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3日 星期六

一樣的日子


一樣的日子

18-5-2015

自從去年上街運動看了幾個月,悶不可當之際,香港的新聞似乎天天差不多了。上街運動有如拉得過長的電影,盼它早點收場。它之讓人悶,是沒有火花,沒有英雄。

之後,天天都大碰車、自殺、房地產、股票,民生狹窄得很,那便有空時跟朋友看電影、吃東西。因為不大愛出外,很多邀請都無法去得成。香港變了,我也變了,什麼都沒興趣了。

我沒有精神病,也沒有憂鬱症,總之每天荒荒涼涼的,最愛的是睡覺。劉培基很久之前對我說﹕「我還是喜歡八面玲瓏的你。」以前真是八面玲瓏得交關,如今我頂多一面玲瓏。

沒有原因的,就是忽然間這樣,又最怕別人勸我別這樣,那麼愈怕人勸便愈不想見人了。

沒有傷心,沒有憂鬱,沒有快樂,我根本是沒有問題的,什麼心理學家也解決不到。

悶便悶了,我也喜歡跟朋友們一起玩的,什麼鎖住我雙腿,我也不知道,我的悶騷擾不了別人、沒傷害別人便好了。晚上我寫寫新書,親愛的上帝,不要放棄我,讓我明天踏得出門吧,現在我連教堂也去不了。

跟兒子住比獨個兒還孤單,他見到我便閃,唯恐我見到他一面,吃飯他跟我不同時間的,總之我不吃便他吃,我吃時他不吃,多半一天大家只說一句話,不是我不理睬他,而是他避開我,其實我很少開口跟他說話的,不是噌噌那類媽媽。

無所謂,他不愛說便不說了。我家有如一齣十小時只有兩句對白的電影。

我不苦,也不悶,順其自然吧。什麼都有不等於開心,有時缺乏好些東西,努力去爭取它反而開心的。

看看幾點鐘?黃昏七時了,自己吃飯去,吃完了飽飽的,正好是懶在上等待睡意的訪問,然後做夢,精彩百出,那才是我的生活時間,醒時好像不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