,以為強隊可以佔優,結果是險勝險過,跌跌撞撞的打入八強。進入八強後,開始埋身肉搏,戲肉也該上場了,攻防戰,也真看幕後軍師如何佈陣,如何把握千鈞一髮的調配。

正如當年的小男友一句,弱隊出龍門,如今進入緊張階段,正是強隊弱隊也得靠龍門。只是許多時候,背上罪人的名字最多的也是守龍門的球員。

順也一問小男友,今屆看好哪一隊,小子簡單的說,法國。好,也就看看這位小男友的眼光如何。

自己對法國隊也有好感,他們取得世界盃冠軍那年,好像是一九九八年,我也替他們的勝利而歡呼。那時候看施丹,在球場上使出球技與如何輸送出好球時,已是一樂。

今年烏圭蘇一咬咬出禍,○六年施丹那一記頭槌更掀起巨大風波,被紅牌出局。至於對方球員說什麼話,令好好先生施丹不惜犯錯,至今仍是個謎。只不過這一頂,或多或少也令這位一代球王足球生涯中蒙上污點。

至於說強弱,技術上總有差別,但世事總會出人意料,否則不會有爆冷的機會出現。不過,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公平公正下的比賽,這才是真正的體育精神。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