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雪印


雪印

29-3-2015

冬天時我們並排的雪印,是會融的,你的腳大,我的腳小,互相望望大小雪印,不禁相視而笑。我們天天走,夜夜走,以為那是不會退的,但春夏來了,雪都融掉了,那裏還找得我們的雪印?我記得我們一起走過,你記得我們走過,現在可是一片乾地。

分別太久了,人總會成家,於是雪印變成我的家庭、你的家庭。相憶,但沒有鞋子的雪印了。家庭對你是很重要的一回事,我的家庭早已溶掉了,但你的卻愈來愈堅固。我想不到你還深深記住我,希望見我。你是我人生歷史的一部分,我渴望見到的,不為什麼,只為見到你。

你說,今年的農曆年會來看我,只是,我已身在另一個地方。你只能偷出一天時光,向故人說聲﹕「你好嗎?」但這也做不成,往往我在東方你在西方,我在南方你在北方。得到你將方向盤朝東扭時,我又早已定下向西跑的路線,那時你已不能改變你的計劃,我亦定下向西的路程。

相見,一天很難,一個月卻很容易,只是你再沒有一個月了。永遠的兜兜轉轉,永遠的追追逐逐,只有緊急地告訴我你只有那一天的時間,卻又永遠不能遇上。

追以往,當你打算將你的心交給我,而我亦準備伸出一雙手時,你卻突然沒有出現,你亦沒有解釋為什麼你不能出現,我的雙手就在當天讓別人捉住了天天不放,我最後只能,在收回一雙手時,接一滴雨,你的一天。原來,一滴雨也可以讓人撒手。再見你時,我已不肯再伸出我的雙手,畢竟你永遠只遷就你自己的時間,完全不理會我的時間、我的自尊,傾盆大雨我雙手是接不來的。在白雪紛飛,重重疊疊的雪花底下,雪路雪印,還不是給那飄飄難的雪花埋葬了。

一個只顧自己家庭而讓呆呆地等你一見的人還應等嗎?不是要做第三者,只是想見見你,朋友們說,不要他了吧,老是要你等不,怎麼叫做深愛你?是的,珍重,留下你的心,溫暖你自己,不用還給我了。新年已過,身在遠方的我永遠身在遠方了,不用跟我說新年快樂了。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