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9日 星期日

活在雲中


活在雲中

19-4-2015

為什麼那麼想有飛機師牌?天上什麼也看不見的,只有白雲。終於明白了,在天上好像去了另外一個世界,視程內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藍天,一片白雲,地面污穢骯髒、熱鬧冷清、榮華孤淒,完全看不見。

我們平常看見的「世界」,其實只是地球的堆填區,在天上的潔淨世界,坐飛機也只能從那小窗口中看到多少上一邊世界,世界的另一半。

我那駕機的女友一邊開飛機一邊跟我說:「我上到天空,就不想下去。」我更加不想下去,她可以喜歡飛便飛,上一半世界可是她常常探訪的地方了。

開飛機不悶的,她當然不知道天上哪兒有一塊大雲、一塊中雲、一塊小雲,那是天天不同的。選安全的飛行是第一條件。安全不安全我不會看,她從十幾歲便開家裏的私家飛機了。有時前面有一堆大雲,她會笑說﹕「我們鑽進去好不好?」那便鑽了。雲裏面沒有從遠處看美麗,只不過像穿過一重霧沒有形體。從愈遠處看過去愈好看,一塊又一塊的雲,有如柔軟的雕像。坐商業機飛到三萬幾呎,有時藍色全不見了,下面全部是一個雲的城市,有凹有凸有平地有高樓大廈,根本是童話中的仙鄉。不怕墜機,彷彿人都要墜在雲上。墜在雲上多舒服,唔,連平日我們所害怕的墜機,都是一片軟綿綿的。

我在幻想時,女友會叫我坐好點,前面的一程會有顛簸。估計天空情形也是樂趣,有時要專心,她便不跟我說話,她要聽飛行廣播電台說話。飛行廣播電台有如不知在哪裏的廣播電台,因為天上太高,機速也快得不得了,看到了已經撞了,所以用聽的是交通指揮之一。

她說﹕「在地面上車壞了可以停下修理,在天上可沒有泊車位。」她是非常小心的,有一回近冬天我們本來想從紐約向北飛,後來聽見有風雪,她便怎麼也不肯飛﹕「你要讓雪球什麼的把飛機撞歪過來?」很懷念她,她搬了去佛羅里達州﹕「兩部飛機我都帶過去的,你來吧。」來啊來啊,交完稿便來。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