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緊張鬥爭


緊張鬥爭

21-6-2015

我們很快寫好了厚厚的計劃書,那末給誰看呢?那時馬惜珍的電話不知從哪兒來了,我聽見背後的雜音似乎是台語之類,地點似乎是水果檔。我想,台灣和香港是沒有疑人交換條例的,港警不能到台灣要人。果然他真的是在台灣,叫我們過去,有人會安排一切。我們那時都是大孩子,另一能幹組員只不過是個「仔」,就那樣飛去台灣把計劃書給他們那邊看了。

怎知馬惜珍說﹕「先給我一個人看,我看完你們才給他們說。你們去玩吧。」我們是住在一家普通酒店,當晚沒事做。翌日馬惜珍叫我們去他的辦公室,笑容在臉上。他說﹕「我全部記住了,背得出來了。不用你們向我的人講,我自己向他們講。」他的理解力和記性原來那麼好。

他沒學過英文的,但懂一些。他指對面那家「姊妹酒店」Sister Hotel說﹕「他們把英文名字弄錯了,『姊妹』是雙數,英文應叫做『Sisters Hotel』,不應是單數的『Sister Hotel』。」

結果我們真的沒有講,他把整本計劃書背了出來。那我們便馬上回港做事。負責行動的都住了在報社,我的拍檔負責看片選片。我每天中午十二時前要趕到香港電檢處過片和拿到電檢處的簽名。後來電檢處說﹕「我們怎看得那麼快?」我說﹕「那便不看吧。」電檢處哪能不看便簽名的?我說﹕「這樣吧,我寫三種樣板給您看,我們拍的不會超出這三種。」那便匆匆寫了。其中一種是軟性的,因為不是天天都有大新聞。軟性的我們寫「某大作家在我們這兒寫稿」之類。廣告是整個月不能斷的,廣告再好,也要成勢,我們一天也不斷。

一個月後,馬惜珍的報紙果然銷量第一了。電視台後來說﹕「我們以後不會這樣賣時間給你。」其實我們不是打電視台,是以枝換葉,打電視實在是借它打銷量第一的報紙而已。馬惜珍一看便明白了,那也是我們做廣告最滿意的其中一個。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