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愁痕滿地無人省


一位外表開放的男子說﹕「有心事跟誰說?想了一番,還不是我自己?」這就說明了愁是什麼意思。

清康熙才子納蘭性德,父親是六大丞相之一,他本人深得康熙寵愛,老叫他跟。別人肯定覺得這很風光,納蘭卻討厭得要死。生為丞相之子,長相迷人,騎射第一,還有文學天才,他愁什麼?他就是看不起那些幸福,唯有文學能疏他之愁,他亦無人可說。

納蘭那種作品很多,且看他一首《虞美人》﹕

愁痕滿地無人省

露濕琅玕影

閒階小立倍荒涼

還賸舊時月色在瀟湘

薄情轉是多情累

曲曲柔腸碎

紅箋向壁字模糊

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

詞中琅玕和瀟湘都是指竹叢,古人寫作,很懂得用自然山水動植物培植心情。今日不用,已是Gapsa1-sinθ),「我愛你」了。我告訴兒子,他爸爸追求我時的情信滿是數理方程式,我們能那樣溝通得很好,他的中文不濟,寫不出中文情書。

納蘭那時自然沒有a1-sinθ),現在又有多少人能寫納蘭的詞呢?

愁仍是電腦方程式表達不出來的,那句「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怎麼寫啊?「我回憶在燈前擦暖雙手為你寫」,讓你想起女朋友嗎?男朋友嗎?憶,即是現在沒有了。納蘭情厚,他對很多友人太好,可人家的性情跟他不一樣,那就似乎薄情了。他的另一詞中一句「人到情多情轉薄」也是這個意思,我深信多位讀者都會有這種感覺。愁痕滿地,跟誰說去?人家會說﹕「既是丞相之子,皇上之寵,長得好看,文武雙全,還愁什麼?」但那全不是他想要的,這種愁,唯有自己跟自己說。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