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7日 星期六

沒人管的工


打了一年半的工,原來是沒人管的,直到今天,看了「舊上司」李雪廬有本廣告和TVB的書出版,原來他沒當他自己是我的上司,而是沒人敢管,扔到他手上的人。他寫道「林燕妮是個TVB沒有人管的人」。怎麼我不知道的?

TVB新聞部做了一年半,我便離職去了紐約再上其他課,不料才去了一個半月,TVB便打長途電話叫我當即回去,管理宣傳部,好像我沒有辭職似的。

我回去了,宣傳部的同事我一個都不認識,他們逐一向我自我介紹。沒有工作範圍和指南。那我便自己分配組織起來了,跟各個部門都聯絡的,包括營業部在內。我們工作得很高興,相處很愉快。除了破壞台規之外(有一天我多手改了TVB的嘜頭播了出去)。我要做什麼活動推廣TVB節目,華星、社會慈善團體、政府新聞處我全部都在沒有預算之下,又賒又借的做。有人說公司忘了做宣傳部的預算。

老闆的晚宴有時也要去,我不願意去,但我傻兮兮的以為那是宣傳部工作之一。直到我告訴李雪廬我不要去了,那以後便不用去了。

去年看李雪廬出版那本書,原來是老闆不知我辭職了,特地要他們把我叫回來。一眾高層都知道我爸爸跟主席利孝和先生是老友兼其他生意拍檔,沒人敢管我,由得我喜歡做什麼便做什麼。我爸爸和利孝和的關係我從來不說的,恐怕特別受優待,便什麼都很用腦去想,用功去做,做個半死。怎知最秘密的事也有人知道的。不過我不知道人家知道也好,我一直拚命工作。

老闆的大宴我見慣了,所以他叫我去,不失體面吧。但別人有別人的想法,連老闆太太也叫了我去他們從前在淺水灣「堡壘」宴客的地方談了一陣子話。她在插花,我不識插花,沒法幫忙。後來老闆太太大概發現這個只是個傻丫頭,不是什麼花瓶才對我沒疑心。回想那份工真是個大烏龍,好在給了我不少工作和社交經歷。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