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小姐與太太


朋友女兒快要結婚,喜事一樁,惟是朋友仍在處於心情整理階段。一方面為女兒嫁事張羅,一方面心情如吊桶。總之是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放下心頭大石,放不下的是女兒能否適應新環境。

大家唯有安慰這位準外母娘,當年她出嫁還不是一樣,擔心的從不是她,而是她的父母,所以今天心情落到自己身上,別有一番滋味,那不但是女兒的人生階段,也是作為父母的人生新階段。

然後再作開解的是,今日女兒出嫁,是她多了個兒子,而且又不是過埠,香港交通四通八達,又有電訊幫助,實在不要掛心,而且有婆家照料,她可以更自由快活。

朋友也說是,想到女兒離開身邊,總有點牽腸掛肚。不過這位朋友也說,自己當初嫁作人婦,仍未習慣「太太」這個稱謂,一次有親戚致電她家說要找胡太,她說這裏沒有胡太、打錯電話便掛線。然後一想,唉,自己不就是胡太嗎。

我們笑她不是胡太,是糊塗太太才對。也不要說這位糊塗太太,自己還不是一樣,也許一直以來,別人稱呼我作「林小姐」。工作上,朋友間,走到街上也一樣,也沒有人會喚我作「李太」。所以,如果有人這樣稱呼我,一定不懂得應對。

太太與小姐的分別,在於工作居多。正如母親,別人只會稱她「林太」、「林太太」,一切自然,「林小姐」對我來說,自是順理成章,回應也快。

近年對女士的稱謂,也有改變,特別是政府官員,「林鄭」、「范徐」、「羅范」、「葉劉」、「陳方」等等,大家又全然習慣,只不過,十之八九大家也說不出她們的丈夫是誰。

以前什麼「夫命不可違」,放在今日更是沒有道理。至於相夫教子這個重責,是知易行難,我是知易,他們行難,因為我立法時他們未免依我規矩。

小姐也好,太太也好,總之做位開心小姐,開心太太,孩子自有他們的人生,至於丈夫嗎,一丈之內為夫,一丈之外是朋友。

[林燕妮]

2014年12月24日 星期三

獵犬故事


朋友說,兒子辭職了,理由是不被重視,為公司出力最多的是他,但獎勵不見得以他最多,反而其他同事,只做一般的工作,卻得到同樣比例的獎賞。一次,他代同事運一批瓷磚到一個地盤,沒想到因為煞車緣故,貨物竟然碎掉不少,老闆要扣他人工,他認為錯不在他,他負責駕車,而且是代替同事運貨,於是,不肯被扣薪金,爭持之下決定辭工,令他的老爸擔心不已。

有時候,年輕人就有種衝動,朋友的兒子是一例。他原本不是司機,為幫同事本來可讚,他以為司機就是司機,不需要顧及其他,但實際是,他要兼顧的是裝運,由於他並不是慣常做這個職位,更要小心,一次失誤,令公司損失,被扣薪是道理,不過在人情方面,上司可以考慮,只是公事公辦時,上司也幫不了許多。

至於朋友兒子認為多勞不多得,這是每個人對自己的看法,公司的成功與否,同事間的配合更為重要,太多勾心鬥角事件,對公司不是件好事,同時也會造成壞榜樣,老闆許多時是對事不對人,伙計如何想就不能控制。

正如自己常會說的一段故事。話說男主人養了兩隻獵犬,一隻只會叫,一隻卻是行動一派。每次打獵回來,男主人總會獎賞同樣的食物。女主人終於忍不住,問男主人,為什麼一隻只是吠,但另一隻出力捕捉獵物,卻得到同樣獎勵,那對那隻特別出力的獵犬公平嗎?

男主人說自己完全了解兩隻獵犬的特性,牠們是互相協調,互補不足。只會吠的獵犬,最終只會將獵物嚇走;而擅長捉獵物的獵犬,少了另一隻獵犬幫忙,亦難順利捕捉。若會吠的獵犬先將獵物吠得心慌意亂,另一隻再出手捕捉,是個天衣無縫的配合,所以,合作是成功的要素。

各人有各人的擅長,能夠將大家的長處匯合,自能掩蓋想不到的不足。也不要斤斤計較,更不要怕蝕底,懂得與人相處,自然減少爭辯,公司合和,萬事自然興,共享成果,放諸社會與家庭皆然,只願朋友兒子經一事長一智,快樂工作。

[林燕妮]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幸運指數


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一樣東西,叫指數,什麼也有指數,股票指數,基金指數,地產指數。健康也有指數,甚至將指數變成指標,不達標便會忐忑不安。

於是,一種貼身的快樂指數——幸福指數便會出現,當然,每個人的要求不同,你的快樂指數跟其他人的不一樣。然後,全世界也會來個指數比賽。最早利用指數去測量國民幸福指數的國家是不丹,只記得不丹國王俊美,眉宇間充滿朝氣,也許這就是快樂的象徵,一切都寫在臉上。

所以,每個人起時應該要笑,特別是照鏡子時,更加要笑,那將會是個一天好開始。有時候,重溫自己的舊照,總有絲絲惆悵,拍照時根本是開心的,但照片出來後,又是另一個感覺,看來,自己才是自己真正的快樂指標,其他人說的、看到的,其實是表面,甚至說,連自己也隱藏不了、裝扮不來。

每個人成長,什麼指數也有變化,健康指數已分成不同階段,幸福指數有時候不是一個人可以決定,幸福由你身邊的人所給予,如果沒有,得自己為自己製造,從來覺得,靠別人給你的快樂,是短暫的,唯有自己給予自己的快樂,才是永恆。

有人以事業、以金錢衡量快樂,但當你已經有過一定的成功,有可以養活自己的資產時,那就可自求快樂幸福。

正如今天早上,醒來聽到連串吱吱喳喳的雀鳥聲,十足鳥投林般快樂,躺在上,細聽天籟,已是快樂。因為這是買不到、做不來,全是自然入耳的金曲。

有時候,從褲子或大褸口袋,找到十元二十元紙幣,也是快樂,雖然不是天降橫財,但覺原來唾手可得,多高興。

又如早些時期,交通混亂間,總有些計程車停在我跟前落客,於是從容截得車子的感覺,簡直是幸福感覺。

什麼幸福指數快樂指數,不妨加上幸運成份,總之,珍惜幸福,享受快樂,更加要相信自己,永遠幸運。

[林燕妮]

 

肯尼亞


美國《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揭盅。今年以抗伊波拉的醫護人員作封面。

世界衛生組織將西非列為重災區,數月前也將東非國家肯尼亞列入「高危」國家類別。因為肯尼亞是東西非兩地運輸重地,不少班機來回西非,令肯尼亞容易被伊波拉病毒入侵,雖然說經過數個月的努力,大致上勉強控制疫情,但伊波拉病毒潛伏期不短,加上肯尼亞邊境不設防,據說每星期有差不多七十班客機由西非飛抵肯尼亞,難怪世衛要將肯尼亞列入容易被伊波拉病毒入侵的第二組別國家。

那年非洲一行,令我對肯尼亞這個地方有深入的了解。不過,最叫我忘不了的是飛機上的故事。

本來已睡不好,帶惺忪毛躁的心情上機,上的是由阿聯酋飛往肯尼亞的非航。飛機細小,有種怪味,可能是非洲人特有的氣味。順手拿一份報章,頭條是一架差不多型號在意大利墜的消息,還有張飛機殘骸的照片,心想,真要唸經唸經。

這還未算,有名漂亮空姐忽然說一個男乘客在飛行期間,突然心臟病發身亡。心下有點發毛,問空姐那如何處理。但見那名空姐十足見怪不怪的說,也沒什麼,因為發現時,那名乘客已經沒有呼吸,就在椅上死去。空姐繼續說,那就用毛氈將他蓋,其他乘客不知道的,還以為那位乘客睡覺而已。

原來我們都與屍同飛,總之那次飛行經驗,令自己極不安寧。試想想,如果今日有個死在飛機上的肯尼亞乘客或非洲乘客,全機乘客隨時要被隔離。也不用問需要隔離多久,總之有一大段時間心慌慌,不但要擔心自己,更要擔心有可能跟自己接觸過的朋友。

肯尼亞首都內羅畢,旅行社的老闆娘負責接待我們四人團,之後的行程由導遊帶領,那是名肯尼亞人,他的英語說得流利,因為肯尼亞以前是英國殖民地。我還記得他的名字﹕阿森。也要多謝他為我們的旅程編排得舒服愉快。所以,當聽到伊波拉病毒入侵肯尼亞時,也真要祝福他們早離惡菌,當然不止是肯尼亞,而是全世界。


 

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烏龍幫主


都說報紙是我的好朋友。除了是每天早上的精神食糧外,隨時是我家中的地板救星。正如今晚,倒瀉了一碗羅宋湯,第一時間用報紙圍堵湯水,然後將薯仔番茄一把放到膠袋內。幸好報紙吸水強又快,幫了大忙,不過之後是運動開始,又抹又洗的,總之是一次家居自我製造豐富四肢運動。

近來又成了魔術師,左手交右手的東西隨時可以消失,明明放在上的物品一下子又不知飛到哪裏。只能稱作初級魔術師,變走東西沒問題,要東西再次現身倒又未夠功力,隨時一兩天才可以令東西物品變回。看來得重新拜師學藝,怕只怕魔術老師也怕我,有一天連老師也不知被我變走到哪裏。

總之,天生就有這種特異功能,朋友給我的釘子,明明見我放在小包包內,但自己將釘子從小包拿出來才不過幾小時,又找不。朋友說釘子太小,預算送我一把錐子,那就不易失去。也好,等待她送我的錐子,最好是個大錐。

朋友終也忍不住,送我一個烏龍幫幫主的外號。看來也受之無愧,熟悉我的朋友都知我是大烏龍一名,如今更晉身為幫主,相信都不會辜負這個名號。朋友叫我發揚光大,廣收門徒,否則後繼無人呢。

想來也是,自己烏龍行為簡直匪夷所思,總令人意想不到。不過,暫時有個候選門人,那是我的超級秘書。她的烏龍奇才,也可以列入考慮之內。早前的經典是我叫她買一隻鑊鏟,結果她買了十款,仍不是我需要那款。最後也得說句,自己沒有時間為一隻鑊鏟與她爭辯。總之,超級秘書的思維,非常獨特,有她自己一套。幸好在公事上,她處理得尚可接受,否則也真勞氣。

近期的烏龍事是,叫超級秘書替我買三包齋燒鵝零食,沒想到她找不齋燒鵝,竟然買了三斤齋鴨腎代替,那是三大盒,見這三盒齋,叫人啼笑皆非,她的理論是,差不多吧,都是齋。看來烏龍功力她未夠,封她個差不多超級秘書名號作罷。

[林燕妮]

留心護心


時代進步,大家對自己身體機能總有一定認識。那人體中最強及最有力的肌肉組織是什麼?拳頭、胸肌還是腿部?其實都不是,是心臟。

可以說,心臟是個最勤快努力工作的人體器官,日中無休,二十四小時工作,無怨無悔,只不過偶然會加速,有時會慢下來,總之,一個正常人的心跳,每天會達十萬次以上,這樣的操作,周而復始,實在值得大家關注、關懷、愛護。

護心愛心,能夠保持血管健康,心臟的功能就可以運用得宜,只是太多因素關係,令冠狀動脈被脂肪沉積而逐漸硬化,造成血管失去彈性,血管狹窄下,供應養分及氧氣的功能變差。

心臟是個任勞任怨的器官,所以,當你知道自己有問題出現時,隨時已進入危險期,所以,近年有不少新聞報道是,年輕人及身體一向不錯的壯男竟會猝死。拯救心臟病患者可說分秒必爭,過多一分鐘已是多一分生命危險。總之,大家也真要好好留心,留意自己的心。遇上胸口痛,不要以為是小事,甚至跟胃痛混淆,經常前後背痛,多加留意,心臟病絕對是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不論男女老幼,不是上了年紀的人的專利,近年已有不少年輕化的個案。

除了心臟病、冠心病、心絞痛等心臟病科外,其實每個人總有不同形式的心病。心病中有種叫深深不忿、心有不甘。這種病比真正心臟病症更難醫治。

得不到想要的要求,不甘心,覺得被人忽視,不甘心,這種心病,難醫難治,因為越是不甘心,越難令他覺得已經被重視,已經逐漸迎合他的需要,但他仍覺得不足夠,心病還須心藥醫,但心藥難求,求得到時病人卻不合作,不吃藥,不願意依時覆診,遇上這類病人,也真難為了醫生。

解鈴還須繫鈴人,但繫鈴人之前繫得亂七八糟,越解越亂,越亂越急,到頭來搭橋通波,救回一命卻將身體弄得虛弱不堪。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