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4日 星期日

腮兒和奶香


腮兒和奶香

24-5-2015

看一兩歲的小孩走路,一邊摔,一邊起來,他們離地面才一呎,摔了等於沒摔。我們大人真羨慕,身體離地四五呎,摔當然痛了,還會斷骨,真是愈高愈沒用,唯一的用處是抱他們。

小嬰太舒服了,既可貼他們的胖腮兒,又可嗅聞他們胖腮兒發出的奶香。世上沒香水比奶香更迷人的了。兒子不長大就好了,至今我仍可抱兩臂間的他,疼他、嗅他、他,而他的兩隻大眼珠只曉得毫無表情地盯我,那讓我覺得溫暖、平安。是啊,這麼一個小東西就讓大大的我們感到平安,不用擔心他們有心計沒心計,更加不用擔心他們是開心還是不開心。除了嬰孩,世上還有這種人嗎?

兒子小的時候,我十分喜歡抱他,抱得他懶了,不願走路。人家十一個月已在走路了,他到了一歲,還只肯走了一步便又爬。我就是那麼的抱抱抱。抱了多少年我沒算,只是有一天朋友告訴我﹕「你兒子的腳尖已碰你的足踝了。」我倒是看不到的,怎麼我能抱幾十磅而不累,亦沒覺得他一天比一天重了?也許只有媽媽才是這樣的了。

兒子自出生便愛吮左邊大拇指,吮到上小學還在吮,老師投訴,我也沒什麼辦法。我愈用力把他的大拇指拉出來,他便愈用力地吸,直至拉到「卜」一聲才出來。他暫停一陣子,又吮,每天不曉得多少「卜」一聲。

媽媽愛抱他,他愛抱美女。我不知道他那麼小怎麼分別美女不美女,老是坐在最美那個旁邊,然後坐上別人的大腿,男人他沒興趣,也許我肉多,他習慣了讓軟肉貼,男人沒什麼軟肉,因此他只找美女。

這是我和兒子的故事,很溫馨的故事。到他過了七八歲,我敬告上帝﹕「你賜我這七八年快樂,以後兒子怎樣也算了,他小的時候實在是我當母親最快樂的時候。」看他長大念他小時候,是我的一個寶藏。他不會怎麼記得,但是我記得,那胖腮兒那乳香,我可以離開整個世界。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