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勿玩彩粉


勿玩彩粉

1-7-2015

用粟米粒磨成的彩粉,濃度太高和遇上氫氣是會嚴重燃燒的。哪兒來的氫氣?我們呼吸中的空氣便有氫氣,人多氫氣便多。我們那時為一幢大廈放一百個氣球上天,也不敢用氫氣去吹脹氣球,而是用不會燃燒的氦氣。怎麼如今的學生和二十幾歲的人都不知道粟米粉遇上氫氣會發生大火?

早上起來看報,看到心都痛了,台灣新北市水上樂園發生就因這種爆炸而引致近500人受傷。也許有人以為穿著短褲或泳衣的女傷者兩條腳都畫了彩粉紋。不是,彩粉紋沒有了,讀者看見是她們從上腿到腳底的一條條圓線,紅色的是動脈,紫色的是靜脈。為什麼看得見?因為皮膚已經燒掉了。

為什麼我們必須有皮膚?皮膚是我們身體上最大的外臟,用來保護我們的內臟,以免被傷害和被細菌等等感染。將全部受了傷沒了皮的地方用紗布包好,並不是治療完畢,而是治療的開始。

火傷是最難醫治的傷,而且需時甚久。讀者們看見的動脈靜脈,可能也讓燒壞了,比如接上肺部的血管傷了一截,血液循環便上不了肺,肺沒有了氣便沒有氣上腦袋,腦沒有了氣人便死了。每條血管合起來組成動脈和靜脈的大網絡,動脈把氧氣和食物輸進不同的內臟,再由靜脈網輸出二氧化碳和毒物出體外。這兒我是很簡單的說。當然,火燒輕傷者會快點好起來。

看見讓燒紅縮了的皮嗎?看見皮膚的裂口嗎?燒傷是很痛的。跟要撕去壞了的皮以除去細菌亦痛不可當。我知道因為我中學的最親近同學被燒過左前半身和後半身,光是換皮換了三年,最重要的右手食指亦讓切掉了。她全身給我看過,她現在生活正常,從前是胖胖現在是瘦瘦了。我約她在加州遊玩,過了兩天她才問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右眼其實是看不見東西的?你知不知道我的牙齒全部是假的?」那讓我心如刀刺兼怒火天。上帝,求照顧這500個傷者吧,耶穌,求把他們醫治好吧。我一個人祈禱沒有用,懇求大家為他們祈禱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