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4日 星期三

一個伴侶


看《明報》,一群上了年紀的長跑份子一起悼念上月去世的最老長跑人。他逝世時已九十多歲了,孑然一身,他的伴侶就是天天早上長跑,直跑到不能動為止。沒有人,有運動,從長跑中他認識了好些老朋友。

能把身體保持得好,亦是個最好伴侶,至少可以晨運,甚至長跑。九十多歲跑個多小時,身體當然好,比他年輕幾十年的人都未必做得到。

我們女人,要上班要理家,早上哪兒來時間?即使有,我頂多跑半小時。有一回早起,那時住的地方轉後面山坡便可跑到山頂。我沒有跑,只是快走罷了。走了一會兒又認不得路,幸而有一群行山男女走上來,問我站在那兒幹什麼?我說﹕「不識路。」他們友善的笑說﹕「跟我們吧,你想到哪兒我們都可以帶你去。」真的,如果沒有伴侶,行山能認識朋友的。

那些行山人知道很多,指地上一棵草,說是叫什麼,有什麼醫療作用,一棵一棵地教我。到了一個大平台,有些人繼續上山,有些人停下來打太極、八段錦。

感覺太愉快了,把一天的開心放了出來。可惜走了幾天便起不夠早,去不成。那時我家有個梳起女傭,她每天早上四點鐘起來行山的,不行山她就不自在。她說若我能四點鐘起,她可以陪我。不用說,那時我凌晨三四點才睡覺,哪能四點鐘睡覺起同時進行?此後就不了了之。

去年試過每個月在一家人中住一星期,不熟的。正因不熟,他們早上七點多便抓我起吃早餐了,我怎好意思不起來。料不到試了兩個月,竟然自動起了。

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我的身體能突變。現在早上八點左右起,晚上十點便睏了,很少晚上出外。正因可以早起,便可以去教堂研經。以我從前下午四點鐘才起的陋習,怎麼去上課?謝謝天,原來令我早起是為了把我扯去研經。世事有些巧合不到你不信,早起變成我的伴侶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