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圖片分享(30)


圖片分享(29)



天妒英才

 


一個在國際上有地位的醫生,一次中風,便了結了他的事業和生命。我是說我很尊敬的朋友Bill Shawn夏威廉醫生。他的名字像美國人,但他是在中國出生的中國人,解放時全家去了台灣,然後去了美國。他是在美國完成學業及出名的。他曾當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院長、紐約大學醫學院院長,然後再回歸UCLA醫學院當院長。
這一切是他逝世後我才知道的,平日閒談,他隻字不提。我是在紐約認識他的,那時他已經很有名。在1980年之前他已經研究微創,亦寫了一本書,microsurgery什麼的,給了我一本,不過那時我不知道微創是什麼。駁手駁腿他最出名,斷手斷腿的傷者,每每因為他的高明醫術而駁回手腳。有一回一個男人走過紐約一個建築地盤,起重機突然傾前墜下,起重斗恰好壓那男人雙腿。那末唯有用另一部起重機來吊起墜下那一部。可惜另一部起重機不夠力量,吊不起壓男人雙腳的那部,得用機場那種大型起重機才行。
可是那男人雙腿已經讓壓斷了,流血休克,紐約機場離市區很遠,傷者等不了那麼久便會死了。那時所有記者和紐約市長都在那兒不知如何是好。夏威廉醫生到了,他向傷者說﹕「你等不到機場的起重機的,要是你想活下去,我就在此地把你的雙腿割掉。」為了生存,傷者願意躺在泥地上讓夏威廉醫生割斷他的雙腿。
最需要勇氣的是誰?不是傷者,不是市長,而是夏威廉醫生。他得在記者、市長眾目睽睽之下在泥沙地上做這個大手術。要是救不活那男人,他會名譽掃地,但救得活當然不一定。不過,他在那種情形之下,能夠心平氣和,定力萬鈞地快速割斷了傷者雙腿,馬上把他送到醫院續命。那是需要多麼大智大勇的醫生才會這樣做?他大可以說不能做的。他成功地做了,成為所有報刊的頭條。
可惜,在他才六十多歲的時候,自己大中風,幾年後便逝世了。我說要訪問他還沒機會做得到。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花光錢早點走


女友心血來潮,說道﹕「有沒有安樂死?」我說有些地方有的。她馬上十分歡喜﹕「那我便花光我的錢,然後安樂死多好啊!」另一個朋友說﹕「安樂死是給絕症病人的,你又沒病,怎可以安樂死!」她說﹕「當然我會留下一些錢給孩子,自己,為什麼要留錢養老啊?我不喜歡老,老來生活質素沒壯年好,活下去幹什麼?為了養老,我很多心愛的東西都不捨得買,很多想遊覽的地方都不能夠去。如果能夠不老便不用養老,我想花的錢便可以花了,美夢成真,那才是完美人生啊!」

她所說的不無道理,現代人都要打算養老,不能靠子女。現在什麼都貴,房子又貴,子女想養老人家都不夠錢了。有一雙夫妻,都是大學畢業生,他們決定要孩子,便生了兩個。那末便丈夫上班,妻子留家帶孩子和做家務,不請工人。他們單靠丈夫那份薪金過活,平日完全不出外,用一塊錢也要左右算過才入能敷支。如今丈夫剛四十歲,原本俊秀的樣子已是疲勞滿白髮了。還要等孩子讀大學呢,這輩子就是養、養、養。

記得我初念完大學時,東西不是那麼貴的,不至於有了孩子便分文都要算。我們那時間是香港的最好時光,只要你肯工作,便一定有工作給你做。我有一份正職,但我愛花錢,不過我也愛工作,所以在正職以外,翻譯、寫稿什麼都做,我賺到的錢比我的上司還多。不過,現在這種情沒有了,肯這麼做的人也沒有了。

說起養老我當然不喜歡,其實我做到四十歲已經可以什麼也不做退休了,不過四十歲是盛年,怎能夠什麼也不做那麼悶?所以又做、做、做、做、做;玩、玩、玩、玩、玩。如今發覺還可以玩的朋友少了,有些身體欠佳,有些情緒不好,有些則仍未儲夠錢養老。哎呀,人老來幹什麼啊?自己累自己。要是能像那個女朋友那麼說便好了:「我要安樂死。」不用有老疾,那是多麼痛快呢!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圖片分享(28)

 

睡不好夢好




近來很累,好像整個人都重了似的。每晚醒來五次,很難不累吧?睡前又不是喝了很多水,腦袋裏面什麼都沒想,那樣醒是白醒,真冤枉。
其實我早睡早起三個月了,戒掉了晚上弄到三四點還在摸摸索索的習慣。起來也早了,八時左右吧。正因起來早,晚上九時半十時左右便睏了,那末睏了便睡。近來來個一晚醒五次,真是想打睡眠公公。
很羨慕有些人只要有五分鐘空都能熟睡的,雖然他們早上六點起,但一整天的片刻熟睡讓他們精神很好,他們根本不曉得什麼叫做睡不好。
每晚醒來五次的回報是有很多夢,長篇的夢,我估計多半是早上發的,因為醒來時還記得很清楚。奇怪的又全是「西片」,角色都是外國人。也許因為西片看得多吧。
絕對不贊成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的夢跟我所思的毫無關係,連特別不會想及的都沒關係。要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倒歡迎,我可以在夢中再度見到我的爸媽弟妹、我的外婆、我曾經愛過的人。我曾經愛過的人九成未死,夢中重見他們的青春歲月是多麼的清新啊!
任何美男子美女都會老的,不是醜,是年歲上了,跟十八廿二時幾乎是兩個人。青春是很美麗的,總有一股青草味道,是年歲把這種味道一一剝奪去的。人有了太多經驗,總像煮老了的牛肉。
少年時,聽長輩說﹕「十年前……」,我們已經不想聽了,那麼古老的時代啊?難怪,十七八歲的十年前就是七八歲,十年前彷彿是前生了。
現在我對年輕人盡量避免說「十年前」,「十年前」是他們馬上不聽的最佳開場白。跟自己同輩的當然無所謂,那是我們共同經過的十年前。至於前輩,十年等於一年,他們隨時說﹕「五十年前我二十歲的時候……」五十年,半個世紀了,想都不敢想。幸好夢是沒有年份的,穿了古裝都是夢的現在,這是夢的好處。
[林燕妮 http://eunicelam112.blogspot.hk]

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

圖片分享(27)


 


現始識龍剛

馮寶寶周前來微信﹕Hi Bo Bo, my father passed away yesterday……寶寶的父親過身了?我便隨俗回了一兩句。後來寶寶說,你搞錯了,那是龍剛的兒子給我的微信,我傳給你,不是我的爸爸。

那我才知道是龍剛。對以前的粵語片我有點模糊,因為家裏人不看粵語片的,自己也偶爾看過十套八套,對粵語片所知有所限制。所以當時的謝賢、寶珠、芳芳戲迷分成兩大派爭風,我都沒看過她們當時的戲。做了朋友反而是她倆成熟了,蕭芳芳原來幽默感那麼重,寶珠原來這麼友善可愛,但那一切都與她們當時的戲無關。認識了謝賢更尷尬,他每部片都當男主角,我竟然一部都沒看過。龍剛我只看過他在一部電影中當歹角,之後他做了導演,我仍是不知道《英雄本色》是源自他的《英雄本色》,沒看過。看得最多的只有馮寶寶的童星戲,現在更是好朋友了。

直到龍剛逝世,我才知道那麼多電影人崇拜他佩服他的電影工作,可說他是那時脫臼粵語片的創先者。

他逝世時八十歲。看《明周》,他知道自己患的腿部小瘤也不緊張醫治,到了最後變成盤骨肌肉瘤,做完了放射性治療五星期副作用令他身體變弱,不能走路,連在上轉身也不行,他做了四星期便不做了。

他說如果菩薩讓他多活八十年,他一定不肯。他說:「唔好講笑,千祈唔好搵搞。」他拍過那麼多電影,有那麼多成就,有那麼多子女,他說自己活得很累,他的兒子聽了也覺得累。

何止他的兒子,我聽了也覺得累,他絕對有權選擇不活下去。最怕人祝我長壽,生命無論如何多姿多采,都是累的。雖然其中有快樂有成就,但也有痛苦厭煩。生命真是太累了,累得人連什麼過去的成就聲譽都累得不想去想了,最想的,真的是一覺睡去不再醒來,不用再累了。

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圖片分享(26)

 
 



購物雙重樂趣

朋友都知我是個烏龍王,又沒有方向感,永遠推推不出的門,永遠行錯出口的地方。然後,每次大叫「我的手袋」時,朋友自會在洗手間、試衣室找回。

每次都會提醒自己,但對於隨身物件,總是慣性遺失,也不知是家族中人哪個基因,朋友倒是一句,那是你的自製基因,因為母親有條不紊,爸爸雖然沒怎樣整理,但物件也不會亂放,兒子更是將物件分類得整整齊齊,全不像我天女散花的散滿天地。

不過,烏龍王也不乏烏龍朋友,剛收到一個女友來短訊,說自己逛街,無意間行入一間小店,看見大字半價,又看見個小巧的手袋,二千五百元半價,也不錯吧,於是用信用卡付款,收據一來,她傻了眼,一萬二千五百,原來那手袋是二萬五千元,不是二千五百元。

那我問她,是否買了。她說幸好臨崖勒馬,但已十分不好意思,不過她也說得對,瘀事痛一痛,總比日後心痛又肉痛好。

朋友今次算是英明決定,二千五跟二萬五,十倍價錢,而且不是什麼品牌,只不過款式較特別而已。如果她真的對這皮包念念不忘,過一兩天買也沒關係。

換轉是自己會怎樣。有機會買了,因為簽帳時仍以為是二千五百元半價,那就沒有多大考慮。如果發覺是二萬五千元半價,那就真要考慮是否物有所值,超過十倍價值時,已不是那一千幾百塊,正如朋友說,瘀一次,總比心痛一次又一次好。千萬不要明知故犯,那只會令自己愈想愈不開心。

許多人以為我是購物狂,其實我也有考慮才動手,因為貪方便,索性一個款式買兩三個不同顏色,方便配襯。只不過,日積月累下,每款衣服有幾個顏色,也就成了我購物一大堆。雖然有點不對,但也得說句,我沒有買錯,只不過買多。且,我對每個顏色一見不忘,如何配搭,早已在腦內配搭起來。

購物是一樂,如何將衣飾配搭出風格,才是雙重樂趣。

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眼睛


看時裝雜誌,大家會發覺外國品牌如果挑選東方模特兒,多選那些單眼皮、小眼睛、瞇成一線的作為賣點。

跟我們的審美標準有點不一樣。友說那是產品問題,產品不需要大眼睛的模特兒,就是要轉移視線。

不過,單眼皮小眼睛也有動人的地方,許多人可以眼精靈,眼圓圓的,你可以說那一眨一眨大眼睛,但如果眼內無情,那就是大而無當,沒有眼神是徒然。

有人因為要求一雙大眼睛,特別到美容醫師處割一刀,那也不是大問題,令自己漂亮一些,絕對不是錯,又不是犯法,不過是令自己多點自信,且割割眼皮,也真是個小手術而已。

知道有同學為了多條眼線,特別在眼皮上黐膠紙,那時候,覺得她們已做得不錯,現在可方便了,各式各款,大線小線的貼眼膠已隨時可以在化妝品店找到。自己倒沒有這能耐,以前戴隱形眼鏡也可以戴完又戴,讓朋友笑紅了臉。

外國人給人的感覺是眼大大的,其實他們是眼窩深,張開眼睛已有立體感,所以,眼睛大在外國人來說,非常普遍。而且,他們的眼窩是圓圓的半弧形,所以是大得漂亮。

顧盼生輝的眼睛最動人,雙眼含情的最感人,眼睛是會說話的,不論是大或小,每雙眼睛都會傳遞信息,這就是眼神。眼神也有各種型態,有些人天生的惡形惡相,也真會配上一雙惡眼。

小時候,不明白人怎會有三角眼,但有一次,見一個女人的雙眼,真是三角形的,先是嚇一跳,後來也不禁多看兩眼,不是欣賞,只不過想確實,幸好,不是正三角而是等邊三角。但可以再想想,等邊三角眼,也是奇觀。

面相中,眼睛為神,許多時候,人與人的交往,就是憑第一眼,那一眼的感覺,其實就是一見生情。似曾相識有之,千言萬語說不完有之,總之,靈魂之窗,就得好好保養,每年驗眼一次是必須,特別是今日的低頭族人,年年一驗,看得安心。


 

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律己才是主場


總會遇上些橫蠻不講理的人,對方既是橫蠻,最好的方法是不要硬碰,讓大家靜下來是最好的方法,如果是朋友,更需要冷靜面對,話說出前想一想,留口就是留手,正如說,錯的一方永遠是先出手的那個,如果只是萍水相逢的過客,更不用勞氣,不用多言,找個出口離開。

以禮待人是好,但其實也真要看對方是什麼人,千萬別被其他人的情緒絆倒自己,永遠記,情緒由自己控制,自己是主場,不要將主導權交到其他人手裏。又不是上茶樓要點心,又不是到快餐店叫東西,這些事可以讓其他人為你作個主,但說到自己事時,則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崗位。

橫蠻的人,往往斤不足,他的殺手,就是蠻不講理,有理說不清的人難應付,因為道理只在他的腦子之內,最好的應對是不應對,或者將話題搬到另一個單位,十足現在流行的搬龍門技巧一樣,你也亂搬一通,由他橫蠻,你就是繞花園周圍走。

人際關係雖然有許多課程讓人報讀,但實際經驗尤其重要,正如說,紙上空談十次,不及現實中實戰一次。蠻不講理最常使用的是批評,批評周遭的心,挑剔其他人過錯,以期提升自己的地位。

要應付這一類蠻人,不妨加點幽默感,不用太刻意,硬笑話會令人感到你不尊重他,弄巧反拙,必須自然帶出,反應要快,自能化解不少尷尬場面。

同時,不要將自己放進是非圈之內,是非從來難分,特別是甲說甲有理,乙說乙被欺,不要做什麼是非圈超人,不但不可以解決問題,更可能被甲乙一同聯手圍攻你,這類無辜事件,相信大家也知道不少,甚至早已領略得不是味兒。

不要做判官,特別是人家的感情事、家庭事,其中有許多灰色地帶,令你誤墮陷阱,倒不如好好處理自己的身邊事。我相信,每一天要應付的事件,總比那些與自己無關的事更多,先要律己,後還是再律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