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8日 星期四

愛兒


愛兒

17-6-2015

過完農曆年之後,嬰兒一個又一個的出生了,每一個都是差不多樣子,要不是由他們的父母抱,真的不曉得哪一個是哪一個的。最容易認的是梁詠琪的啤啤,媽媽那麼高,爸爸又是高大洋人,啤啤的混血兒樣子容易認。跟爸爸媽媽一樣,啤啤的尺碼也特別大,樣子很可愛。

我愛看嬰兒照片,但不愛看女人懷孕照片,肚子那麼大有什麼好看。露半肚的不如不露,更加不好看。

我也是媽媽,沒怎麼照鏡子看大肚子,最享受的是胎兒在自己肚子裏動的感覺。咦,這兒凸起半個壘球似的,是不是他的頭?一會兒那邊又凸起一塊不知什麼形狀的,是不是他的屁股?哎喲,好痛啊,讓他踢了一腳?這些是男性沒法得到的享受,那是上帝跟未來媽媽玩的遊戲。有時熟睡中讓他大力一拳打醒,痛,但痛得太甜了。孩子,你是跟媽媽一起的。

剛出生的嬰兒是不容易認的。兒子兩天大時他的爸爸到嬰兒房找兒子,一認便認錯了別人的孩子,他連自己和我是什麼樣子也忘記啦。

我的兒子永遠不會知道我多麼愛他。他不是愛媽媽那一類。女友說﹕「管他愛不愛你,總之他是你的兒子;我的是我的兒子!」

不錯,他從精卵結合便在我身體裏面生存,並非出生了才和我在一起,他的生命一開始便跟我住在一塊兒了。愛你的孩子,要照顧、要教導,但千萬不能虐待他。偶爾在街上讓媽媽打罵得楚楚可憐的小孩,他找誰救助他,找誰溫柔地抱抱他啊?

太多人把寵物狗和貓當王子公主般的疼,但自己的孩子呢?為什麼不是自己所生的貓狗那麼疼,自己所生的小嬰卻心也不痛地虐待?那是要受罰的。

爸爸媽媽很愛我們兄弟姐妹,媽媽走了,我睡在媽媽的上,不知不覺地常常輕呼﹕「媽媽。」潛意識的。如果她不疼我,我會無端的叫媽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