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坐機


坐機

26-6-2015

坐飛機是多半人旅遊時不喜歡的,時間似短,有時實在很長。最怕駁機,雖說從香港到雲南大理只不過稍長幾個小時,但因為朋友們從不同的地方出發,比如從深圳出發的快很多,但早上從香港去的要轉機。轉了去麗江,從麗江到目的地,不過幾十分鐘,但在麗江機場,一個工作人員也沒有,椅子和水和洗手間都不能用。兩個小時後才有工作人員,說他們不會早兩個小時出來等客的。

搞手續、換飛機(飛機又遲到了),所謂飛幾十分鐘變了三個多小時。到了大理,已經晚上七時了。那是朋友的生日會,翌日我便要走了。香港到大理變了兩天。

坐飛機旅行,不能不加上等轉機的時間,有一回我們從各地飛到瑞士集合,然後再「飛四十五分鐘」到Sereno,結果轉機等了六個小時。

在機上可以睡覺又怎樣?轉機得在機場等上三倍時間。

西方人多半不清楚地球不同地方的時間不同。巨星彼得奧圖拍《沙漠梟雄》時,從不知什麼地方飛去東方。去時是十三號,怎麼到時是十一號?他不明白為什麼上機比到達竟然早了兩天。

從香港飛去三藩市我最喜歡搭國泰或星航的機,因為是凌晨一點鐘,全程機上安靜,可以睡覺。今天是二十六號,那末很方便,晚些睡覺便成了,怎知原來我去機場遲了一天。我以為的二十六號晚上一時,原來一時是二十五號之後的一小時,已經過了二十六號凌晨一時,去到機場飛機早已在十一個小時前飛走了。

以後我便不敢忘記提醒自己,凌晨一時即是「昨天」。

第一天上大學,我是先去紐約看姨母,住了一陣子,再飛去加州大學註冊。不知怎的到了加州柏克萊大學人家已經開了學一天,學校問我為什麼遲了一天,那時我都弄不清楚東西岸的時間,唯有指天篤地的胡說了一些什麼,幸好,學校沒有取消我的學位。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