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9日 星期六

所有美都是力量


所有美都是力量

7-5-2015

芭蕾舞多美啊,可是背後天天的練習,不堅持力量不成。你看米開朗基羅畫梵蒂岡教堂圓拱的頂,離地百呎,但站在地上人體看上去卻要和真的一樣,他要花多少時間完成比例?在拱處時得躺在木架上畫,那木架也是這位偉大的畫家想出來的。畫時一躺直舉高手,多累;還有畫漆滴下眼中,多痛。米開朗基羅的畫,就是要天天付出那麼大的力量。

芭蕾舞線條柔美,但你想想要把一只腳慢慢踢上天,然後維持不動要多少力量?簡直累得叫救命,但臉上要表現天使式的微笑。

我最喜歡的俄國舞后普麗賽茨卡婭在上周六(52日)在德國逝世了,她之前的俄國舞后烏蘭諾娃早已過身,之後便是她了。烏蘭諾娃柔純天真,普麗賽茨卡婭鋒利憂傷,那也許跟她的身世有關,她經過父母被黨打殺的痛苦。父親在她13歲時被槍斃,母親在同年被判勞改。想想一個小女孩如何長大。

雖然她天分甚高,11歲就在莫斯科的大劇院登台,但到了31歲才讓出國表演。她的出現震動全球。跳《天鵝湖》,她是完美的,跳白天鵝皇后時她很可愛甜人;角色一變為邪惡的黑天鵝時,她的好勝和恨都出來了,讓人歎為觀止。

《垂死的天鵝》(不是《天鵝湖》)是聖桑的音樂,只有一個人跳,怎樣表現天鵝對死亡的態度。每個人都可以不同的,她也次次不同,亦是表現得最好的一個。

當時她在世界大紅,普麗賽茨卡婭在蘇聯接受俄國版《讀者文摘》訪問時,她一點也不怕地表示她對共黨的各種不滿。她的性格很強,但她是世界舞后,連蘇聯也不敢動她一動。

這種舞后以後難有了,她的技術很好看的,別人做不來。很小時第一次看她的照片集,我就跟同學說﹕「這個將來是舞后。」同學支持的是另一個。我雖然跳得不怎麼樣,但我的眼睛判斷力很強。只要給我一張照片,我便看得出她行不行,有沒有跟錯老師。普麗賽茨卡婭走了,十分懷念她。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