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傳媒既忙又沒錢


一生都在做傳媒工作,電視台新聞、日報、周刊、廣告公司,全是年終無休的。除了廣告公司外,收入亦低。

報刊作者最怕的就是過年過節,當人家準備出外度假時,我們就得把過年過節要登的稿子先寫好,不能斷稿的。

如今更艱辛,網把很多看書報印刷物的讀者奪去了,印刷品銷少了,但支出不見得少了。光是什麼都沒印的白報紙,紙費已幾達售價。此外,報館要有僱員、記者、攝影師、編輯、打字員,還要印刷,跟發行商分成,那靠什麼支持天天出版,不是售價,而是廣告收入,廣告收入愈多愈賺錢。沒有足夠的廣告便要貼錢。

我愛寫作,但我一直是打兩份工的,另一份工支持我的寫作。單靠寫作,我可能房也租不起,別以為我家庭環境好,家裏會給我錢,沒給過,因為我沒問過。總之我總有點賺錢方法。雖然媽媽不要,但我每個月給她八千元零用的。不多,也總算一點點回報吧。

她替弟妹買過屋買過車,沒替我這老大買過。屋,我自己賺得到,車,我不會開,請個司機我倒會。我不是特別不想要家裏的錢,不過沒那個需要便沒想起來。

初在《明報》寫專欄,稿費便會給媽媽的了,讓她開心。我給自己的零用也很多,離不開名牌,但誰能責備我?錢都是我自己的。我很以能供兒子到美國讀書為榮,男的不肯供便女的供了,到底我是媽媽,又懶得跟男的吵架要他供學費。男人其實很吝嗇的,一個二個按錢包的,我乾脆連他也不要了,麻麻煩煩,沒男子氣。男人很多對外大方,對家人卻很自私的。怪不得一個女友談起自己的丈夫說﹕「做他的朋友比做他的妻子好。」

想做文人,最好有錢墊底。不知怎的,中國文人除了少數幾個之外,個個都是窮的,中國不尊重文人,中國人不尊重文人,我們有史以來的燦爛文化都是個「窮」字迫出來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