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等待地獄


司馬燕為癌症苦苦掙扎了兩年多,從108磅跌到50磅,亦不怕面對大眾,她真的很勇敢。她丈夫的溫情,實在感人至深。兩個兒子沒有了母親,怎麼辦呢?母親是小孩的窩。願上天祝福保護他們一家。

念書時,跟一個男生是要好的朋友,有一天他伸開雙臂趴在餐桌上說﹕「沒有媽媽的孩子是很可憐的。」那時我不完全明白他的感受,到自己做了媽媽之後,一切就自然明白了。

我一向工作的,有一個短時期是五時多下班回到家。兒子的保母一見到我回來,還不馬上脫身,對我比書桌還矮上五吋的兒子說﹕「媽媽回來啦!」小形人馬上張開雙臂向我蹭過來。那時是冬天,他腿短臂又短,往兩旁伸手走路,十足像個十字架。我愛讓這小十字架慢慢走過來,坐在辦公椅子上親他的胖腮腮,嗅他的嬰兒香。

他胖,又懶走路,我便坐路都抱他,上下樓梯也一樣。

做媽媽若有個保母幫手,不是很辛苦的。這是完全主觀的看法,人家看我抱他累,其實我一點也不累,還不知有多開心呢,那是做媽媽的享受。如果現在他還沒長大,我仍然會抱他的。

我那個朋友,碰都沒讓媽媽碰過,他只知她失蹤了,爸爸也三五天的不在家,他根本不懂得如何做人,什麼事都沒有人問。病了得自己掙扎去看醫生,有一回他病得太厲害,醫生不忍道﹕「你別過來了,我到你家來看你吧。」他病的時候吃什麼?白開水和白麵包。平時我們都不會天天這樣吃了,何生病。

妹妹患癌症時二十六歲,一直反應很好的。但是整家人的腦袋勾掛的就是一句話﹕「她能活得過今天嗎?」最後在養和院的很長時間,她都以為自己會康復的。忽地有一天,她醒不過來了,但仍然能呼吸。她一口氣一口氣地喘,沒知覺了。我們腦袋中勾掛的變了﹕「下一個小時她還能活嗎?」結果不能,一秒一秒地看她走遠一點,走遠一點……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