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八月十二光


八月十二光

27-9-2015

八月十二的月光,仍未圓,反而有「月兒像檸檬」的感覺。

沒有秋天感覺的秋天,檸檬月依然是那個月亮。偶爾吹過一陣烏雲,她依然高高在上,月亮依然光光。

喝了一杯咖啡,友問,不怕睡不嗎。不會,要睡怎樣也可以睡,睡不時任你吃安眠藥鎮靜劑還是睡不。唯有叫我心緒不寧睡不好的是,約了朋友早上見或午間的,心裏經常記掛,明明叫自己十一時上,卻隨時清晨五點仍未入睡。

這已是積習,以前最叫母親及工人頭痛的是要從被窩中將我帶出來,一番掙扎,差不多要武鬥幾個回合才可以盥洗。早餐自是吃不下,帶惺忪眼上學,但奇怪的是,一腳踏進校門,人便精神起來,看來自己是個喜歡上學的孩子。

今年學期才開課不久,便有學生因為不適應校園新生活而自殺的新聞出現,而且不止一單,讀後令人唏噓。學校生活才不過人生一小步,往後的生活更漫長,重要的是由你自己去調節去適應,而不是一句自己不習慣便尋死,以死去解決問題。

自己當年去美國時,也是人生路不熟,只不過兩三日,開始去適應,然後投入,沒有人幫自己,生活是透過追尋,更要將自己釋放,我喜歡對人,所以很快就融入大學生活。

友說,近年的大人小朋友都以自我為中心,什麼也是我認為我覺得,偶一不順遂,便要生要死,他們只對物,只會跟電腦溝通,甚至有點離群,愈不快樂愈孤獨,愈孤獨便愈容易鑽入牛角尖,也就容易走入偏激路。

也說得對。一個「我」字可以令人失去朋友,有自我不是壞事,但事事只顧自己,不理他人感受時,「我」就會被一個「自私的我」控制,實際上的損失,難以估計。

什麼也有界線,主觀得過分會成了固執,只是不少人卻以此作為有型格,其實是不成熟的表現。

今日此山頭,月還是去年月,人面是否依舊,千里嬋娟,願人長久。

[林燕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