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怪狗狗


一個二十歲的男孩子有個寶貝,那就是他那頭長捲毛黑狗,沒見過真身,只聽他和他媽媽說過。照片,看了等於沒看。牠渾身黑,眼珠子也是黑色,沒有眼白的,拍起照來就是一團黑。

牠啊,可是家中的主角,愛黐人。主人出外不帶牠牠會哭的。留牠在家卻有如大暴動。牠個兒小小,卻有本事把所有沙發靠枕、上枕頭、桌子上面各種東西都划到地上來。還有一個絕招,就是把洗手間的捲廁紙從頭到尾的咬拉,直到沒有為止。

朋友的媽媽說﹕「每次都是這樣!」那末誰收拾呢?媽媽咯。奇怪她不介意黑狗老是這樣。兒子更加不介意了。

聽了黑狗的種種頑皮作為,問牠喜不喜歡外來人的?兒子說﹕「喜歡,牠是凡人都喜歡的,一見熱情,會爬在你的身上,舒舒服服的讓你抱。」那末怎麼防賊啊?看來不會,牠會每一步都跟賊哥哥,要他抱牠,賊哥哥遇上牠可麻煩了,來了個礙手礙腳的狗知己。

有一回看牠的獨照,又是一團黑,只是身上的毛讓削去了,頭上的則條條捲豎得很高。我問﹕「怎麼削掉了毛?」朋友說﹕「牠的毛很長很厚的,到了夏天便要削,不然會熱壞了牠。」我問怎麼頭不削呢?原來頭上的毛要保護牠五官不分的臉。

我說找天抱牠來我家玩玩啊,牠習慣不習慣的?朋友說﹕「牠什麼地方都無所謂的,不過屋子裏如果沒有人,牠一樣會搞牠的六國大封相。牠很怕沒有人陪的。我讓牠在你家住幾個月吧。」哇,止住止住,幾個月牠要把我的家拆掉了。

朋友說﹕「這狗兒今年四歲了,但行為只像四個月,好像不會長大似的。」四年像四個月,但牠的所作所為又不像弱智,亦不像聰明,這頭狗真的似一團墨潑在地上,立體的。朋友的媽媽說﹕「牠近來好像開始褪色了,從黑變成深棕色,似乎又快變成深紅色。」真的要去看看牠,看牠在我面前會不會變成鮮紅色。鮮紅色的狗,我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