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狀態虛脫


狀態虛脫

18-3-2015

從去年底到今年三月頭,莫名其妙過了那麼多個星期狀態虛脫的日子。每天起後看完報紙又睏起來,那麼便睡覺,果然天天睡得香。醒了,肚子又不餓,那末又睡了。很多約會都去不成了。並沒有煩惱,只是沒有感覺,沒有感覺又睡過,每天睡上十幾個小時。

兒子問﹕「媽媽,你都不吃東西的。」可是我倒沒有瘦。人怎可能睡睡醒醒的過了個多兩個月,還會肚子不餓。

不是沒有出外過,那些是必要的。其他的日子老是不願意踏出大門。多半人每天要上街幾次才舒服,我卻打死也不肯出外,好友們個個打電話來揪我出去,我去的只是看電影。吃嘛,什麼都不喜歡,只吃巧克力和水果。即使去到了飲宴,朋友們都說﹕「怎麼你比從前少吃那麼多?你根本不吃,只吃甜品。」那我也沒法解釋。

之前我試過三個月步不出門,那時是情緒不佳。這回卻什麼也不是,只是狀態虛脫,內裏完全沒想任何東西的。

最佳娛樂是鄰居生了個小子,每天至少大哭三次。早上是第一次,哭三個小時;下午茶時間是第二次,哭三個小時;晚上是第三次,一直哭到凌晨十二點。

起初不習慣,但很快便習慣了這一天三次的廣播節目了,他不哭我反而睡不。知道嗎,嬰兒最大的聲音可以到達鑽地機的程度,但我亦習慣了。一切都是習慣。

現在他不哭了,哭足三個月,就係長輩所說的「哭百日」。我倒十分懷念這個「哭百日」,太靜了。

「哭百日」哭完了,我卻突然正常了。早上起來很充足似的,會上街,會見人,只是沒見過他。不管啦,把他收作乾兒子吧,雖然沒見過面。一直不敢收乾兒子乾女兒,說收乾兒子,我的兒一定說﹕「不行!」他要媽媽只有一個他。問他﹕「收乾女兒呢?」他也是毫無興趣地說﹕「要乾這乾那幹什麼?」那麼只好找頭乾貓或者乾狗兒了。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