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星期二

狂野行


各影評狂讚《狂野行》,那我便跑去看了。原來一點也不好看,亦沒什麼意思,悶了兩個小時。本來想,即使沒劇情也有風景可看,怎知又沒有。

女主角因為受了家庭、社會、男女關係種種打擊,便發誓要走完那條逾千哩長的獨行徑,背帳幕、乾的食物和水,百多磅的物品一天又一天的去走。導演很仁慈,只讓她被一條蛇和毛毛蟲驚嚇過,和只有一次找不到水,結果又找到。在奧斯卡獎中,我會選他為「最仁慈的導演」。

女主角美麗不美麗各花入各眼,主要是演得好。這位女主角演得很順暢,最好有點性格,這樣戲應好看點。

各人有各人的哲學,在一些人眼中,她的種種不如意是要走個多月才能沒有了的;在另一些人眼中,那些不如意可以自己放下,不須折磨自己七個月去苦行。

有些人會去禪修,有些人會去教堂。有些靈悟的人禪修了三個月,一切苦難便自動消失了,有些人一氣便會跳樓。每個人的選擇會不同,有些人的選擇會對,有些人的選擇會錯。

那也與本身條件有關,像我這類,能走路,但是沒有方向感,亦渾身乏力,光叫我揹個帳幕也做不到。我並不怕蛇蟲鼠蟻,但片中只出現過幾隻,我受得住。不夠氣不夠力始終是我的缺點,所以不論受了多少刺激也不會那麼的走路,不夠條件。

我這種是比較看得通的人,什麼都可以忘掉算了。我是說真正忘掉,不是迫自己忘掉,天性如是。我亦知道自己有錯,不會只怪別人。怪人太煩了,還要為他們走幾千哩路,我想不出理由。

別以為我沒有痛苦,不寫出來而已。如果寫了出來,有人都會問我﹕「那你為什麼不去死?」所以我並不同意以折磨自己、讓大自然折磨自己為解救之法。救什麼啊?有些人就是喜歡自虐。各人自由,我不會反對你走狂野行(其實一點也不狂不野),我則真是「死好過」,舒服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