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去睡他吧


近來紅遍網絡的新詩《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讓我吸了一口新鮮純潔的空氣。這就是叫做赤子心。女作者坦白地寫出了女性的心事和對愛的夢想。那不是放蕩,回憶小學四年班時,我也自然而然有這個想法。八歲的小姑娘,連放蕩兩個字都未識寫,這個嚮往已經有了。幻想中的男孩子是沒有臉孔的,只是一個男孩子。我也不知道什麼叫做「去睡你」,只知道去找他。

作者是腦癱瘓也好,農婦也好,都市女子也好,有人敢寫這個嗎?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

(略三行)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光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下略)」

人們討論來討論去,就是那個「睡」字,假如改成「愛」字這首詩便不大鵬展翅了,這首詩是有行動的,不光是講的,你跟不跟你的丈夫睡?你不跟你至愛的男朋友睡?不用左姿右整了,她把她的欲望筆直的寫出來,看上去有什麼不道德?

想起中國第一批古詩中的《蒹葭》(粵語讀「兼加」)嗎?古詩是最含蓄的,亦是農地上的民歌。那時中國的字沒現在那麼多,古詩是很短的﹕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那豈不是古時男性眼中心中的夢想嗎?他們在離開本身所處的地方,隔了水,看見了美麗的少女,很想追求她們,沒有什麼不對。不荒淫的,很赤子心的。現代詩,我希望,不矯扭、不做作,那詩才高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