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Carry on till tomorrow


 


商業社會,有辦公室的地方自有辦公室政治,雖然說團隊精神,但暗地裏的鬥爭,似乎是說無還有。
自己比較幸運,工作上沒有多大崎嶇,有沒有鬥爭,當然有,那是自我鬥爭,我是個要麼不工作,一工作便得開動馬達,不要停下來,不是要好,而是要更好。
至於寫作,也沒有什麼爭抑不爭,文化界政治,自己沒有興趣,我的寫作格言是,寫出自己想說的,寫出自己的感覺。不同奉承,只求真實。寫作是門獨立工作,不是編字典辭典,所以有自由發揮空間,起碼,不是你一句人一句所組成。
辦公室,是辦公事的地方,為公司獻策出謀,然後由其他同事負責執行,業績亮麗與否,自有成績可看。
朋友說辦公沒關係,最可悲是扮工,扮工作是件痛苦事,有人扮得出色,忙個不堪的,老闆出門,他們就三點不露,老闆在公司時,他們就走出走入,文件疊得天高。總之,出色演技派高手,在他公司內比比皆是,令他也練得一招半式,連他自己也說自己在公司是個「混世」主任。
另外又有朋友吐苦水,小型公司扮工扮得異常,老闆咫尺近,行來行去在他眼前背後走過,連上網看其他新聞時事的機會也沒有,下班後,眼睛發痛,回家後還未晚飯,累得要來個小睡。
只不過,人與人之間也少不了一扮,扮高興扮開心,扮無其事,那是逼不得已的自我掩飾,因為不想麻煩,你如果說不開心,其他人是連串為什麼,幾乎要你將遠因近果說一遍,其實你已不想再提起,只是其他人的過分熱情關心,反而成了說不出的累贅。
當然,最令人討厭的扮是扮朋友,但這類人的演技比許多藝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其他人會覺得你跟他是朋友,但實際是否如此,只有兩人才知。
至於自己,也愛扮,扮得漂漂亮亮,悅人也悅己。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有祂在自心安



莫名其妙就是說不出所以言。
簡單如忽然想吃巧克力,哪管什麼,也要友人秘書代買代送,雖然不至如癮君子,但也忽然成了巧克力淑女。明知多吃對身體不好,但見時已像失控一樣,還要來個虎嚥式將巧克力消滅,才可以減去那刻煎熬難捱。
然後,忽然對甜味的感覺淡下來,還以為甜癮自我戒除,但是沒多久,嗜糖細胞再度活躍,也不管被朋友責怪,硬要她迢迢千里陪我吃一個熱餅下午茶。習慣吃的是全然沒有夾香蕉的,只是團麵粉,焗出熱餅一大個,灑點糖霜,再加牛油及糖漿,也就吃得津津有味,不知人間何世。
說起來就是莫名,可能是欲望,想而得不到是痛苦,渴望而失望更是殘酷,所以,在可以接受的程度下,我會容許自己的放任,甚至叫朋友也陪上一把,實行快樂地增肥。幸好友人是個永遠減肥在明天的忠心纖體者,對於吃東西這玩意,永遠樂於奉陪。
莫名其妙愛吃是件開心事,但遇過莫名其妙的恐懼,想來也心慌。
也真是無緣無故地怕,怕一個人,就算知道家裏有人,卻會將自己關在房間內,不吃不喝,心緒不寧,是害怕,但怕什麼,又說不出來。我相信這不是「宅」抑「不宅」的關係,那是種說不出的情緒感覺。
懂得求助,例如找朋友約朋友,哪怕是發個短訊也好,最怕是什麼也不做,怕得連上廁所的動力也失去時,也真叫人擔心,因為連求助的意識也出不來,只有讓恐懼自然揮發,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要幫忙也幫不來。
怕的感覺,令人猶有餘悸。現在自己找到解決方法,就是躺在床上聽聖經,那是令人身心放鬆的好方法,同樣是一個人,但彷彿有許多朋友與我同在,給我支持鼓勵。
其實那是在聽故事,故事中又有許多值得人思考的道理,甚至說,你不思不想也沒關係,又不用考試,也不用對稿。最重要是聽來理順,躺在床上又覺得舒暢。我相信,你覺得有祂的存在,自會心安。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焦點問題

蔡炎培意圖通過詩歌語言的變形擺脫一種來自傳統的束縛,以追求一種無限的自由,但詩人清楚地看到這種絕對自由的不現實性。
心象決定了形式。如果說
中國還是一個衣冠的民族
同樣從牙牙到語言的階段
凡寫下的必成為書
……
一首能讀的詩每每是心靈的探險
長空萬里實則寓困獸於自由
也許這裏可容納一個微妙的界說
言之未必有物。有物未必言之
一個獨腳少年留下三個足印,
向海都是死水。向山都是囚牆
惟有囚牆近山脈,死水遠波瀾
然而那僅是那人的那人的把戲
一個憂鬱藝神祗的偶然
把你投入一面鏡子。鏡已裂
鏡中依然有你。你要破鏡重圓
蔡炎培通過詩歌和文字的世界裏自由穿梭,通過字詞的變達到自由世界的無限追求、對人類宿命的揭示。但是另一方面,他又看到了這種自由的可望而不可即。正如「誰是牢房的監管者?上帝,還是社會制度?——尼采說是上帝,福柯說是社會制度。逐走上帝,牢房就不存在了嗎?——卡夫卡說﹕『不,沒有上帝的社會制度,身體也是牢房。』」
薩特清醒看到﹕「本世紀(二十世紀)最大的悲劇在於﹕從無限的自由出發,最終達到無限的奴役。」薩特的預言中了,這是人類的困惑,也是對人類宿命的描述。
我最有感受的一句是「長空萬里實則寓困獸於自由」。大家有空可以想一下。參考書是《雅歌可能漏掉的一章》,蔡炎培著。「雅歌」亦是舊約聖經的一部分,古希伯來文即是「最好的歌」的意思,裏面有著名的大衛王和小部分人的詩歌。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You're my everything


橋上橋下


時局變化有如愛情,我們從出生到死亡,不會預知時局什麼時候是怎樣,身在其中時也不知算好算不好。有如我們一生中的愛情,我們沒法預知有多少,哪一段是好哪一段是不好,各代人的回顧都有不同的心境。
這讓我想起蔡炎培的一首詩《橋上橋下》。
渡月橋上
大堰川帶你的雲彩來
我來的時候四月
櫻樹通靈
花之淚結了一地
似水流年
流年換
約好的人約好了
果實
黑的皮白的肉
還歸地上一樹碧
一樹綠
渡月無聲
雲影冷過一陣陣
青山遮不住的
這裏好靜局
橋下
橋下
老年人寫畫
年輕小夥子溫書
風從橋下過
大堰川音而樂
蚯蚓最早知道土層的節奏
雌雄同體一厥厥
日本櫻花的繁殖季
五世輪迴
切腹
風從橋下過
群蟻忙於覓食
這裏一個洞那裏一個穴
外大樓頭的窗戶
打開幽閉多時的蛀葉
百足之蟲不僵
我在聽你呢
老師……
橋下
年輕人四下勾勒嘆號
糟老頭煙烘櫻花夢
看看這詩,豈不有點像看時事?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天祐高雄


正因他們的堅持,最終改變世界。


跟已死朋友的對話




很久很久沒跟你說話了,其實說不說都是一樣,你已經成為我的一部分了。不過,你永遠有話嘲笑我的,你會笑我成為一個基督徒﹕「你,基督徒?哈哈哈哈哈。」別笑,我是真正的基督徒,不是一時興起,而是主把我撿拾起來了。
我的過去,違反了基督教的很多紀律。別說我的過去了,光說你和我吧,沒有基督教我們已經踩很多一般人不能接受的關係。然而你沒有拋棄你的女人,我也沒有拋棄我的男人,我們兩個,縱有一千個缺點,最大的優點都是我們是良善的人,雖然外表上我們兩個都不像。在你囂張的言行後面,你是個十分仁慈的人。你囂張,只因為你不喜歡這世界上的人,你只喜歡他們喜歡你,亦真的有很多人喜歡你。你這傢伙是有離奇的魅力的。
十幾歲的我認識了二十幾歲的你,就開始了一段一生都沒法斷絕的緣。一家周刊的編輯知道我和你的事,她問我們為什麼不結婚?我說我們結了婚一定會離婚。她幾乎頓足地說﹕「無論如何也結了婚再算吧!」她痛惜我們的緣,我感謝她。她並不認識你本人,但她是唯一認為我們應該結婚的人。
你曾經笑說過﹕「你的爸爸媽媽似乎也喜歡我,我可以娶你啊。不過,你啊?我卻要考慮一下了。」你就是這樣的,我幾時說過要嫁給你了?我大學都沒念完,根本沒想到結婚。
有一天,我在宿舍吧,你打長途電話來﹕「我結婚了。」那女孩子,我見過她一面,平平無奇,但你讓她懷孕了,所以你便跟她結婚。都說你實在是個好人的了。我跟你說﹕「那便乖乖地做個好丈夫吧。」你抗議﹕「這話不動聽。」那末我說﹕「好吧,你去風流去玩耍吧。」你笑了﹕「這才動聽。」你沒有忠於過你的妻子,但是你不會讓任何女人代替她的地位。有愛得你發慌的女人願意做你的庶妻你也不答應。你什麼都告訴我,但我沒能告訴你很多,你聽不下任何一個男士的名字,所以今天,我亦沒什麼能告訴你,不過跟你打個招呼而已。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

學做月餅



前天在九龍假日酒店學做月餅,港姐謝寧是老師,還有幾個廚師指導我和江美儀兩個不懂得做的人。
月餅皮、蓮蓉早已搓好一團讓我們用了,還有鹹蛋黃以及麵粉。月餅皮很難做,所以先弄好了給我們各人一團,蓮蓉更加難做,難道從磨蓮子開始?所以亦先弄好玫瑰蓮蓉給我們各人一團。桌子上還有木造的月餅模,那當然得預先準備。
我第一次看見這些月餅原料,但不知道第一步要做什麼。謝寧叫我先把蓮蓉用雙手搓成球形,然後用雙掌以陰力將它壓扁。跟用手指在蓮蓉上凹個十字形,鹹蛋黃就放在中間。
放好鹹蛋黃在中心了,便用四周的蓮蓉將它包,再搓成球形,放在一邊。輪到把那團月餅皮弄薄了。把它放在透明的微波爐保鮮紙上,用另一邊保鮮紙蓋上。這時拿起一條圓形的一呎長木棍,用陰力輕輕把麵粉糰推薄,要厚薄平均,要圓形,要不大不小的剛好把蓮蓉包。我的月餅皮短了點,師傅教我怎麼搓啊搓的把它搓到把整球蓮蓉球包。
現在到了做形階段了。先在木模灑麵粉,不然待會放了那團球形月餅進去倒不了出來,緊張時刻,把球形月餅放進去,用手掌壓,壓到與木面同高度,用手指推造成餅模四周的花邊形。然後,生死時期到了,拿起木模往桌子左邊大力敲一下,右邊大力敲一下,把月餅敲出來。我在擔心如果敲不出來怎麼辦,又不能挖出來。幸好往左邊一敲月餅便出來了四分之一,再用力往右邊敲一下,竟然整個月餅掉出來了,十分開心。
謝寧做的那個自然是專業水準,江美儀那個也不錯。司儀問謝寧給我多少分,謝寧遲疑了一會兒,說道﹕「都合格的,給她八十分啦!」車淑梅看我那個歪歪斜斜的月餅,說道﹕「林燕妮的月餅要一點想像力。」我慚愧地說﹕「謝寧客氣了,其實我只值六十分。」遲些兒假日酒店的「寧悅」月餅會作慈善義賣,請留意。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

《戀戀不忘》言承旭


全因有愛

 


原諒別人容易嗎。
因人而異,因人而易。
當然,也要說對方做過什麼事,對你作出過什麼傷害才可以決定。
此中,也包含誤會。因為另一個人,而令雙方關係弄僵,那就得權衡誰在誰心裏的地位重要。有人容易將誤會化解,也有人將誤會化成糾纏,除了決定於情緒智商(EQ)高低外,也有一個重要原因:衝動。衝動是感情殺手。許多時候,因為一句話,因為一時之氣,做成許多不能挽回的事。
舌頭比拳頭的威力更大,你以為微不足道的幾句,可以將人傷得深切,如利劍、如刀傷,除了痛之外,還是不少午夜夢迴。所以,衝動就是扼殺友情、感情的兇器。
也不一定說什麼甜言蜜語,也不用特別低聲下氣,因為誤會並不是單方面構成的,一隻手掌拍不響,最少也有個對手,才會有誤會這產品面世。只是不少人,氣憤之時,什麼也不考慮,傷人話、罵人話,隨口而出,恍如覆水。
所以,停一停,哪怕是十分之一秒,已經足夠,許多事,就是電光火石之間,旁人也挽回不來。
至於原諒,也沒有特別數據去分析,哪一類人容易原諒別人,唯一叫我相信的,是父母,父母原諒子女,是天公地道,也真沒有理由。子女們犯了錯,不但對不起也沒有一句,彷彿說錯的不在自己,縱然冷戰,水火不容,但只要子女一句媽媽,彷彿如魚得水,一切又從快樂開始。
子女的溫答一句,就如一股暖流,溫暖到母親心裏,很難解釋,是上天的安排,是母親的感懷。
總之,我是母親,自然以母親的角度看世界、看子女。我也是母親的女兒,更明白母親對我們兄弟姊妹的愛。沒有要求,只有付出,至於錯與對,在她眼中,一切都是對。我們是她的子女,不分彼此,沒有怨言,只有驕傲,全因有愛。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