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團結治病患



伊波拉病毒重臨,震驚世界。香港市民經歷過沙士一役,更如驚弓之鳥,雖然未至談伊波拉色變,但也不禁步步為營。
在非洲爆發,令人對西非一帶訪港人士有所迴避,據知尖沙嘴重慶大廈更是不少西非訪客集中地。看來特區政府要向區內人士派發傳單,以提醒他們其中嚴重性,同時也得要求各商戶及賓館經營者留意,遇上住客或遊客出現發燒嘔吐情形,必須匯報,以減低病毒傳播的社會危機。
伊波拉病毒至今仍屬危險性極高的致命殺手。據醫學報告顯示病毒是由一串RNA結成辮狀的七個蛋白質組成。大家對DNA(去氧核糖核酸)不會陌生,而RNA,中文就是核糖核酸。簡單的說RNA是DNA與蛋白質之間的一道橋樑。
不要小看這道橋樑,試想想,塌橋事件已經可以構成不少傷亡意外。由於至今仍未有特效藥物控制病毒,一旦爆發之時,會造成社區恐慌。
香港有過防疫經驗,希望大家不會忘記當年的衛生指引。而且香港地區人口稠密,空氣傳染病已經非常普遍,總之,有病最好立刻往見醫生,特別是有老人家及小孩的家庭,更要留心。
平安是福,相信今日,大家都明白「千金」兩字的真正意義。人生是一場場戰役,但生存世上,也就要參與其中,要知道,病毒本身也是個鬥士,在互相廝殺的過程中,誰準備得最好,誰的戰鬥力最旺盛,才會是最後的勝利者。同時,對香港醫護人員的戰鬥精神,更是充滿信心。
總之,防患於未然,總比病患衝過來是張惶失措好,自己對香港醫護人員的合作精神極具信心,也知道醫療政策有一套令市民放心的體制。許多人都說香港這個城市生病了,但小病是個警誡,以香港市民的團結心,什麼困難也可過渡。香港是福地,而福地的種子,早已在每個市民的手裏。
祝願天下太平,人人活得開心。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22日 星期五

人不是機器


看見朋友背上有個小膏布,以為她受傷了,原來不是。她說是末伏貼,不是一塊,是品字形三塊,是天灸療法。貼後可以減少傷風感冒,不過她也是第一次試用,效果未知。

這人是嘗試大王,什麼也愛試,一次她問我有沒有試過針灸。當然試過,那時候還請針灸師到家中施針。不過,正如西醫替病人扎針一樣,有些醫生的飛針技巧高,打完也不知道,有些則可將人刺痛,而且還會痛上幾天。那位針灸師,針得我極不舒服,試了幾次後,不得不放棄。

近年也斷斷續續的試針,感覺一次比一次好,相信是醫師用針的方法好,不會令我有害怕被針的感覺。

至於朋友,她問我的是舌頭針灸療法。單聽針舌頭,已嚇了我一把,要將舌頭伸出來豈不很累,而且也怪怪的。朋友笑道,不是在你舌頭上插針,只不過張開口,醫生就拿一支針在舌頭上及舌頭下刺呀刺,整個過程不超過五分鐘。問朋友痛不痛,她說沒有特別,因為針的過程極快,根本沒有令你覺得痛的機會。

問她效果怎樣,她倒說不出來,她只是抱一試心態,她叫我一試,我說不用了,不是不敢,而是不想,特別是接受不了舌頭被針的感覺。

中國人的智慧,令外國人驚訝,那一支支小針,這裏一支,那裏一支,雖未至針到病即除,但總有意想不到的功效。至於另一樣,就是令外國人神往的腳底按摩。哪怕大街小巷,甚至是租金奇高的商業區,什麼水療足浴按摩店,比比皆是,光顧者不乏紳士淑女。總之大家把鞋子一脫,將雙足放在水裏泡泡,開始足部享受。

人體穴位既多且複雜,陰陽虛實,寒熱均衡,在西方醫學界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怎會研究什麼穴位反射區。

中國式醫學,歷史悠久,而且精彩,你可以說沒有科學根據,只是,人就是人,應用人的思想去應付人,因為我們不是機器。




 

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Thank You


自閉兒童



自閉兒童本身並不痛苦,痛苦的是他們的父母。所以我對殺死15歲自閉兼暴躁兒童的59歲父親十分同情。15歲的男童個兒不小了,動起粗來力量不小,而他的父親只會愈來愈老,天天的照顧自閉和會打他的兒子實在心力交瘁。他亦自殺,想跟兒子一同死掉,以免累及家人。悲劇是他沒有死,還會面對法庭。
另有一雙夫婦,收入屬於中上階級,卻生下了一個百分之一百智障兒。他的媽媽說﹕「光是看他的外表,你不會知道他不正常。可是你知道嗎,今年他19歲了,連媽媽都沒叫過一聲。」
這個智障兒我見過,我無法猜測他的智商,他真是一個字也不說的,頂多﹕「嗯,嗯,嗯。」那是他的全部「言語」。他有喜怒,但對比不大。我們談話他到底聽得懂還是聽不懂我不知道。
他的父母對他的愛惜甚於一個正常兒子,因為他什麼也不懂得做。菲傭得餵他吃飯、穿衣脫衣、洗澡梳頭。走路他能走,但那更讓他的父母擔心,怕他出了門不懂回家。
要不是菲傭在旁,便是父母在旁,不會讓他獨處的。連遊埠父母也把他和菲傭帶去,父母發覺他喜歡看到新事物。想想看他們一家子旅行有多麻煩,他連大小便也不懂得自處的。
我跟他的母親說﹕「你是個很偉大的母親。」她說﹕「不,我有個很偉大的兒子。」我不大能夠明白,只知他們兩夫婦都是虔誠基督徒,感謝上帝所給他們的一切。也許信仰給了他們力量。
兒子會繼續長大,總有一天父母會不在。那時候他怎樣?想來他的父母會安排人照顧他,但別人總不是他的父母,能這樣無微不至嗎?他的父母心理負擔很重。
兒子完全白癡,父母並不隱瞞,亦讓兒子見他們的朋友。他喜歡見的那個便會拉拉人家的袖子,「嗯,嗯」作聲。不喜歡見的那個便會背轉身去,一臉不快。長得很好的一個少年,奈何自閉,那真是讓人替他惋惜,為愛他如命的父母感動。
[林燕妮 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20日 星期三

有您真好


惡魔是誰



一個將父母有計劃地殺害的兒子,一個將女兒棄屍的母親,同樣是血緣親密的關係,卻有令人唏噓復吃驚的結局,這樣的新聞報道,不忍細看。
還記得數年前的一部電影,《我兒子是惡魔》,看完之後,久未釋懷,疑問也多,因為在問,如果兒子是惡魔,我豈不是成了惡魔的母親,如果再推算,惡魔的母親,還不是惡魔,真糊塗。
有誰想當惡魔的父母,誰不想自己的子女是可愛小天使,而偏偏,天地混沌初開時,已有魔鬼的存在。
兒子是惡魔,是對父母最殘忍的懲罰,誰不愛自己的子女,但對惡魔,那該怎辦,捨身成仁,一於將惡魔幹掉,還是先殺惡魔後自刎,來一個更撲朔迷離的疑案?或者讓人以為你自己才是惡魔,十足無間道一樣,沒有人知道你與惡魔之間的秘密。只不過悲悽的是,為了那血脈相連的子女緣,你能否下這殺魔大計的決定。
電影沒有什麼血腥鏡頭,但看在母親的眼裏,有種被刀刺,血在流的感覺。這個惡魔,說來就像魔鬼之子,從小甚至嬰孩時期已充滿暴力,殺父親殺妹妹,之後到學校殺同學,那是天性的兇惡,之後被補入獄。可憐可悲的是被人認作是魔鬼之母的母親,被死者家屬排斥、咒罵,甚至毆打,連申訴一句也不行,家人沒有,朋友沒有。也許,她什麼都已沒有,只有一個魔鬼兒子。但兒子在她心裏,永遠是兒子。
孩子犯錯,最痛心的其實是父母,但犯錯的,永遠有千萬個借口,彷彿全世界都不對,全世界都辜負了他,總之,不但覺得沒有錯,錯的是周圍的人,看不過眼的是身邊事物,愈陷愈深,終於踏上不歸路。
父母子女間的關係,不可以選擇,也是一段父母子女緣,有因有果,令人找不出真正理由,只能做自己份內之事。無怨無悔地付出,那是父母的必須,至於能否獲得回報,得看上天如何待你。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

圖片分享(8)




世上最美的秋詞



朋友在網上放上了美麗的圖畫和古代最出色的秋詩和詞。中文寫詩詞的確無不可表達的,這兒找一些跟大家一塊兒看看。用粵語讀是合韻,粵語遺留了古代的發音,有時用普通話念反而不合韻。
這首誰都認得第一句的了﹕
"月落鳥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作者反而常讓人忘記了,那是唐朝的張繼。

唐代詩聖杜甫畢生貧苦,他的詩亦反映了他的環境。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唐朝李商隱的詩是最迷惘濃艷神秘的﹕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宋朝蘇軾最為超越清麗,且看他寫秋。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技,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唐朝王維出名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可自留。"

唐孟浩然﹕
"不覺初秋夜漸長,清風習習重淒涼,
炎炎暑退茅齋靜,階下從莎有露光。"

還有唐杜牧,杜牧除了是才子外,還出名俊美。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最末一句也是大家記得的。一葉知秋啊。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一起老去


我是中國人!(四)


經典重溫

林燕妮《林燕妮談人生哲理》1993

我是中國人!() —眾位議員

在這期間,也就是首次香港有普選議員入立法局之際,評論他們及委任議員為時過早,我們尚未見到兩類議員間的合作如何。

任何政府的議局中,純為個人野心及利益的議員必定有,香港也有,不過,我希望看到他們的集體表現,而不是個人表現。

好些評論家說:「這次普選,民主派大勝,親中派大敗;民主派大勝,共產黨其實是他們的最佳『助選團』,因為市民有抗共心理;親中派大敗,共產黨都變了是他們的最大『反助選團』。」

這回很明顯地表示了選民心意,那就是:共產黨仍不受歡迎。

左派人士不能說:「只得四成有資格的選民投票,代表不了甚麼。」

這說法當然是不能成立的,倘若親中派大勝,他們豈非一樣要說:「只得四成人投票,代表不了甚麼。」

我對四成人投票一事絕不詫異,反而覺得正常,若有九成人投票,那時我倒會大吃一驚,定是甚麼巨大的力量在控制和左右選民投票,那便等於投不投票都是一樣了。

且勿以親中親英反左反右為限,各位議員在任何事情上頭,都記著:「我是中國人」,便很多矛盾的想法都會有個原則去解決了。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我是中國人!(三)


經典重溫

林燕妮《林燕妮談人生哲理》1993

我是中國人!() —哀哀遊子心

舉些易為人知的名人,點出一下「我是中國人」的心態。

先說李小龍吧,這位已故國際巨星,生在三藩市,母親是中、西混血兒,他體內亦不是百分之百中國血統。

他的幼年和少年時代在香港度過,十幾歲讓送了去美國唸書,妻子亦是美國人,直至二十六、七歲才回港定居。

他那短短三十一年的一生,幾乎有一半時間是住在外國的。

事實上,他的英文遠比中文好,但他給我的感覺,是很強烈的「我是中國人」,

中國的功夫和哲學,令他入了迷,他覺得中國才是他的根。

《精武門》等等片子,無一不是在表現著一點:「我是中國人」。

想起女藝人,免不了想起梅艷芳,我與她識而不熟,但她反對強權,希望中國好的心,是旗幟鮮明的,

這並非與中國政府對抗,而是有所抗議,絕不巴結高官,可見其氣節之所在。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