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想死


想死

2-5-2015

沒什麼理由,從小五、小六我便想死,並不喜歡人間,只有我的老友胖胖有耐性聽我聊這種話。

人不是缺乏什麼才可以想死的,不享受做人便想死了。我從小到大所追求的便是真摯的友誼,那比愛情還重要。愛情則是最好玩的了,但真摯的友誼是不能夠玩的。我很重視友愛,可是友誼,沒談到友愛那麼單純,其中已有很多虛假與不公平了。在這面我脆弱得像個小孩子,輕輕的一我便痛入心裏。

我知道有錢有社會地位有學識受人尊重,但我也知道人在朋友背後搞什麼,十張嘴巴一齊刺傷她,那她們便快樂了,男人也一樣,男人是朋友更加少的,因為他們要做斤斤計較的事業。

女人特別搞事,哭跑來找你,揭開你的男朋友有第三者的秘密,她是為你而哭的。轉個頭,她又公然告訴別人你的男朋友是多麼好的一個上司,他生也要為他工作。

男人則認為自己全世界最能幹,妻子若在他面前說另一個男士也頗能幹,他包管翻面。雖然,面對公眾他們是笑握手,兄弟似的親熱。

錢、學識,每個男人都硬要相信自己多,以如今的物價,一億和兩億似乎沒什麼分別。你的舊識只要是賺了三億,會對你說﹕「其實,從前我已經買得起你的房子了。」那麼張揚,為什麼當時不買,現在也不買?只因他現在不用打工,要反摑你一掌而已。奇怪的是,你從沒掌摑過他。

女人朋友之間,愈變得富有的愈多人親近讚賞,即使貌如陶三姑也有資格當香港小姐,站在一旁看,真是不知友愛在哪兒,有人問我,為什麼三個月不出街,不想看得太多啊,我沒有說自己好,不過想想要捱到八十、九十歲才死,真的膽戰心驚。我沒氣力應付這一切了,你說是不是愛情比友情真實一點?三十歲的男人很難跟陶三姑深深一吻啊。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