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人間惆悵客


人間惆悵客

17-3-2015

殘雪凝輝冷畫屏,

落梅橫笛已三更,

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

知君何事淚縱橫,

斷腸聲裏憶平生。

納蘭一生富貴榮華,生在丞相之家,傷心別有懷抱,他的父親讀到納蘭詞,不禁奇怪,孩子什麼都有,為什麼從他的詞中,隱隱透露出不快樂。

人間惆悵客。納蘭心事自有知音人知。父親不明白孩子的隱痛,納蘭需要的,不是物質上的充裕,而是心靈上的追尋,由於一切無缺,愈是覺得內心空空洞洞,那是說不出的失落。你更不可以怨一句,嘆一聲,別人來一句,你還要什麼,你還想要求什麼時,答不上,應不來,唯有掛個笑臉,跟人家談笑風生,做個別人眼中的無愁客。

御前侍衛,多少人羨慕的官職,但實際的職務,是皇帝跟班,納蘭文武全才,皇帝就是要他留在身邊,以減少納蘭父親的勢力,可憐納蘭一身好本領,卻無法舒展,可以說,納蘭生在宰相家,對他來說是負累。說得再清楚點,納蘭成了父親與皇帝之間的犧牲品。

殘雪映在畫屏上,顯得冷冷淒淒,三更淒怨人聲絕,遠處梅笛聲響起,哽咽聲惹人自傷身世。「斷腸聲裏憶平生」。納蘭正是人間惆悵客,心事憑誰。

英雄有志難伸,有才難展,那種說不出的寂寞,山一程,水一程,而今真箇悔多情。多情本無罪,斷腸回首處,淚偷零。名士傾城,一般易到傷心處,人間如厚福,天公盡付,癡兒呆女。

好一句癡兒呆女,問世間何其多,唯有那份癡呆,總有玉顏千載,依然無主的悲哀。

世情實在太複雜,但癡男愛女的情愛,本是單純,只是糾結的情只為人間添上無奈的色彩。

當時只道是尋常。回首未及三生,落花如夢,若解相思,與誰一枝。不信相思渾不解,醒也無聊,醉也無聊。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