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尋找陳生


「你認識聾耳陳嗎?」

朋友清早來一句,沒頭沒腦的,將人弄得一頭霧水。後來問了朋友,原來她一早醒來,右耳聽不見任何聲音,像阻塞了,於是,自我安慰的說要將聾耳還給陳先生。

這當然是朋友的自製笑話。我只得叫她立刻找醫生檢查,找出原因,因為耳仔忽然聾了,有許多因素。

我也試過這種感覺,那是嗡嗡嗡,十足有隻蚊子在耳朵內,忽然又會有陣陣風聲,甚至有浪奔浪流的聲音。總之是百聲匯聚,一時高一時低。我的也是右耳聽不到說話,將電話耳筒放在右耳,像有個機械人說話,但是蚊型機械人在說蚊子話,放回左邊耳朵也就沒事。

不要以為只有一隻耳朵聽東西沒有問題,其實也挺辛苦,那種嘶嘶沙沙的聲響,令人煩躁不安,那次我也不敢怠慢,立即往看醫生。醫生說沒有發炎,只是耳壓不平衡,需要吃藥打通咽喉管;因為是有一道氣將管道阻塞。可能是感冒,可能是氣壓,例如乘搭升降機也有關係,總之原因也多,給了我一些收鼻水藥,當然還有通管藥。

那幾天也不好過,我跟朋友說,說好話請在我的左邊,我可以聽見,如果想說壞話,麻煩在我的右邊,我不要聽見。

卻原來,醫生說我們聽見聲音,是靠腦而不是耳朵。兒子立刻問,那耳朵的功用是否用來掛眼鏡,我說不是,是用來扭耳朵的,方便就手,可以扯高拉低。

什麼喁喁細語,算了,全變了嗡嗡嘰嘰語,唯一好處是晚上也真寧靜,我在想,如果枕邊人呼嚕聲音大,聽不到也是不錯。

不過,不要以為聾耳是寧靜得一丁點鬼聲音也聽不到,反之,那種集中的丁點兒,直入耳窩,絕不好受。

自己試過這種感覺,完全明白朋友的無奈,希望她吃完那個療程後,可以藥到病除,也希望她早日找到她的陳先生,將聾耳還給他。至於為什麼是聾耳陳,天曉得。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