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日思夜夢


日思夜夢

12-6-2015

收到傳真,那是自己的稿子,編輯說漏寫一行,請補回。急急將那一行文字填補完,立即傳真編輯排版。電話接不上,心慌心急的我,自我掙扎得醒過來,原來是夢。

夢中帶驚慌,醒來竟笑起來,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夢,且,作為寫稿人,總不會無端端漏寫一行,自己卻又有條有理地填補上去,雖然說在夢中,自己也佩服自己的專業。

很少夢到有關文字的夢,反而會夢到小說情節,醒來有記下來的衝動,然而,在上輾轉一會,已忘記得七七八八,不過,小說還是自然地發展下去。

如果說日思夜可夢,那多好。想見的人,在夢中出現,聊一個黑夜,實是快事,最想見的是親人,見見他們問問好。當然,還有許多出現的曾經。

還記得電影《潛行凶間》,其中說到盜夢者利用潛意識夢境去偷取別人腦中的秘密。然後,夢境出現不少層次,一層二層三層的,最後十足掉進了四度空間似的,總之,現實與夢境的交替,刺激感官,是一齣令人印象深刻的影片。

所以,不少學者都會分析,每個人睡覺之後會進入第幾層的世界,有人可以將夢境每一個細節說出來,有些只有一兩個場景的印象,據說那是熟睡與淺睡的分別。

想到電影中的一個「主角」——陀螺,在現實中停止下來,在夢境裏不停轉動。那是生命的詮釋,世界不斷循環,時間不會停下,現實不會因為一人的生死而停止。

盜夢者會否出現,可能會,自己的夢已愈來愈少,相信是被盜取了,也希望有盜夢者將別人的夢植入我的夢內,讓我可以化身成為另一個人,這樣的夢也有趣。

開心也好,驚險也好,始終是個夢。能夠開心,那就享受,遇上驚險,那就慶幸。夢的奇妙,在於你沒法控制,總有一個造夢者,為你編排。

夢中,沒有秘密,大家可以暢所欲言,無怪乎有朋友說,枕邊人竟然說得一口流利英文,令她奇怪不已。有什麼奇怪,因為那是夢。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